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5章 世间多少痴情苦
    秦毅只感觉自己的脸部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像是直接被人重重的扇了两个耳光。

     剑十三见秦毅此时已然清醒,他当即长舒一口气对秦毅道:“你小子不要紧吧?要不是我使劲儿给你两巴掌,你还醒不过来呢。”

     “……!”

     “你还能站起来么?现在外面全是哈里森家族的人,估计事情有点麻烦,早知道会是这样,我还来盗什么酒啊!”剑十三一面抱怨一面扶起秦毅。此时突然起身、秦毅当即觉得大脑袭来一阵因为缺氧的头晕目眩,从酒窖的大门看过去,外面的宅院中的确已经闪现出点点灯火。

     “莉娜呢……?”秦毅转过自己的眼神望向剑十三,在心底的无尽悲痛之中,就算他精神空间内的消耗品足够,秦毅今晚也注定再没有精力参加战斗。

     “你说下面那个鬼手?她早已不是你认识的那个莉娜了,你小子还是想开点吧!现在外面全是哈里森家族的人,我刚才查探过了,其中有3个40阶以上的战魂,奥利亚斯那个混账东西也出动了。恶毒妇与臭老头那两个家伙,还真是靠不住。”剑十三的口气似在埋怨,更多的却是流露出了担忧。

     秦毅此时虽能够站起身,但步伐却显得颤颤巍巍,因为伤心过度加之体力损伤巨大,秦毅现在没有直接虚脱已经是万幸。

     听闻剑十三说莉娜还在地下研究所中,秦毅当即转过身想要进入地下研究所将莉娜带出来,谁知剑十三却在身后一把拉住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小子脑袋被门挤了吧?你现在进去,就算不被她打死,也会被哈里森家族打死。更何况、那个拥有鬼手的女人,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别说是你、恐怕是她亲娘来了,她也不会认得!”

     “莉娜,我今天一定要带她走,外面那些高手,我自有办法拖延片刻!”言罢,秦毅探入精神空间,从里面取出一颗“轰爆弹”对剑十三道:“我现在下去把莉娜带出来,然后……我们三个一起走!”他的语气中夹杂着无尽的虚弱,秦毅每说出一个字都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极度不适。

     与此同时,酒窖紧闭的大门之外,哈里森家族的那些高手和侍卫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那燃起的火把更是清楚的告诉了秦毅与剑十三:此时他们两人早已被哈里森家族的人马重重包围。在众位高手的压迫之下,别说他们二人今夜能从公爵府中全身而退,就连酒窖的后院,想必秦毅与剑十三也无法踏出半步。

     “里面的两个贼人听着,最好乖乖脱掉黑袍束手就擒!如若不然,此间便是你二人的葬身之地。”此刻厉声呵斥的人正是哈里森家族的独子奥利亚斯,照这样的情形看来,秦毅与剑十三两人今晚必有一番无法避免的苦战。

     剑十三见秦毅态度坚决,今天大有不带走莉娜他自己也不会离开的态度。在无奈之下,剑十三也只好勉强妥协道:“我以为我自己已经够傻的了,想不到你这个傻小子比我还要傻。真拿你没办法,现在你也看到了,外面全是哈里森家族的高手,你真的要去,速度麻利点!”

     秦毅重重的向剑十三点头,而后提起断水巨剑。正当他转身欲进入酒窖下方的地下通道之时、却猛然觉得后脑一疼。而后、秦毅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完全被一股浓重的晕眩所占据,他当即眼前一黑,在这一阵袭来的强烈晕眩之中,秦毅直接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意识。连他手中的断水巨剑,也一并无力的掉落在地。

     “傻小子!不要怪我,你要是现在下去,铁定被那个女疯子抽死不可。”剑十三无奈的摇摇头,而后伸手一把扶住即将倒下的秦毅。他将属于秦毅的断水巨剑收入精神空间之后,直接将他虚弱的身体扶上了自己的背部,又将秦毅头顶那漆黑的面罩拉下完全罩住了他的脸颊。

     剑十三将从宫廷炼金术师菲比那里顺手牵羊得来的“防御药剂”与“生命药剂”完全灌入喉咙,在眨眼之间,他早已取出那把属于自己的长刀。他望着大门外闪现的点点灯火,再将视线转移至背上被自己击晕的秦毅,口中轻声叹道:“世间多少痴情苦、爱到深处无怨尤……傻小子,要是今天无法带你冲出重围,我剑十三就跟你一起死在这里咯!”

     语毕之后,剑十三似在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他的面色由先前的不羁转为一本正色,剑十三抬起手中的长刀,他的指尖自身体引出一道璀璨的剑气注于长剑之上、瞬间奋力将手中的长刀朝紧闭的房门斩去。

     “哐——!”

     璀璨的剑气在酒窖之中荡起一阵刚猛的狂风,这道剑气自长刀上迸发而出完全命中眼前的大门。两道古色古香的门板瞬间承受不了剑十三长刀之中迸射而出的这股大力,瞬间向外崩碎成无数的木屑。

     酒窖的门外已经燃起无数的火把,哈里森家族三位初阶战魂高手、包括”瞬杀“安迪这位战灵也在其中。奥利亚斯的身后除了这三大高手之外,还存在着密密麻麻的皇家正规军队。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前,剑十三的身体完全隐藏在黑袍之下,只露出一双锐利如鹰眼般的眸子。

     奥利亚斯自原地踏出一步,手中的长刀寒光摄人,大有要一把将剑十三劈开的意味。剑十三立于酒窖之中冷冷的扫视着眼前这一干人等,他此刻身上虽背着昏厥的秦毅,但以他的等阶修为,承受秦毅的体重似乎完全不在话下。

     此时的剑十三一手握紧手中的长刀,另一手则稳住了秦毅的身体。他的手中还有拽着一枚轰爆弹,剑十三对于轰爆弹这种东西似乎感到分外奇怪,他不禁喃喃自语道:“你这小子身上怎么还会有这种玩意儿?”

     奥利亚斯踏出一步之后,顿时高声向停留在酒窖之中的剑十三喝道:“你这贼人好大的胆子,连公爵府也敢乱闯,我劝你乖乖脱下黑袍,以真面目相见。如若不然——今天你绝对不可能走出公爵府半步。”

     哈里森家族在斯塔洛帝国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的势力几乎已经完全凌驾于帝国之上。今夜被秦毅这帮人这么一闹,如果不尽快息事宁人、让这件事情传遍巴尔托斯城的话,哈里森家族的颜面估计会再次荡然无存。

     奥利亚斯的狠话对于剑十三似乎起不到任何的威慑作用,相反、剑十三似与秦毅一般跟哈里森家族有着莫大的仇恨,奥利亚斯威胁不成,反遭剑十三一顿痛骂:“放你娘的狗屁!爷爷出来混的时候,你这厮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左右都是个死,要死也不能死在你们这帮人手中!”语毕的片刻、剑十三紧了紧手中的长刀,心中似乎已经有了全身而退的良策。

     “好!有骨气,哈里森家族立足于斯塔洛帝国这么多年,除了那个叫秦毅的小子,也只有你敢对我出言不逊。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是否能够像秦毅一样,从公爵府的三大高手之中逃出生天。”奥利亚斯的语气中带着无比的轻蔑,向剑十三这样的“小角色”,他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剑十三也不可能会与哈里森家族有共同语言。察觉到今日遭到哈里森家族三大出阶战魂的围赌,剑十三也不想再浪费口水。他此刻置身于酒窖之中,虽然剑十三已经将这里的名酒差不多都收入了精神空间,但酒窖的其他架子上,依然放着一些次等酒类。

     “这些琼浆玉露落到你们这等人的腹中未免太过可惜,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一把火烧掉!”当剑十三看到轰爆弹和酒窖中摆设的酒水之时,他瞬间想道“火遁”之术。在他语毕的片刻之间,剑十三已如发疯一看开始猛然挥动手中的长刀,昏迷的秦毅在他的背上一动不动,已经完全陷入“重度昏迷”的状态。

     剑十三刚才的那一击,估计不到明天秦毅全然不会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