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乱象初现
    北风呼啸,寒气袭人,刚刚才过晌午,天色却已经阴沉下来,听村里的老人讲,这样的天气应该是要下雪了。

     刘远正在厂房宿舍的澡堂里捣腾着,为了方便工人洗澡,刘远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带人在澡堂里弄了一个大浴池。浴池两头各有一个管道,一头源源不断的流进热水,另一头则流出池子里的水。这样不仅可以保持水池的热度,还在不停的换着水,保持水池的干净,大家对此很是满意。

     刘远自己却觉得还不够,现在人们洗澡都用上了香皂,冲洗的时候把浴池弄的全是泡沫,晚来的人想要泡个干净的热水澡都不容易。

     因此刘远决定在墙边加装一排自制的淋浴器,在墙上一人高的地方固定一只木桶,用竹管引水,中间用竹片做了一个简易的开关,又在末端打出几个小孔。洗澡的时候拎桶热水倒进去,打开开关,数道细细的水流就通过小孔喷涌而出,虽说效果不是特别的理想,但是比起拿桶水往头上浇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大功告成之后,刘远很是满意,背着双手到处转来转去,看到各条产线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到处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刘远满脸笑容,豪情大发,要不是碍于五音不全被别人笑话,怕是早就唱起歌来。

     就在刘远摇头晃脑,搜肠刮肚想要背首诗词来形容这番景象的时候,一道惊雷忽然在耳边炸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刘远定睛一看,黑牛咋咋呼呼的跑了过来。

     “大哥,你果然在这里!”黑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出大事了,快跟我去看看!”说完就拉着刘远往厂房的大门口跑去。

     门外一颗树上拴着一匹老马,旁边的石墩上坐着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手里捧着一杯热水,看到刘远来了便马上站了起来。

     此人看着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还没开口询问,那人便开口了:“厂长大人,小人候飞,是钱掌柜的人,以前跟着掌柜的来过这里进货。这次前来是钱掌柜让我给您捎个口信……”

     厂长大人?……刘远听着这个称呼实在是别扭,却也不好说什么,仔细的听着候飞说下去。

     “是这样的厂长大人,俺家掌柜的前些日子在北边的广柔县做买卖,打听到了一些消息,西部的蛮族今年又出来劫掠了,已经到了广柔的境内。虽说广柔县与我们汉嘉县之间还隔着一个江源县,若是急着赶路的话,也就两三天的路程。如今钱掌柜还在广柔县城之中,让我赶来通知大人要小心防范。”

     钱大宝也是够悲催的,运了大批的货物到广柔准备贩卖,刚做完县城的生意准备出城挨个村庄跑一遍的时候,就探听到了蛮兵来袭,大批财物在身的钱大宝吓得立马躲到了城里不敢出来,又担心蛮兵劫了自家在汉嘉的产业,连夜派人回家通知防范,又担心永兴遭劫毁了自己的财路,又让候飞赶到这里捎来了口信。

     刘远一听大惊失色,来到这个世界快要一年的时间,除了遇到些地痞流氓之外,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原以为这里是个太平盛世,没想到旁边就有蛮兵劫匪,连忙召集人手商议起来。

     这些蛮族生活中西边的深山老林中,平时倒也相安无事,只是遇到灾年的时候,原就生活清苦的蛮族就更是缺衣少食,时不时就会出来洗劫一番,抢些钱粮过冬。

     新建的会议室之中点着好几个煤炉,上面坐着的茶壶不时的冒着热气,整个屋里暖洋洋的,只是众人的心里却是一片冰冷,四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众人一番商议之后,便决定各项生产工作不停,同时抽调一部分青壮工人在村子周边巡视。参加巡视的人自愿报名,每日工钱翻倍,分成几个小组带着锄头铁叉来回巡查,发现敌情必须马上回报,若是情况不妙,则立即向青水河南岸转移。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永兴村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之中,有的村民已经离开,去投奔县城里的亲戚,还有一些严县来的少民也赶回家去,不过大部分的人人们却是留了下来,家家户户都提前收拾好了细软财物,若是蛮兵来袭则立马跑路。

     永兴村所在的山谷三面环山一面傍水,与外界相连的路虽然只有东边河道这一条,但是但是不排除蛮兵从北面或者西面翻山而来,所以巡视小队除了巡查路口以外,还安排了人手到西部的山峰上巡视。

     这两天村子里非常的压抑,人们除了做自己的事情以外,几乎看不到有谈笑的场景。

     刘远吃过晚饭过后和衣而睡,躺在床上与王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刘远惊坐而起,打开房门之后,只见一个参加夜巡的年轻人站在门口,青涩的面孔上布满了恐惧,刘远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把他请进屋内仔细询问起来。

     这个年轻人名叫郑向龙,小的时候爱打架,没少被黑牛修理。今夜郑向龙带了几个人在北部山区巡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了山上,忽然发现北侧的山沟里点着一些篝火,当下便带着人摸索过去,几乎可以确定那批人就是蛮兵。

     郑向龙担心自己人被对方发现,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回来,留下几个人继续监视,然后就一刻不歇的跑了回来。

     刘远皱着眉头仔细听着,待得郑向龙说完之后便问道:“确定是蛮兵?”

     “绝对不会错!”郑向龙拍着胸脯说道:“我们几个人还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对话,必是蛮兵无疑!”

     “他们是冲着我们永兴村来的?有多少人?”刘远问完又迅速的加了一句:“如果直接赶来,多久能到村子里?”

     此时郑向龙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略一思考便回道:“夜黑看不清,又不敢靠的太近,估摸看了一下,可能有几十或者几百人,这附近没有其他村子,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在山北面扎营,我想应该明日清晨就会过来,急行军的话一个时辰就会到达我们村子,最迟也不会超过两个时辰。”

     问清楚了情况之后,刘远陷入了沉思,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刘远强行征用了候飞的马匹,让候飞带着郑向龙赶回去继续监视,若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快马来报。

     不一会便传来了鸡鸣声,此时天还没亮,四周一片漆黑,刘远召集了值守的人员,挨家挨户的砸门,通知所有人员马上起床收拾细软,务必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青水河边准备渡河。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村民都来到了河边,由于船只有限,先安排老幼妇孺带着钱粮渡河,青壮工人则拿着锄头铲子鱼叉木棒守在河岸殿后。

     仅有的几艘小木船来回摆渡,正在着急忙慌的载人过河的时候,一匹快马从北方飞驰而来。候飞跳下马跑到刘远面前低声说道:“蛮兵来了,大约有一百多人,不用一个时辰就能赶到这里,郑向龙他们在后面跑回来了,一会就能到这。”

     刘远看着一片混乱的渡河现场,心知一个时辰是来不及把所有人都运过去的,便让王翰继续安排老幼妇孺渡河,自己则带着黑牛来到青壮工人中间,扫过面前一张张紧张恐惧而又不知所措的面孔,缓缓的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