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种地瓜
    永兴村西北方数百里之外,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车马川流不息。四通八达的道路交汇处,是一座古老却又充满活力的城池。

     城外一座林子里,飞起一片惊鸟,一只壮硕的野猪正在灌木丛中飞奔,忽然一支利箭“咻”的一声穿空而来,稳稳的刺入了野猪的脖颈之处,野猪吃痛顿时足下不稳,猛然摔倒在地,在地上一边嚎叫一边扑腾,不一会就没有了动静。

     此时,不远处停着十数匹战马,一个面容慈祥的老者吩咐下人上前查看之后,便驱马上前,来到前面拿着硬弓的精壮汉子面前,此人面目威严,衣着华丽,指着前方的野猪说到:“此行收获如何?”

     慈祥老者知道此人所问何事,恭敬地回道:“一切按照老爷的吩咐,那人……答应了。”

     日头渐渐的落下去,天色也变得越发的昏暗,忙碌了一天的小山村也渐渐的安静下来,村子里家家都在冒着渺渺的炊烟,黑牛娘正在厨房里做着晚饭。

     刘远正蹲在土灶边烧火,手里拿着跟烧火棍,不停的拨弄着灶台里的柴火,不知道是被旺盛的火焰映照着,还是因为心情太过激动,刘远满面红光。

     黑牛和王翰也站在旁边焦急的等待着,随着一股焦香飘散而出,黑牛搓了搓硕大的手掌,嘿嘿笑道:“大哥,这个地什么瓜的烤好了没?俺都闻到香味了。”王翰也咽了咽口水,在旁边附和起来。

     刘远不急不慢的把地瓜扒拉出来,说要先尝尝看有没有烤熟。撕开烤得焦黑的外皮,粘连着一块金黄色的地瓜,一口咬下去,香甜可口,正是记忆中的那个美味。看到旁边已经急不可耐的两人和正在盛饭的黑牛娘,刘远把烤地瓜掰成四块,每人一块吃了起来。

     这一夜,刘远心里一直想着怎么把地瓜扩大种植,想着在穿越之前,家里种地瓜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梳理起来,天快亮了的时候才迷糊的睡着,黑牛则做了一夜的梦,梦到自己躺在一堆的地瓜中间,怎么吃都吃不完。

     第二天天刚亮,刘远就带着黑牛和王翰往地瓜地冲去。三人小心翼翼的把地里的地瓜全都刨出来,又选了一块肥沃的地块平整土地,打出地垄,把几十个地瓜全部种了下去,浇水施肥,忙得不亦乐乎。

     三人又在地瓜地旁边搭了一个简单的窝棚,刘远这次彻底搬过来住了,除了不定时的到煤厂检查和回家吃饭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守在地瓜地边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地里终于冒出了绿芽,除了除草浇水之外,刘远又在地瓜地周边做了一圈篱笆,防止地瓜面被鸟兽糟蹋了。做完这些,刘远甚是满意,每日背着双手,围着篱笆墙转悠。

     等到地瓜苗长到半尺长的时候,刘远拿着剪刀,把瓜苗一枝一枝的剪下来,移栽到旁边早已整好备用的土地里。地垄里已经埋了一层草木灰,把瓜苗插进去后,又浇上水,这才算是完成了栽种。

     刘远看着面前几垄数丈长的地瓜地,刘远拍掉手上的泥,又和黑牛王翰二人做了一圈数丈方圆的篱笆墙,留了一个进出的小门后,总算是放下心来。

     七月的天气很是炎热,每天除了看护地瓜地之外,刘远就和黑牛王翰到青水河下游没人的地方游泳,逮鱼摸虾,日子过的很是惬意。

     青水河边,刘远用麻绳扣住一只小蛤蟆,另一头系在小木棍上,坐在柳树荫下正在钓龙虾,旁边的竹篓里已经装了不少,看起来收获颇丰。

     刘远越来越喜欢这里的生活了,先不说这里天蓝水净,白捡了一座庞大的煤矿,煤厂的效益还不错,在这每日有吃有喝,天天游手好闲的,钱却自动往兜里来,小日子过的真是太腐败了。再过一段时间攒够了钱,就雇人开发这大片的荒地,到时候做个快乐的富家翁,岂不快哉?

     刘远正咧着嘴流着口水,想象着美好的未来,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猥琐的面孔,刘远一惊,口水倒吸回去差点呛着,手脚并用往后爬了一丈有余,看清来人是王翰之后才回过神来:“你要把老子吓死了可没人给你发工资了!”

     王翰连头上的汗都顾不得擦,急忙说到:“大哥,大事不好了!煤厂出事了!”

     “煤厂?”刘远皱着眉头问到:“煤厂能出什么事?早上不还好好的?”

     “李……李大阳……”王翰边喘着粗气边说道:“他带着一帮地痞无赖正在煤厂闹事。”

     刘远一听,急忙起身与王翰往煤厂赶去,边赶路边听王翰的解释。

     当初王翰在县城中,用那些江湖骗术混饭吃的时候,也听闻过此人的威名,这李大阳乃是汉嘉城一霸,并无正经营生,平日里带着数十个流氓混混偷鸡摸狗,开赌场收保护费,听说与县衙里的大人物有些关系,黑白两道通吃,在汉嘉县内无人敢招惹他。

     近来不知这李大阳在哪听说了永兴煤厂的事情,也想来分一杯羹,便带领一帮手下来此闹事。

     听到此处,刘远明白了前因后果,边走边想对策,看到煤厂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刘远忽然想起一个主意,神神秘秘的对王翰说道:“你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有没有那种东西……?”

     煤厂大门口站着数十人,黑牛硕大的身姿堵住了大门,旁边都是煤厂的工人,李大阳带着的一群混混则把黑牛等人包围起来一边叫嚣:“你们这些泥腿子,知道大爷我是谁吗?你们管事的再不出现的话,我就把你这破地方给拆了,兄弟们很久没有活动活动了!”

     煤厂工人很是气愤,但都是老实本分的庄家汉,害怕李大阳的势力,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有黑牛满脸怒容,要不是被担心事情闹大的工人们拉着,估计早就上去打了起来。

     刘远快步走来,冲着那带头之人抱拳问道:“这位可是李爷?”

     李大阳轻蔑一笑:“正是!”

     刘远当下奉承道:“在下早就听闻李爷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知李爷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待得李大阳说完之后,刘远露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这个……煤厂一直都是钱老板收售贩卖的,并不是在下一人说了算啊!”停顿片刻又转而说道:“不过既然李爷亲自来了,相信钱老板定然会给李爷的面子的,三日后就是收煤的日子,到时候在下把李爷的意思转达一下,相信定然能够彼此合作,皆大欢喜,这几天就请李爷先行住下如何?”

     钱老板的名号李大阳也是听过的,财多势大,在汉嘉县也颇有几分能耐,李大阳一心求财,也不愿多生是非,便留了下来,等钱大宝来了之后共同商议赚钱事宜。

     当晚刘远就在村里买了些好酒好菜,在煤厂的空地上大摆筵席,宴请李大阳一行人,酒桌上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煤厂大门忽然被推开,进来一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老道,说自己星夜兼程赶赴昆仑山仙宴,路经此地,听到有宴席,便过来讨杯酒水。

     李大阳却是不信:“传闻那昆仑仙山距此十万里,一路上尽是荒山野岭毫无人烟,别说你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了,就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无法孤身去往。你说你这老头,为了混口饭吃,也不用胡编乱造。”

     老道士也不在意,依旧笑眯眯的说道:“老夫数百年的修为,自然不怕路上的猛兽烟瘴,此外老夫还会五行搬运之法,区区十万里,不在话下。”

     李大阳等人哄然大笑,老道士依然毫不在意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便使出些仙法,让你等见识见识,全当饭钱罢了。”说完便往门外走去,找个空阔的地方施展仙法。

     李大阳自然是满口答应,看看这老头如何出丑,也正好添点乐子。刘远也带领众人与李大阳等人一起,跟随老道士走了出去,临走之前留下一个机灵的工人,拿出一个小布包,又细细地交待了一番。

     煤厂外的空地上,老道士各种仙法随手拈来,看得李大阳等人目瞪口呆。李大阳心想今日遇到高人了,顿时态度大变,恭恭敬敬的请老道士上座,酒足饭饱之后,老道士便飘然而去。

     当晚李大阳就做了一个梦,梦中那老道士施展五行搬运之法,带着自己来到了昆仑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