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可恶!”沧澜睁开眼,脑海里最后的场景还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又,又是梦吗?”大口的喘着气,还是在自己的床上,依然凌乱的房间,在床前的情报板上还贴着自己从公会接到的委托单,一切是如此的熟悉,但梦中的自己也同样真实,沧澜已经快有些搞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现实了。

     “奇怪啊,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今天是怎么回事?”沧澜捋了捋额前浸湿的黑发,琥珀色的瞳目中满是疲惫神色。

     当听到窗外隐隐约约的吵闹声时,沧澜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他是笨蛋吗?这个时间会死人的吧?”他看向床头的闹钟,时针指向五点的方向。

     果然,在沧澜说完没多久,窗外的就传来许多人的怒吼,紧接着就是比之前的动静还要大上无数倍的巨响,伴随着强烈的震动感。

     “可恶,火融你这家伙太过分了,接我一招流星拳!”粗犷多的声音咆哮、

     “同意,只不过我要把他冻成冰雕。”一道平平淡淡的声音附和道。

     “冰雕不过瘾,还是把他烤熟了算了。”

     “烤熟?你是白痴吗?”

     “你说什么!!”

     “白痴,还要我重复吗?”

     “你这家伙,我饶不了你!”

     “谁怕谁啊!”

     。。。。。。

     靠在窗边,沧澜无语的看着下方混乱成一团的人群,原本还齐心协力追逐着前方的红发少年,结果自己这边先开始内乱了,火焰,水流,冰晶,爆炸,土锥,古木,各种奇怪的能力从这些人手中释放。

     如果让沧澜评价,那就是一群拿着烟火上蹿下跳的猴子,甚至可以为了连猴子都不屑于的理由而不分场合的开战。

     这样一来,反倒是红发少年停下了逃跑的脚步,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打斗,仿佛胜利者一般,但这些人打起来可没忘记这位始作俑者,冰晶土锥什么的,硬是把他也拉下了水。

     只不过看到红发少年火融脸上那无比兴奋的笑容,估计他是巴不得被拉进这场乱斗中。

     “虽然看你们打架比看猴戏过瘾一些,但你们就不能换个地方打?”沧澜撑着下巴靠在窗栏上,有些无奈的说道。

     “哟,沧澜,起得很早啊。”哪怕同时面对多个人的进攻,火融依然注意到了沧澜,然后在挡下几人的进攻后和沧澜打了声招呼。

     “既然起来了,那就和我决斗吧!”火融双手燃起金色的火焰,将来袭的冰锥打碎,一个箭步就冲上了沧澜所在的四楼窗户,“这次一定要赢过你!沧澜!”火融高昂的斗志引动手中的火焰更加的炙热。

     “好麻烦。”沧澜叹了口气,伸出的右手只是在前方随意的划了两下,漆黑的裂缝随着指尖的划动而将空间撕裂,待沧澜收回手指,两道空间裂缝几乎是瞬间就蔓延到了火融身前。

     “沉默的放逐!”

     沧澜转身离开,没有再看结果,毕竟已经是注定的事了,往常火融向自己挑战的时候自己很少使用这一招,但今天实在是被那梦境折腾的有些疲倦了,现在谁敢拦着他睡回笼觉就准备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啧啧,一上来就把火融给放逐了啊,还以为会有场好戏呢。”光着膀子,身高足有三米左右的大汉瓮声的说道。

     在漆黑的空间裂缝蔓延到火融面前时,他们就已经猜到了结果,火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愈加庞大的空间裂缝吞噬,然后被放逐到了几公里以外的地方。

     以往两人还会打上半天,但这次沧澜一上来就直接把火融放逐,让一些好战分子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

     “怎么?你们也想和我打一场吗?”沧澜斜睨下方的众人。

     “不要,不要!”听到这句话,大部分人都是连连摇头,有的已经转身准备跑路了。

     “让你们这么走回家太慢了,我来帮帮你们吧。”沧澜轻笑,右手在空中随意挥落,一道道巨大的漆黑裂缝瞬间就将所有人吞噬,将他们随机的传送到了周围几公里的地方。

     回去继续自己的回笼觉,或许是得到了发泄的原因,这次沧澜直接睡了四个多小时才打着哈欠从床上起来。

     “不想做饭。。。算了,去公会蹭点吧。”沧澜穿好衣服,伸手在身前一划,漆黑的空间裂缝打开,直到能够容得下一个人的大小。沧澜抬脚迈进,待到他整个人没入其中,漆黑的裂缝才缓缓的闭合,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烽火公会前,空间陡然扭曲起来,漆黑的大门从中打开,沧澜施施然的从门中走出,然后就听到里面吵闹个不停的动静。空气中是浓郁的香气,肉香!

     推开门,吵闹的声音有了片刻的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沧澜身上,沧澜脸色不变的走到了那身高足有三米的大汉身边,伸出了手指向他手里那一米左右的烤猪腿。

     “给我吃。”丝毫没有顾忌早上把他们放逐的事情。

     凝固的空气在沧澜的一句话后变的沸腾起来,大家的脸上都浮现出笑容,气氛一下子欢快了起来。坐在桌子上捧着野猪腿的沧澜狠咬了一大口猪肉,有些不解的抬起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欢乐,明明自己早上放逐了他们,但他们还是肯让自己吃他们的食物。

     “被放逐的滋味,很疼吧?”沧澜垂下的双眸充斥着点点星光,如果他能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那就一定会发现,现在的眼睛虽然不如梦中的那般璀璨,但也稍具雏形。通过现在的双眼,他看到了早上的那些家伙,身上几乎都遍布着或多或少的细小伤口,淡淡的黑色气体在伤口缭绕,阻止着伤口愈合。

     “沧澜。”火融笑嘻嘻的凑了过来。

     “什么事?”沧澜皱着眉头,将已经吃了一半的烤肉放下,有些不满的看向火融。

     “早上你这家伙竟然把我放逐了,那滋味可是很痛的啊。”火融抱怨着,但随后就递来一盘煎好的蓝色幻鱼,冲沧澜一笑,“呐,这是我从掉下来的湖泊里捉到的,吃吧,对精神力有很好的益处呢。”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精神力的事情?”接过盘子,沧澜有些疑惑的问。

     “因为和你的第三十六场决斗里,你曾经有过很短暂的晕眩反应吧?虽然时间很短,但我还是捕捉到了,我的视力可是很好的啊,嘻嘻。”火融笑着回答道。

     二楼,白衣胜雪的少女静静的看着下方,不时的将目光投向沧澜那里,当她看到火融走近沧澜的时候,伏在护栏上的玉手轻轻的抬起了食指,晶莹的白芒在指尖亮起。

     “最好不要那么做哦,雪。”不知何时,在少女旁边的护栏上出现了一个年纪不过八九岁的粉嫩萝莉,如银子锻造般的长发柔顺的披散,为她添上一股神圣的气质。

     “会长?”被称作雪的少女一下子变得恭敬起来。

     “不用太拘谨了,雪。我又不是什么威严的老爷爷,我还很年轻嘛。”萝莉从护栏上站起来,拍了拍雪的肩膀。

     “年轻过了头吧?”雪心里暗暗道。

     “会长你不可能看不出来才对啊?沧澜他。。。”

     “他的能力,对吧?”萝莉重新坐了下来,目光看向端着盘子思索的沧澜,“让我猜一猜,你是从火融第三十六次向沧澜发起挑战的时候发现的吧?”

     “嗯,那次是他第一次使用放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