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蜂窝煤
    大尚王朝新皇初立,皇帝年幼,丞相赵誉以帝师身份摄政,把持朝政。朝堂百官无不依附,坊间传言“知丞相,不知皇帝”,一时风光无两。

     山里的空气很是清新,夜空中点缀着无数的星星。刘远躺在破木板床上,浑身酸痛,久久无法入睡。

     来到这大尚王朝已经整整三天了,每日挖煤运煤无比的辛苦,却只能堪堪填饱肚子,一分余钱都攒不到,何时才能买下一大块地当地主啊?

     次日一大早,刘远和黑牛起床吃饭后,像前几天一样,继续到煤矿去挖煤。

     从矿山脚下一直到山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碎煤灰。刘远感叹道:“商人只收拳头大小的煤块,太折腾人了,要是收这些煤灰多好,随便挖什么样的煤,砸碎就能卖,省多大事。”

     黑牛一愣,转而说道:“煤灰?这玩意不好运走也不好烧,别说城里那些买煤的人了,就俺们村都没人要这些煤灰。”

     说到这里,刘远忽然一个激灵,不好运?不好烧?哈哈哈哈!一边捧起一把煤灰一边大笑不止。

     黑牛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一把扶住刘远说道:“大哥,你这病还没好就不要出来劳累了,还是快回家好好歇着。”

     “我没病。”刘远挣开黑牛的手,双眼冒光直勾勾的看着黑牛:“你信不信我?”

     黑牛吓了一跳,双手抱怀往后退了两步疑惑的问道:“大哥你要干嘛?”

     “这附近有没有黄泥?”

     “那边河边就有···可是大哥你要干嘛?”

     “哈哈哈!”刘远兴奋不已:“大哥这里有个妙计,你跟我一起干,从今以后咱们就吃香的喝辣的!”

     “干···干什么?”黑牛又退后两步结结巴巴的问道。

     刘远二话不说拉着黑牛往河边跑去,选了一棵大树,砍倒之后又用錾子劈下来一块不到一尺长的树干,又在树干前端较细的地方劈下来约四寸长的一块。然后拿着木块,背着煤灰和黄泥跑回家去。

     二人在院子中把大块树干固定在地上,再把小块树干中间掏空打磨成圆形,又弄了一块比小木块中空略小一圈的厚木板,中间凿出来十二个孔洞,每个孔洞砸进去三寸长的树枝。

     弄完之后已是晌午时分,二人顾不上吃饭,把煤灰和黄泥掺水搅拌之后,又把中空的木块放到大木桩上,把煤灰黄泥铲到树洞中,带十二根树枝的木板倒扣上去,用锤子把木板砸实,树枝全都砸进了树洞的煤泥中。

     砸实之后,刘远激动的拿起中空的树洞,又把带树枝的木板拔出来,一个黑光发亮的蜂窝煤躺在大木桩上。

     黑牛一如既往的疑惑:“大哥,咱们鼓捣大半天就弄出这么个玩意,这是啥?能吃香的喝辣的?”

     刘远小心翼翼的捧起蜂窝煤:“黑牛你看,这煤球中间的孔洞像蜂窝一样,就叫蜂窝煤。”

     “大哥,你这名字取的真随便···不对,是真形象。”黑牛说完接过蜂窝煤,放在手里仔翻来覆去地看着:“不过这也不能吃啊?”

     “吃?”刘远得意的笑道:“咱们就指望这个东西换钱了。”

     说完也不管黑牛问东问西,二人一个铲煤泥一个砸,把做出来的蜂窝煤摆在太阳下面晒着。一下午的功夫,摆满了整整一个院子。

     第二天趁着晒煤的时间,二人在院子旁搭了一个棚子,好存放晒好的蜂窝煤。黑牛娘做饭的时候,刘远拿着蜂窝煤去烧火,比普通煤块更容易点燃,而且燃烧更加旺盛,看到这里,刘远才终于放下心来。

     青水河边的小码头上,停着一艘木船,这是汉嘉县城富商钱大宝的商船,专门来此收购煤炭的。

     刘远和黑牛推着一辆平板车,呼哧呼哧的跑到码头边,找到钱大宝开始推销起蜂窝煤。一番口干舌燥的宣传过后,钱大宝还是将信将疑,刘远又当面引燃一块蜂窝煤,确实如刘远所说的那样。

     以钱大宝多年的经验和商人的独有的眼光,他立马就发现了其中的商机,便答应下来,愿意运回去售卖。便问道:“只是这个价格?”

     刘远早就算好了人力成本、市场能够接受的价格、利润等等,又担心利润太高会引起大批的仿制,便说道:“一文钱十块。”

     钱大宝心里默默的算了一下,按照这蜂窝煤的燃烧性能,这个价格并不高,可是商人重利,便呵呵一笑:“我收的煤块是一文钱一百斤,你这个蜂窝煤且不说能不能卖得出去,就算卖得出去了,十块蜂窝煤离一百斤也差太远了吧?”

     “蜂窝煤一块两斤重,十块就是二十斤。”刘远眉头一皱,接着说道:“这样吧,这第一批蜂窝煤还是按照一文钱一百斤卖给你,如果好卖,以后再来购买的时候就全部一文钱十块。要是不好卖,你还是一文钱买一百斤煤块,不买我的蜂窝煤就是了。”

     钱大宝仔细一想,这生意只赚不赔啊。回去之后给几家商家送点样品过去,要是好用,我就一文钱五块卖出去,对半利,要是不好用,就当煤块卖出去,也不亏啊,当下便应了下来。

     卖完了蜂窝煤,二人便往家走去。

     “大哥,我们忙这些天,才卖了二十文钱,”黑牛满脸疑问:“直接去山上挖煤卖,我一天就能卖五文钱,还不用这么麻烦。”

     刘远嘿嘿一笑,没有过多解释,随口说道:“兄弟你就放心跟我干!”。黑牛虽然不理解,但是看大哥不像傻子,应该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便也不多问,跟着刘远挖煤挖泥,继续造起了蜂窝煤。黑牛娘也没多管,虽然这样赚钱少点,但是看着两个孩子玩的开心,也就随他们去了。

     一转眼就过去了五天的时间,这日晌午,黑牛一家正在吃饭,忽然屋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接着大门就被砸的嗙嗙作响,刘远吓得还以为来了土匪。

     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大门,就看到钱大宝领着十数个人站在外面,还没问清楚什么事,钱大宝就扑上来一把抓住刘远的手说道:“小兄弟,那个蜂窝煤还有么?一文钱十块,有多少我要多少。”

     由不得钱大宝不激动,各个商户试用了蜂窝煤后,不仅易点燃,而且火势旺,烧的快。不像以前的煤块,烧了半天才点燃,又烧了半天,一大锅的水烧开后,煤块还在燃烧,很是浪费。这蜂窝煤虽说贵了不少,可是舍得买煤用的都是些富贵人家,这点煤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再说了,这蜂窝煤试用起来很方便,很快就能烧开锅,而且烧多少锅就用几块煤,几乎不会浪费。

     县城里的酒店、客栈还有一些大户人家用过之后,很是喜爱,纷纷跑去钱大宝那里去买,总共五百块蜂窝煤一下就卖光了。以前卖煤块,只能赚到两成利润,现在卖蜂窝煤,可以赚到五成毛利,看到商机的钱大宝马不停蹄的赶到永兴村,来找刘远继续买煤了。

     这次不用刘远运送到码头,钱大宝大手一挥,手下那帮人像抢劫一样,瞬间把一千块蜂窝煤搬空了,临走之前还特意嘱咐刘远,这几天一定要做造点蜂窝煤,有多少要多少。

     黑牛盯着桌子上整整一百文铜钱,口水都要流到了地上:“娘,这可是一百文啊,大哥真是厉害,以前一百斤煤只能卖一文钱,现在二十斤煤就能卖一文钱,真是···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