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果然是你
    走出太守府,刘远才缓过神来,这个常太守果然异于常人,喜怒无常,真是个怪人。刘远心里想着以后世的医学水平来看,常瑞很有可能在神经系统方面有问题,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坐上太守之位的。

     如今事情解决了,刘远一身轻松,管他怎么当上太守的,只要不影响自己做生意,就是个好太守。

     回到客栈之后,刘远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让钱大宝唏嘘不已,不停的叹道过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反而赖狗可能在底层摸爬滚打多年见多不怪,刘远忽然想起来一句话:天生我才必有用,像赖狗这种市井小民,在有些方面反而比其他人作用更大,让刘远大生惜才之意。

     赖狗拿到一大笔佣金之后,喜笑颜开地正要离去,却被刘远喊住了:“赖狗啊,以后跟着我干怎么样?每月都有固定的工钱,而且还会看办事的情况额外给你奖金。”

     赖狗一听顿时两眼发绿,居无定所的他一直过着有上顿没有下顿的生活,每日奔波就为了填饱肚子,偶尔能遇到刘远这种大生意也是极少的情况,听到刘远的招揽之后,点头如小鸡啄米般赶紧答应下来,生怕刘远反悔。

     回到永兴集团之后,刘远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王翰就急匆匆地找上门来,把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又重点提起了楚钧岚的事情。

     刘远一听,顿时喜上心头,黑牛平时虽然有些毛手毛脚的,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这次不负所托,把这个大教授给请来了,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夸夸他。

     顾不上听王翰继续说下去,刘远就快步来到楚钧岚所居住的院子外,推开院门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一进院子,就看到一个红衣少女蹲在树下,双手托腮看着一个佣人模样的中年女子洗衣服。红衣少女听到有人进来,抬头一看,立马站了起来,盯着刘远。

     这位女子正是与刘远有过两面之缘的楚若涵。

     “是你?”二人同时脱口而出。

     她怎么在这?刘远又惊又喜,连忙走上前去,却没料到楚若涵转脸弯腰端起洗衣服的盆,对着刘远泼了过去。

     刘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拿下顶在头上的一件脏衣服,又用手抹掉脸上的水,还没来的及问怎么回事,楚若涵又把木盆对着刘远扔过去。

     “果然是你!我看到那个傻大个和那个猥琐之人,就想到了是你干的好事,枉我在街市上还以为你是个好人!今天你终于来了,说吧,把我爹劫持到这里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劫持?”刘远一愣,明明是去请的啊,怎么变成了劫持?眼看着楚若涵气呼呼的样子,刘远就这么直挺挺站着,听楚若涵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任凭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滴答滴答的往地上流着水,仿佛一个出浴美……额,落汤鸡。

     黑牛啊黑牛,让你去请人,不是让你去抢人啊!刘远心里有苦说不出,赶紧向楚若涵解释起来。

     解释了半天之后,楚若涵觉得眼前这个男子说得似乎有些道理,又看了看刘远的样子,不禁有些发窘,手忙脚乱的掏出手帕递给刘远,转移话题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请我爹来此教书育人的了?”

     “正是如此!都怪我没有交代好,让黑牛如此粗鲁地对待你们,真是抱歉。”

     楚若涵不知道该赔不是还是该继续生气,心里无法拿定主意,便“哼”了一声,扭头离去。

     刘远凌乱的现在院子里,拿着一个女儿家的刺绣手帕,看上去有些说不出的怪异,看着楚若涵离开了,连忙说道:“你的手帕……”刘远说完之后,忽然想起后世的某个广告,心里还在琢磨着她不会说“这是你的手帕”吧?然后自己是不是该回道“一次拿两个更带劲”?

     正在刘远胡思乱想的时候,楚若涵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头也没回地走进了屋子。

     无奈的刘远只得把手帕交给呆立一旁的洗衣妇人,又略微收拾一下,问清楚钧岚的住处之后,走了过去。

     不大的房间之中,楚钧岚拿着竹简在看书。刘远自报家门后,楚钧岚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依旧在看书,刘远很是尴尬,便又说道:“楚先生,在下冒昧把你请来,多有得罪,还请勿怪。”

     “请?”楚钧岚冷笑一声,没有继续理会刘远。

     “额……”刘远能够想象出黑牛的行事作风,顿时满脸燥热,忙解释道:“舍弟是个粗人,前几日冲撞了先生,在下定然是要重重责罚他,还请先生释怀。”然后又把想请楚钧岚做老师的想法说了一遍。

     楚钧岚却是不为所动,刘远有些着急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什么话都往外说:“教书育人乃是大功德,就像舍弟,就是因为缺少先生教导,行事才会如此粗鄙。楚先生是有大学问的人,不用来教化众人,岂不是有些可惜?”

     “老夫年岁已高,如今只想颐养天年,其他的事情已经都不关心了。”

     不知道楚钧岚是真的因为年纪大了不想教书,还是因为不愿在自己这个穷乡僻壤里而不想教书,或者是还在生气,不想理会自己。刘远把种种可能都想了一遍后,说道:“哪里,楚先生饱读诗书,如今正是教书育人的好时机。”

     看到楚钧岚还在看书,不在理会自己,自然是下了逐客令,刘远抓耳挠腮也想不到什么其他的理由,忽然看到楚钧岚手上的书是竹简书写的,顿时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纸,不过其价格昂贵且质量不是太好,不便于保存,因此主流的书籍还是用竹简写就。

     “那我们做个约定怎么样?”刘远做了最后一搏的打算,试着说道:“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给楚先生看两样东西,到时候如果楚先生还是执意要走,在下亲自送楚先生回家,先前凡有得罪的地方,任凭楚先生责罚。”

     眼见楚钧岚还是一声不吭,刘远无奈,只能当楚钧岚默认了这个约定:“那咱们就此说定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委屈楚先生暂且居住在这里,在下告辞。”说完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