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取暖神器
    虽然已是凉秋,但中午的阳光还是相当的暖和。午饭过后,刘远挑了一筐上好的黄泥,让兄弟俩打打下手,在小院中神神秘秘的摆弄起来。

     黑牛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便问道:“大哥,你弄啥嘞?”

     刘远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冬天你冷不冷?”

     “冷啊。”黑牛不明白为什么说这个:“这跟你玩黄泥有什么关系?”

     此时闲在一边的王翰开口了:“你不懂了吧,这玩意能取暖,你没看见大哥弄了一会就满头大汗了吗?”

     刘远听了噗嗤一笑:“你懂的还挺多,别废话,快来帮忙。”

     三人合力把黄泥弄成了一个一尺多高的圆柱形,又在中间挖了三寸多宽的圆洞,又用几条铁片放在圆洞上,接着又用黄泥做了一个中空的底座,底座上开了一个小圆孔,又做了一个正好可以塞进圆孔的黄泥塞子之后,终于算是完工了。

     刘远看着眼前的作品拍了拍手,满意的说道:“这就是前几天跟你们说的取暖神器,煤炉!”

     待得黄泥晒干之后,在圆洞底部的铁条上放入点燃的细柴,上面放上蜂窝煤,引燃之后,煤炉上放了一个水壶,不一会便烧开了一壶水。

     在几个月以前刚开始制作蜂窝煤的时候,刘远就想要制作煤炉,可是想到人们生活水平比较低,怕是没几个人买他的煤炉,所以一直等到现在。

     随着季节的转换,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等到深秋寒冬,大家都会需要这么一个煤炉,不仅可以烧水做饭,还可以取暖,点燃的煤炉放在屋子里,可以将室温提高许多,只要在加上一个密封的排烟管道,就不用担心一氧化碳中毒,整个冬天都可以在暖和的室内度过。

     对于没有什么取暖设施的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寒冷的冬天是最难熬过去的,如今有了物美价廉的煤炉,相信大部分人都会购买使用。等到煤炉卖出去了,蜂窝煤的销量也会大幅上升。

     实验完这煤炉烧火的能力没有问题后,刘远赶在天黑之前,又把一根竹竿掏空,做了一个通风管道。把煤炉放到一间封闭的房间里,煤炉上预先留下的地方装上了竹竿管道,点燃煤炉,又在房间里放了一只活鸡,关紧窗户房门以后,便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远打开了房门,发现那只鸡还在活蹦乱跳,这才放下心来。然后自己走进屋去,又吩咐黑牛和王翰二人,在门缝外往里看,若是发展自己有任何状况,立马冲进来把自己抬到外面空气新鲜有风的地方,这才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静静的坐在屋子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屋里几乎闻不到煤烟味,而且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头晕或者不舒服,刘远从开始的紧张慢慢的平复下来。

     就在刘远无聊的将要睡着的时候,三人约定好的时间终于到了,刘远大笑一声冲出屋去,整整两个时辰,没有一点的一氧化碳中毒症状,看来是成功了!

     兄弟三人激动非常,又去准备黄泥,稍微改进了些制作工艺,再次开工制作煤炉。

     黑牛家里首先用起了煤炉,比起土灶来,这煤炉烟少不呛人,而且可以一直点燃,不用每次都要生火,同时可以取暖,最重要的事,蜂窝煤用起来不要钱啊!

     这一天又到了钱大宝来收煤的日子,刘远三人赶着驴车,拉着几十个煤炉来到了码头,一番吹嘘之后,不仅把煤炉的各种好处都说了一遍,更是把钱大宝说的心动,没有任何犹豫,当下拍板把几十个煤炉全部买走试销。

     做这种黄泥煤炉,除了人力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成本,与蜂窝煤一样,价格定的非常低廉,只要二十文钱就能买到一个。

     除此之外,凡是购买煤炉的,全部赠送五十块蜂窝煤,这样一来,不仅会让自家生产的煤炉更有市场竞争力,还会使很多处于观望的人们,也加入到购买煤炉的大军中来。

     这个价格也是刘远考虑再三才确定下来的,首先价格便宜才能让更多的平民百姓用的起,其次薄利才能多销,最后,定价便宜也是防止因为利润高而出现大批的仿制者进入市场竞争。

     接下来的日子就忙活多了,因为钱大宝走后没几天,就托人带来了消息,绝大多数试用煤炉的人家都说好用,相信等天气越来越冷的时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家来购买煤炉。

     深秋马上就要到来,煤厂得赶在秋收之前大量备货,免得影响蜂窝煤和煤炉的供应。在煤厂又招收了一批工人之后,刘远便琢磨选出两个人来进行内部管理。

     刘远雄心勃勃的想着,以后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只靠自己几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到时候肯定要招收一些管理人员。与其以后急需用人的时候赶鸭子上架,还不如现在就培养一下管理人才,顺便在摸索一下各项人才培养的流程,免得以后扩大生产的时候,因为管理人才的制约而发展不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兄弟三人商议之后,便选出了李慎和赵红良两人,此二人工作勤快,为人诚实,平日里各方面表现都非常不错。

     李慎此人做事很是严谨,在蜂窝煤流水线上对自己的要求最是严格,而且善于带动他人,所有产出的蜂窝煤,就属他所在的那条流水线生产的最符合标准。

     而赵红良平时相对来说有点沉默寡言,不过此人喜欢钻研,这半年来对蜂窝煤的生产流水线提出了不少的改进建议。

     一番问询之后,双方都很是满意,从此,李慎便成为蜂窝煤小组的组长,带领一部分人手进行蜂窝煤的生产工作。而赵红良则成为了煤炉组的组长,和刘远学会了制作煤炉之后,带领剩下的工人进行煤炉的生产工作。

     秋意浓郁,薄雾轻纱似的笼罩着大地,阵阵秋风吹落片片树叶,落叶纷飞,随风舞动,田野里那一片金黄色的稻田,在秋风中如波浪般涌动,又是一年秋收时。

     煤厂照例放了假,刘远三人一大清早就赶着驴车,去往地瓜地里准备收地瓜。

     瓜藤都已泛黄,刘远用锄头把瓜藤拢到一边,再轻轻的锄开泥土,黑牛和王翰则在后面把地瓜扒出来,装到麻袋里面放到驴车上。

     临近午时,三人也顾不得回家吃饭,黑牛娘放心不下,早早的就把饭菜送到了田地,三人胡吃海塞后又匆匆忙忙的开始干活。

     地瓜向来高产,不到一亩的地,三人足足挖了一整天,又把地里翻了一遍,确定没有漏网之瓜后,哼着小曲赶着驴车,满载着近千斤的地瓜回了家去。

     到家之后,黑牛王翰也顾不得洗手,火急火燎的拿着几个地瓜放到煤炉上烤了起来。刘远看着直咽口水的兄弟二人,笑着摇摇头,拿出几个饱满的地瓜,洗净之后切成快,让黑牛娘放进锅里和大米汤一块煮,做了一顿香喷喷的地瓜粥。

     饱餐之后,刘远招呼把所有剩下的地瓜全部入库封存,正在摸着圆滚滚的肚皮的黑牛王翰不情不愿的跟着干起活来。

     刘远看着二人那幽怨的眼神,想笑又没好意思笑出来:“你俩行了,今年少吃点,明年就能多种点,等到明年秋天收获的时候,大哥保证让你俩敞开了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黑牛和王翰心知此言在理,这一千斤地瓜吃一点少一点,全部留到明年栽种,到时候收获几万斤,天天吃也吃不完。当下没有多说话,把十大麻袋的地瓜全部扛进家里的小库房,又依依不舍的锁上库房门,这才各自回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