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江湖神医
    随着蜂窝煤的生意越做越大,永兴煤厂又陆陆续续的招了些工人。村民的收入提高了一些,这个闭塞的小村子里也偶尔有了些货郎小贩、杂耍艺人的出入。

     这些日子,刘远在煤厂除了监工、记账等,其余时候只要一有时间,就往东面的小山坡跑。看着地瓜秧苗一天天的成长,刘远的心情也是一天更比一天激动,要不是煤厂实在太忙,他早就在这些秧苗附近搭个窝棚,每天都在这看着。

     这一日,刘远正在地瓜苗旁边小心翼翼的锄着草,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刘远回头一看,黑牛那巨大的身形,如同一辆坦克一样,正飞速的往自己跑来。

     “大哥!”黑牛气喘吁吁地说道:“村子里今天来了个神医,懂得仙术,快去看看啊!”说完拉着刘远就往村里跑。

     村口的一颗大树下,摆着两个木箱子,旁边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高人,正在施展仙法,周围里里外外挤了好几圈的人,后面的人正踮着脚尖伸着脑袋往里看,不时传出阵阵叫好声。

     黑牛和刘远刚找到位置看进去,这位神医已经施展完了几个仙术,在周围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中,清了清嗓子说道:“本尊幼时得一位仙人的点化,学了些仙术,刚刚各位也都看到了。除此之外,本尊还得到了仙人的医道真传,从此行走四海,救苦救难,普度众生。”

     接着这位神医从一个木箱子中拿出几包东西,展示一圈后说道:“此乃仙人所炼制的神药,本尊代仙人在世间行走,寻找此神药的有缘之人赐药。这药包治百病,药到病除,只是此药珍贵,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

     就在四周人们纷纷掏钱相要买药的时候,忽然圈外传来一声大喊:“停!”接着刘远和黑牛便挤进人群,来到了这位高人的旁边。

     神医一看来者不善,心想不能自乱阵脚,便喝到:“本尊在此代仙人赐药,来人休要胡言乱语,免得得罪了仙人,到时候降下仙罚,岂是你一介凡人所能承受的?”

     刘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神医手里的神药问道:“真能包治百病?”

     神医听出了刘远话里的质疑,冷哼一声,走到旁边一口煮沸了的油锅旁说道:“无知之徒,今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仙术,免得你日后再祸从口出。”

     说完便闭目作法,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猛然睁开双眼,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呔”,神医左手二指贴放在右臂,右手并掌,深入煮的冒泡的油锅之中。

     伴着周围的惊呼声,神医得意的看了刘远一眼:“看到了吧,本尊仁慈,念你年幼无知,今日便饶你一次。”

     刘远走近油锅,弯下腰闻了闻,呵呵一笑说道:“这位神医,我看你这功夫练得还不到家,在下无需作法念咒,也可徒手下油锅。”说完便把手直直的伸进了油锅中。

     神医登时就慌了神,强作镇定的说道:“看来这位兄弟也是同道中人,本尊还有一招指尖仙火,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施展出来?”

     “指尖仙火?”刘远仔细一想问道:“是不是手指头上着火?”

     “正是!”说完又开始作法念咒,双手拇指在四周来回比划,准备施展指尖仙火这一术法。

     刘远见状呵呵一笑,默默的转到另一个木箱前面,一屁股坐在木箱上,猥琐的看着神医施法。

     片刻之后,神医满头大汗的停了下来说道:“今日施法过多,这仙火要耗费大量的仙气,明日再施展给你看。”说完就要收拾东西,不顾周边人群的挽留,闷头向村外走去。

     刘远便拉着黑牛跟了上去,走到村外四处无人的时候,神医突然停下来看着刘远,委屈的说道:“这位兄弟,在下只是混口饭吃,并没有得罪于你啊!今日你为何要来拆台,断我财路?”

     刘远咧嘴一笑:“乡亲们生活不易,你用这些伎俩,拿着假药去骗财,我可是看不下去。”

     神医无奈道:“今日既已栽在你手里了,我便去别的地方,不在你的村子卖药了,你放心吧。”

     “去别的地方?”刘远皱着眉头说道:“那不还是继续骗人?这年头百姓生活困苦,你就不能做个正经的营生,总比混吃混喝强吧?”

     听到此处,神医表情黯然下来:“在下幼时也读书识字,可是后来家道中落,没有关系和钱财,光识几个字却是百无一用,如今无田无宅,若不是靠这手艺混口饭吃,怕是早就饿死了。”

     刘远听到这里猛然反应过来,当即问道:“你会写字识数?”

     “会。”神医落寞的说道:“可是有什么用。”

     刘远想也没想地说道:“我有一个煤厂,你可愿意来做个账房先生?不仅包吃包住,每月还有三百文工钱。”

     神医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当真!”当下刘远便招呼黑牛,帮神医拿包袱拎箱子,转道往煤厂的方向走去。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在下···王翰,不知二位兄台贵姓?”

     “我叫刘远,他叫黑牛,煤厂是我们一起开办的。”

     王翰有了落脚之地,很是高兴,看到小山一样的黑牛面如表情,便主动讨好道:“黑牛叔,在下初来乍到,以后就多多麻烦二位了。”

     黑牛闷声闷气的说道:“俺才十七岁,看你长得这么老,俺应该叫你叔才对。”

     王翰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吓了一跳,这黝黑的肤色,饱经风霜的面容,怎么可能才十七岁?看到刘远在旁边点了点头,这才半信半疑的说道:“在下眼拙多有得罪,还请牛兄勿怪。”

     说完撕下下巴的的胡须,又搓掉眼角的面粉说道:“还是叫兄弟吧,在下也才十九岁,嘿嘿。”

     不一会,三人来到了煤场。经过这些天的发展,煤场的范围又扩大了好几倍。走进煤场的大门,穿过两边密密麻麻的码放着无数的蜂窝煤的遮雨棚,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开阔的场地,制煤流水线上几十位工人正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再往前走,则是几间木石搭建的房子。

     最中间的一间房子占地最大,平时作为工人的休息场所。推开右边一间小屋的木门,里面摆着两张木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简单的柜子,这就是刘远的居所了。

     三人把王翰的行李放下,整理好床铺之后,刘远便带着王翰来到制煤现场,开始熟悉各项流程。

     王翰本就是极其聪明之人,对于刘远介绍的各种东西一点就通,从挖煤、和泥、定型,到晾晒、储存、销售各个环节都亲自体验一便,同时对各种材料的配比、用料的多少、成品的湿度和硬度、重量等等都仔细询问,牢记于心,又学习了进、销、存等记账方法,便正式成为了永兴煤场的第一任账房先生。

     看到王翰上手极快,刘远很是高兴。如今煤场的生产制造有黑牛监工,各种账本有王翰操作,自己总算是从这些繁杂的事情中解脱出来了。

     天气愈发的炎热了,这一日清晨,刘远起床之后,像往常一样小跑到小山坡上的地瓜地里,看看地瓜秧苗,活动一番身体之后,正准备小跑回黑牛家吃早饭,忽然发现一株秧苗下面的土地裂开了一条缝。

     刘远连忙蹲下去,用手小心翼翼的扒开泥土,土中慢慢的露出了一块红色。刘远抑制住紧张的心情,慢慢的挖出了一块地瓜。

     看着手里这个圆滚滚的,约么有两斤重的地瓜,刘远久久无法平静,地瓜终于成熟了,不仅可以在这个时代吃上香甜可口的烤地瓜,最重要的是,作为最高产的粮食作物之一,地瓜可以让更多的人吃饱肚子。

     看到自己从现代社会带来的唯一的东西能够生长下去,刘远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一阵山风吹过,刘远擦了擦眼睛,忍不住大喊起来,在山谷间的回响,久久未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