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账
    秦毅现在本不想与罗宾逊多说废话,但他既然将这些陈年旧事都说了出来,自己与他算算清楚也没什么不好。

     秦毅着罗宾逊那张临近扭曲的老脸,他嘴边的笑意却是变得更为浓郁一分:“哈哈哈……千次万次?既然你想算算清楚,那我不妨让你死个明白。埃文的确是死在我的手下,为了我手中这把大剑,他在地下决斗场中想要害我性命不成却反倒身首异处,我与他之间既然已有生死之约,他现在也怨不得谁!”

     秦毅瞪着眼前的罗宾逊,双眼射出两道精光继续道:“啧啧~像这样的败类都能在破天被称之为‘精英战职者’,可想而知、破天内的其他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罗宾逊听此一言,他虽自知理亏、但那张老脸却是因此再度扭曲几分。秦毅不等众人开口,他在原地继续道:“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本不想提及,不过、既然罗宾逊会长想要‘自取其辱’,我跟你算算也无妨,你那混账儿子德里克不光与埃文这个败类狼狈为奸,更是与哈里森家族的奥利亚斯互相勾结,当初在南部溪谷不问缘由便杀我两个兄弟,他那一条人命,还不足以慰藉马尔斯与艾德文的在天之灵!如果罗宾逊会长早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这样的货色,当初你就应该将他射在墙上、而不是让他来这个世界浪费空气,死后还浪费土地。”

     “你……!”罗宾逊扭曲的老脸早已憋红。

     “不要激动!这笔账我们还没算清楚,你说破天的百来号人都死在我的手中,又可曾想过,你破天这一帮乌合之众当初是如何与哈里森家族打压铁血佣兵工会的;又可曾想过他们当初是如何狗仗人势、在巴尔托斯城草菅人命的。奥利亚斯为了一把‘残影剑’,不惜将整个铁血佣兵工会的战职者非法收押,在暗地里更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初若不是你们咄咄逼人,你们破天又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奥利亚斯一死、破天迟早会陷入众矢之的。罗宾逊会长,在你看来、这笔账我算得清不清楚、明不明白?”秦毅面带笑意,一席话更是将整个破天佣兵工会骂得狗血淋头。

     破天与哈里森家族昔日的所作所为,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也难以忍受。秦毅能够忍到今天,也已经抵达他的极限。

     罗宾逊的嘴角在不住的抽动,确切的说、他根本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反驳秦毅的话。秦毅虽然狂妄,但他却好似拥有足够狂妄的资本。罗宾逊现在虽忌惮自他身体上挥发而出的濒死之气,但破天现在也是人手充足。

     秦毅在巴尔托斯城也已经能够算作一号人物,虽然他的事迹早在巴尔托斯城被传得沸沸扬扬,但罗宾逊此时仍旧不会相信:凭借秦毅现在的等阶修为,他能够与破天的两百来号战职者正面交锋。

     “不要以为你那些微不足道的成就就能让你狂得没边,要是我破天今夜对你群起而攻之,凭你现在的实力、也必定是九死一生。我奉劝你一句,你现在乖乖回到皇城的牢狱之中,我就当今晚什么也没发生过。”罗宾逊这条老狐狸,自知底气不足,现在又想以狠话让秦毅知难而退。不过、他的话对于现在的秦毅来说,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秦毅之所以要“勒索”菲比,也完全是想在今夜便与破天彻底摊牌。

     既然要闹、那就要闹大的,斯塔洛帝国如此待他,秦毅必定要凭借着无上的鬼神之力在此闹个天翻地覆。

     “老匹夫!你的如意算盘到是打得挺响,我现在虽只是一个低阶的战职者,但是想要对付你们这帮乌合之众,恐怕早已绰绰有余。如果不想破天被灭门,你就乖乖的跟我认个错,顺便将破天的地盘、划入铁血的名义之下——如若不然,我秦毅今夜就算与你们拼个鱼死网破,也必定让破天血流成河……!”秦毅话锋一转、杀心已动。他已经与罗宾逊说了太多的废话,因为自身处于“鬼气森然”的持续状态之中,他的生命值已经被削减了一部分。

     在秦毅看来,自己已经与第一鬼神卡赞签订了“神鬼契约”,就算是罗宾逊此时恐怕也拦不住拼尽全力一战的秦毅,更何况是周围的这一干乌合之众。

     “好!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昔日你虽是斯塔洛帝国的一大青年强者,更是斯塔洛帝国的‘奇国士’,不过现在、你早已沦为帝国的通缉要犯,就算今夜让你葬身于此,斯塔洛帝国也不过是为破天记上一功。秦毅!你若执意要在此胡作非为,也休怪破天手下无情——破天的所有人给我听着,给我拿住这个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罗宾逊一连吐出三个“好”字,这当然不会是在夸赞秦毅。他此时已然拉开自己的嗓门,破天的佣兵战职者与秦毅之间因为罗宾逊的这道呵斥声,双方早已兵戎相见。

     周围的所有战职者虽都服从罗宾逊的命令瞬间拔出长刀,但在罗宾逊的一声令下之后,这些佣兵战职者望着鬼气凛然的秦毅,竟都在原地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却是不敢轻易靠近他分毫。

     破天虽然人多势众,但这些佣兵战职者因为“恐惧光环”的影响已经被秦毅压制了一个台阶。“鬼气森然”会令所有的普通战职者感觉到莫名的恐惧,这一干低阶的战职者别说是要拿住秦毅、就算是要上前一步,心中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罗宾逊又何尝不清楚秦毅当前的状态尽显诡异,他竟有些看不透秦毅的真正实力。现在伫立在自己眼前的这个被无尽煞气包裹的青年,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低阶战职者么?罗宾逊不由得心生疑惑。

     “卡赞——!想必你在神魔之塔已经寂寞得太久了,你既已重见天日,那今日我便为你奉上一份薄礼。”在秦毅语毕之时,他身上的漆黑鬼神之力却是涌动得更为夸张一分,那身后浮现的卡赞幻影也随之变得越发浓郁。周围的所有佣兵战职者似乎都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眼前的敌人不光只是秦毅一人、还有他身后的那道恐怖幻影。

     “吼……!”一声如地狱之声般的凄冷咆哮在秦毅语毕的片刻瞬间响起,秦毅眼中径直放出两道浓郁的乌光。他的右手早已握紧了手中的断水巨剑,体内的鬼神之力仿佛已经被他彻底放逐。卡赞虽是毁灭之鬼神,但也是杀戮之神,有杀戮与鲜血的地方,便有卡赞的存在。

     这道阴霾的地狱之声在所有人耳边回荡开来,这一干围住秦毅的破天战职者本就已经因为“鬼气森然”而对他面露恐惧,在卡赞的咆哮之声响起之时,不光是周围的这些佣兵战职者、就连罗宾逊也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我今天不灭你破天满门,秦毅两个字,我tm就倒过来写!”秦毅字字铿锵、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千钧大锤一般正正当当砸在罗宾逊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