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斩龙(二)
    秦毅卸下“龙头”之后、顿时如“打棒球”般将之直接掀飞。剑龙此刻虽身首异处,但还未完全解体,在百丈龙身轰然砸入地面的那一刻,那条森寒的龙尾更是毫无征兆朝秦毅的身体席卷而来。

     秦毅斩断“龙头”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斩下它的“龙爪”。与此同时,他的身前也早已荡起一阵狂暴的罡风。一条由无数长刀组成的“龙尾”朝秦毅的身体铺天盖地的抽来,他在不住的退后之中当即将手中的逸龙剑护在了身前。

     森寒的龙尾不光卷起的了一地的青石碎片,更是将那倾泻而下的雨水完全卷入半空,而后如瀑布般的朝秦毅迎面冲袭而来,在感受到这股水渍的潮湿时,那狭长的龙尾也毫无征兆的抽在他手中的逸龙剑之上。

     “锵——!”

     在这股同样浩瀚的大力下,秦毅的身体直接被冲击得倒飞而出。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如以往那般踉跄的栽倒在地。倒飞出去几米之后,秦毅瞬间挣开双臂因为强大的反震力量而袭来的麻痹感,他在半空就势一个旋身,而后竟如一颗发射的炮弹般直直的朝那条直立而起的龙尾冲击而去。

     在秦毅旋身向龙尾靠近的一瞬间,他早已将手中的逸龙剑高高举过头顶,而后、这无匹的剑光随着秦毅双臂的发力直接从龙尾的末梢劈下,在那溅起的无数火花之中,秦毅的身体以刚猛的下劈之势顿时降落在地,在那激起的道道“铿锵”声中,无数同火花般飞溅的铁屑瞬间被倾泻而下的暴雨冲刷而去。

     “逸龙剑”散出的无匹剑光直接将龙尾劈开两半,整条以无数兵刃组合而成的剑龙在一阵轰鸣声中顿时土崩瓦解。

     秦毅虽斩碎了这条剑龙,但他此时并不能掉以轻心,脑中仍旧清晰的记得,在剑龙解体之时还会触发最后一道能够使人进入“深度出血”的多段攻击——万剑归元。

     正如秦毅所预料的那般,在他斩下眼前这头“贱龙”的龙头、劈开它的龙尾之时,剑龙在倾泻暴雨之中毫无悬念的解体,无数的长刀兵刃稀里哗啦的散落一地,眼前这条百丈于长的森寒剑龙只在瞬间便土崩瓦解。那掉落一地的长刀阔剑要么化作一地的铁屑被雨水冲散、要么保持着兵刃的原本形态散落在各处。

     周围的所有人见秦毅两三剑便将这这头神威千重的剑龙劈开,场中的所有人无不为之大惊失色,就连战王老人似乎也没有想到,秦毅不光在他的剑网攻击下安然无事,就连以“万剑归元”凝成的这头剑龙,也在秦毅手中那把“黄金巨剑”之下完全解体。

     不光是皇城之中的所有人为此一幕感到震惊,对于“逸龙剑”当前所能够造成的杀伤力,秦毅的身心也为之感到深深的震撼。不过转念一想,逸龙剑若是没有经过强化,可能并不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杀伤力,秦毅此时如“开挂”般激活了卡赞的极限鬼神之力,又暂时无视了等阶之间的束缚,他手中这柄金光大盛的逸龙剑,就算是不计算基础攻击,强化18次之后,逸龙剑的无视攻击力也达到了6000多。

     6000多的无视攻击力加之秦毅此时的极限之力,要对抗战王级老人的觉醒技能根本不是难事。

     在剑龙的森寒龙身完全崩碎之后,那些还未断裂的无数长剑瞬间自地面腾空而起。秦毅见此一幕瞬间明白,剑龙解体之后的最后一拨攻势已然被触发。

     那些自动浮于半空的长剑在雨水的冲刷之下似乎变得更为犀利三分,这些看似普通的兵刃因为战王老人赋予的浩瀚气息,在此时此刻似乎已经化作无往不利的神兵利器。

     这些浮于半空的凛冽剑锋齐齐调转方向,竟如通灵般同时将剑刃同时指向了秦毅。秦毅见此状况不禁面色一沉,在他迈开脚步缓缓退后之时,这浮于他眼前的无数利剑顿时化作道道白芒朝他**在空气中的胸膛袭来。

     “锵——!”

     秦毅奋力挥舞手中的逸龙剑,他每斩出一剑,自那金光大盛的剑锋之上便会迸出一道璀璨的剑芒。这一计横斩攻击直接斩断眼前****而来的无数长剑,那无数的铁屑随着倾泻而下的暴雨瞬间在空气中四下飞溅。

     “锵——!”

     “锵——!”

     无数的“铿锵”之声在秦毅耳畔接连响起,手中的逸龙剑已不知斩断多少飞射而来的纯白剑芒。因为有“+18 逸龙剑-抉择”在手,这些****而来的长剑虽无法对秦毅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自左右两侧划过的锋利剑刃却切开了他上身**的皮肉。

     在一股无形的冲击力之中,这万道纯白剑芒更是完全合为一体,从而衍生成为一柄无往不利的百丈神兵。

     “锵——!”

     “噗——!”

     眼前这柄与秦毅的身体丝毫不成比例的大剑直直朝他的胸膛刺去,当这宽大森寒的剑锋死死的钉在逸龙剑上时,一股无形的冲击力当即在秦毅身前爆开,在胃部传来的一阵翻江倒海之中,秦毅更是因此喷出一大口猩红的血雾。他的身体直接被这柄白芒大剑冲击至身后临近坍塌的城楼之上,再次与那战王级老人对视而立。

     “喝——!”秦毅在踉跄的退步之中猛然站定身形,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还能提起逸龙剑多久。自与战王级老人交战以来,秦毅表面看似没有大碍,但他的五脏早已受到重创,若不是毁灭之鬼神卡赞在冥冥之中庇护着他,恐秦毅早已当场一命呜呼。

     在口中传出的暴喝声中,秦毅眼中绽出的光芒越发浓郁刺眼,他似卯足了身体仅存的体力奋力舞动手中的逸龙剑朝眼前破空而来的白芒大剑斩去,在两柄堪称绝世的神兵彻底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秦毅险些直接因为身前袭来的这道反震力量直接跌下城楼、跌入皇城外围的护城河之中。

     “锵——!”眼前飞溅的火花让秦毅的面部顿时传出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在逸龙剑划过的剑芒与眼前这道剑光完全交融在一起时,一股极为浩瀚的能量顿时在皇城之中爆发开来。

     秦毅这刚猛的一击直接将眼前这无匹的剑芒轰碎,这柄百丈神兵顿时如先前剑龙解体那般化作无数的破铜烂铁散落在皇城各处,在这股浩瀚能量的威逼之下,秦毅的双腿已直接陷陷入的脚下这颓败的城楼之中,若不是他在踉跄的退步之中直接将逸龙剑灌入地面阻住了退步的动作,恐怕秦毅早已毫无悬念的栽入了护城河之中。

     “咳——!”在阵阵剧烈的咳嗽声中,秦毅可谓受伤不浅。一个十几阶的战职者对抗50阶以上的半神级强者已是痴人说梦,50阶以上的“战王级”高手只要动一动手指便能将秦毅这般菜鸟灰飞烟灭,更何谈像秦毅这般化去战王级老人接连发起的致命攻势。

     在倾盆降落的暴雨之中,场面仿佛已经再度归于平静。所有人眼下只能看见,在皇城城楼那无数的颓垣断壁之上,战王老人与秦毅两人再次对视而立,他们两人似乎都已精疲力竭、无力再战。所有人在震惊之余,心中对于秦毅的恐惧之色却是不减反增。

     “前辈!你我之间的赌约胜负已分,此时我要离开皇城,想必你不会毁约再与我为难!”秦毅奋力拔出陷入地面的双腿,他那**的胸膛之上,早已衍生出无数道大小不一的伤口。秦毅已能够感受到身体传来的阵阵力不从心,此刻别说是战王老人,就算是皇城之中那些涌动的人潮,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之瞬间将之吞噬。

     见秦毅已然化去自己最具威力的“觉醒战技”,战王老人的脸上尽是一片阴霾之色。秦毅在等待着他的答复,皇城之中的所有人更是在等待战王老人接下来的决策。

     与秦毅之间这个“一招见分晓”的赌约是战王级老人亲口发起的,秦毅现下已然化去他的觉醒战技,战王老人若是毁约,必定让阿拉德大陆所有的战职者耻笑。但是、若就此信守诺言放过眼前这个“邪魔”,不出多时,秦毅必然会在阿拉德大陆之上祸乱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