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进城
    太阳初升,宁静的小山村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之中,转眼已是初秋时节。

     刘远起床洗漱之后,照例小跑到村东头的地瓜地巡视一番,然后又小跑到黑牛家,正好与王翰一起进了家门。

     黑牛娘一边给哥仨盛饭一边说道:“一大清早这么冷,你们几个怎么还穿着单衣,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刘远:“大娘,我不冷。”

     王翰:“我以为今天不冷……”

     黑牛:“嘿嘿……”

     黑牛娘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一个一个的,也不知道照顾自己,这些天黑牛给了我不少钱,今天正好收煤船来了,待会没什么事你们就跟着船到城里去转转,买些喜欢的布料,回来大娘给你们做衣服。”

     刘远连忙说道:“大娘,那些钱是孝敬您的,我们有钱,待会吃完饭我们就跟船去城里,来了这么久,我还没进过城呢。”

     “我还没老呢,哪里用得着你们这些小孩孝敬?”黑牛娘笑道:“也罢,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路途遥远,逛完了下午早点回来,可莫叫大娘担心。”

     大饼酱菜白米粥,刘远进城心切,风卷残云地把饭菜扫荡一空后,在黑牛娘千叮嘱万嘱咐中,急匆匆的拉着黑牛王翰出门了。

     青水河一路向东流淌,在村东数里处与荥经河交汇,接着穿越东面的山谷,折向东北方向,汉嘉县城就坐落在河边。

     刘远三人从永兴村出来,坐在钱大宝的运煤船上,沿着青水河一路东去,三人很是兴奋,坐在船头一路欢声笑语。

     顺水行舟速度自然不慢,约莫五十里的路程,只消一个时辰左右就来到了城外的码头,与商队分开之后,兄弟三人便往城里跑去。

     高大的城墙,古朴的建筑,对于以前只能在景区看到一点不今不古的建筑的刘远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壮美,震撼……

     这些对走南闯北多年的王翰来说,很是习以为常了,黑牛再不济每年过年前,都会与村里人来城里采买一些东西,对此也是见怪不怪,唯独刘远像是好奇宝宝一样,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还不时的大呼小叫,要不是王翰和黑牛硬拉着,怕是一天时间都别想去买布料了。

     这半年的时间,煤厂赚了不少银子,刘远财大气粗,买了不少做衣服的布匹,又精心给黑牛娘挑选了一块上好的布料,顺路买了些肉食,打了一大桶酱油,还不忘称了几斤盐巴……要不是黑牛王翰催促,刘远还想这里看看看,那里买买买。

     购物一时爽,累坏拎包人。三人大包小包扛着这么多东西,只能龟速前行,钱大宝的商船要好几天之后才会前往永兴村,眼见晌午已过,这样的行走速度怕是第二天天亮都到不了家,刘远大手一挥,又花费不少钱买了一头驴子,这才一身轻松的出城去。

     三人以前都没有赶过驴子,只在卖驴老头那里简单了学了几句“吁”“驾”,拿着小鞭子手忙脚乱的赶着驴,横冲直撞的向城外走去。

     快要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忽然从城外冲进来一辆马车,城门口人多路窄,马车差一点就和刘远的驴子撞到了一起,紧急关头刘远猛然拉住缰绳,堪堪把驴子停了下来,对面的马车由于速度快惯性大,又要躲避驴子和行人,差点翻了过去。

     路边行人连忙躲闪,惊的一阵鸡飞狗跳。

     “会不会赶驴啊你们!”

     “就是啊,幸亏没撞到我,不然这辈子就赖着你了!”

     “土包子没进过城啊?不知道这路口要减速慢行啊?”

     ……

     马车停下之后,车厢里走出一个约莫五十岁的老者,身材修长,精神矍铄,颇有一番大儒的气势。老者与车夫询问几句之后,对着想要上来道歉的刘远摆了摆手,便退回车厢,吩咐车夫驾车离去。

     刘远三人满是歉意,看着马车离去,刚走不远,马车侧面的帘子被一双芊芊玉手掀开,露出了一位长相精致的红衣少女。

     少女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手足无措的三人一驴,皱着眉头心想:驴是好驴,可是人不一定是好人,这三人一个憨壮,一个猥琐,中间那个长得倒还清秀,只是他左手缰绳右手皮鞭,站在一堆驴粪前还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真是不知羞耻。少女面色微红,轻啐一声放下了帘子,想到那个人的滑稽的样子,又咯咯笑了起来。

     青水河依旧在不急不缓的流淌着,沿着河岸是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土路,也是永兴村与这座城市之间唯一的陆路。刘远三人出了城后,便沿着这条路往回走。

     黑牛牵着缰绳,不听话的驴子在身强力壮的黑牛手中乖巧了不少,王翰拿着小皮鞭,时不时的抽在驴屁股上,刘远百无聊赖的跟在后面,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今天差点被马车撞到了,”黑牛唏嘘道:“不过那匹马真是壮实,比咱这毛驴可强多了,有朝一日若是能骑上如此骏马就好了。”

     “马有什么好骑的?”王翰微微一笑:“看到车厢里的那个老头没有?威风八面,气势非凡,这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颈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刘远若有所思:“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

     “大哥,你说的啥玩意?”

     “黑牛你懂啥,大哥这是在作诗呢。”

     “好了!”刘远老脸一红,连忙打断二人说道:“快走吧,还有好几十里的路,这可不是来时坐船那速度,再墨迹天黑都到不了家了。”

     几十里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加快脚步的话两个多时辰就可以走完。步行这么远的距离,要是在大半年前,刘远想都不敢想,可是对现在的刘远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难事。

     夕阳西下,撒出万丈霞光,青水河边的小路上,拖着三道长长的影子,前方还有一道粗短些的影子,三人一驴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家里,结束了这次进城之旅。

     清点完买的东西,又给毛驴喂了草料,终于清闲下来的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吃着晚饭。

     “大哥,地瓜什么时候熟啊?”黑牛边吃饭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俺还想吃烤地瓜。”

     “就知道吃!”黑牛娘拿着筷子敲在黑牛的脑袋上笑骂道:“除了吃还会干啥?”

     “大娘,吃得多才能有力气干活啊,”刘远喝口粥咽下嘴里的菜说道:“别急啊黑牛,等地瓜熟了,第一个就烤给你吃。”

     晚饭过后,刘远没有和往常一样,与王翰一起回煤厂睡觉,而是沿着小路,漫无目的地转悠了起来。

     独自行走在微凉斑斓的夜色中,凉风吹来,此时的气温有点像半年前,那时候刚来到这陌生的世界,孤身一人的刘远,总会时不时的想念另一个世界的家人和朋友。

     而今半年的相伴,刘远早已在内心中把黑牛家当做了自己家,在这里好好的活着,也许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不知不觉中,刘远走到了地瓜地旁边,这是唯一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东西,也是他心里的一种寄托。从地瓜发芽,到剪枝栽种,再到如今的生机盎然,刘远看着,想着,内心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都长满了地瓜,人们在欢声笑语中耕种,收获,丰衣足食,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