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第二次任务:田中星人!
    “你敢开枪么?”西君问道。

     “这一次,我真的会开枪。”玄野的眼睛里透露出坚毅的神色。

     迫于玄野的威胁,西君只得放开了加藤,鬼知道玄野那家伙会不会脑子发热或者手发抖扣下扳机,若真是那样葬送了自己性命的话,那可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铃铃铃铃铃铃~~”

     黑球(gantz)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众人的目光瞬间聚焦于黑球(gantz)上。

     只见黑球(gantz)上缓缓浮现出几个略显虚幻的白色字体:现在开始计分。

     加藤胜:0分

     评价:抖太大。

     岸本夏菜,0分

     评价:总盯着加藤看。

     “哎?”夏菜妹子有些尴尬的辩解道:“这个分数……有什么意义么?”

     玄野计:0分

     评价:总盯着岸本看。

     “哦!”玄野惊呼一声,瞪大了眼向夏菜投去欲要解释的目光,却是直接被无视。

     黑球上的字幕仍然在变换着。

     西君:7分

     评价:表现不错。

     总分47分,再有53分结束。

     山野:0分

     评价:当时你在哪里?

     “你给我们说清楚!”加藤就要冲过去教训西君,却是众人眼前一亮,便都是昏迷过去,待得醒来之时,就像是做了一场梦般。

     玄野躺在自己家房间里的地板上,爬了起来。

     来到昨天晚上执行任务的那个地方,依旧是那个废弃的车间,那个胡同和昨天的场景一摸一样。

     只不过没了满地鲜血与那凶恶的葱星人,但墙壁上狰狞的裂痕不得不让玄野计感到,昨晚发生的那一切并不是梦境,而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事实!

     突然,他背后仿佛有个人盯着自己,转过头去看,那一张熟悉的轮廓,正是夏菜妹子。

     “额。”玄野一时间没有说话。

     夏菜把自己包里的一件白色外套拿了出来,说道:“那个,玄野君,看的出来,你和加藤君认识吧。”

     “那个,我和他只是初中同学啦,我也不知道他上没上高中,反正就是很久不见了,类似于童年玩伴那样。”玄野说。

     “哦。”夏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里么?”夏菜说道:“我想把衣服还给他。”

     “应该还记得吧,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他搬过家没。”玄野摆了摆手,示意跟我来的意思。

     ————

     ————

     玄野,夏菜二人一直来到了两栋高楼大厦夹角的空地上。

     场面有点变得尴尬起来。

     “看样子,他家连房子都被铲掉了。”玄野有些汗颜的道。

     “真的找不到他现在的住址了么?”夏菜妹子有些幽怨的问道。

     玄野挠了挠头道:“那个,我回去看看同学录上应该有。”

     眼看玄野就要离开,夏菜急忙叫住他。

     “我今晚能去你家过夜么?我一个人在家,有点怕…”

     “哈?”玄野有些惊奇,却是不可否置的点了点头。

     ——————

     ——————

     玄野打了个地铺,并将自己那些所谓的“私人物品”藏了起来,示意夏菜睡床上,自己睡地铺。

     “你睡地上,真的没问题么?”夏菜问道。

     “不要紧的,你睡。”玄野说道。

     ————

     皎月当空,夜深人静。

     玄野躺在地铺上,无聊至极,将床边加藤的衣服拉了过来,翻了翻口袋。

     一本工作证。

     附有加藤的照片,名为xxx公司清洁人员通行证。

     背面写着,xxx住址,xxx年xxx月,加藤杀了自己的父亲,进了青年管教所,最高文凭是初中。

     他将灯打开,似乎夏菜也没睡着,灯一开,她也就醒了。

     正好,玄野叫了她来看看,说:“夏菜,你来看看这个,原来加藤进过青年管教所。”

     “啊?”夏菜急忙抢过玄野手中的工作证,抱在自己怀里,不停地自言自语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加藤君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杀人呢。”

     “可是,那上面有他现在的地址。”玄野补充道。

     “哈?”夏菜惊讶的同时,翻开工作证,看了看加藤现在的地址。

     此时城市另一角。

     加藤家。

     加藤半夜睡不着,起来洗了把脸。

     “哥哥,怎么了?这些天你一直睡不好。”加藤步说道。

     “没什么,做噩梦罢了,明天你还要上课呢,快去睡觉吧小布。”加藤微笑着说。

     “嗯,没什么事的话,你也快睡吧,明天也还要工作呢。”小步有些嫩稚的声音说道。

     “嗯。”加藤点了点头。

     言罢小布便是回床睡觉去了。

     加藤一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脑海里传来一阵嗡~的一声长响,接着,便是身体随着蓝光扫过而消失不见,良久,他们再次回到了“gantz”房间。

     加藤君与玄野君面面相觑,除了夏菜,西君与山野大叔外,多了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女生。

     小孩子看起来5岁不到的样子,在奶奶怀里哭泣着,而后者,也是在安慰着他说道:“不要怕,有奶奶在。”

     西君不禁有了这样一个感慨,才这几个人啊……

     接着,gantz和上次一样,发出那段童谣后,黑球上出现了几个字体:“你们的生命已经终结,剩下的这条命随我开心怎么用,就是这么一回事。”

     “想要回去,就干掉这个家伙吧。”

     田中星人。

     喜好:收音机。

     加藤愤怒的对西君说:“你快教大家怎么才能生存下去!”

     “自己不会动动脑子?”西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

     “快点告诉我们!”夏菜妹子果然胸大无脑,直接霸道的举起了手中的杠次枪械。

     西君也是顾忌三分,不过就当他即将开口的时候,他眼前突然一亮,只见他面露喜色的道:“不好意思,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接着他和上次一样,上半身随着蓝光扫描而过,已然消失不见。

     接着,是那一对老幼。

     老太太抱着怀中的孩子,被传送到了一个停车场。

     依旧是夜晚,只听见一个孩子身影狂奔着的哭声:“奶奶,奶奶,你在哪里?”

     跑了一会儿,终于是两人团聚在一起,但跑的过急,撞了一个人,那人手中的收音机被撞掉,摔在地上,零件散了不少。

     他一步步机械僵硬的走了过来,对着刚刚团聚的老太太和小孩张开了嘴,口中白光聚集,嘟嘟嘟——。

     “啊!!!”

     后果可想而知,一老一幼倒在了血泊之中。

     接着,是玄野计传送了过来。

     没想到的是,这倒是引起了田中星人的注意,他机械的转过头来,口中聚集白光,玄野下意识去拿起手中的gantz震荡枪,却是发现自己的手和枪还没有传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