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割袍断义
    “我心里很清楚,你当初选择进入皇城的初衷的确是为了莉娜。但是秦毅你可曾想过?她早已不是你昔日所认识的那个莉娜,光明教廷绝对不会放任一个‘被诅咒的恶魔’让阿拉德大陆上生灵涂炭。”凯琳不卑不亢,直到现在,她心中似乎还抱着一种能够说服秦毅不再执迷不悟的荒谬想法。

     时光辗转、岁月流逝。秦毅现在早已不吃凯琳的这一套,短短的一月时间,他与凯琳之间曾发生过的种种早已变得物是人非。秦毅当前再不想去理会他人的眼光、他人的看法。他此刻唯一想做的,便是将下方那个短袍裹身的苍白女子带出光明教廷、带出斯塔洛帝国。

     “哼哈哈哈……我今天会落得如此境地,真是‘多亏’了斯塔洛帝国、‘多亏’了二公主!昔日我视为手足般的兄弟、敞开心扉的朋友,竟然在一瞬之间全然背弃于我。‘秦毅’二字孑然一身、了无牵挂、众叛亲离,此时我要大闹光明教廷、大闹皇城又有何顾忌?”激荡的滚滚音波之中弥漫着无尽的悲戚之色,秦毅眼中放出的两道乌光直接从凯琳转向后方的剑十三与魔法婆婆、兽国士等人。

     剑十三仍旧是那张不羁的脸庞、仍旧是那副挂着些许细碎胡渣的面容,他的目光只与秦毅有过瞬间的接触便径直避开,好似已经无颜面对这个白发青年。

     “秦毅!本公爵奉劝你莫要不识好歹、作茧自缚。你以为你今天能够平安走出这偌大的光明教廷么?简直是个笑话。”劳伦公爵踏出一步,他眼中似要直接喷出火花将秦毅的身体燃烧殆尽。

     秦毅从剑十三身上转过视线恶狠狠的盯着下方的劳伦公爵,口中顿时痛骂道:“你tmd算个什么东西?别说是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狗屁公爵,就算是凯琳他老子今天亲自出手,你们这些‘卫道士’若是不遂了我的愿、我也定要血洗整个光明教廷!”

     话语之中顿时弥漫出无尽的狂妄气息,秦毅此言一出,下方更是有无数的圣职者与大臣向他大声斥责道:“好大的胆子,秦毅你竟口出狂言,连陛下与劳伦公爵都不放在眼中。”

     “哈哈哈……他们不将我当人看,我又何必把他们当做东西……今日就算是皇帝老儿亲手阻我、我也必让其暴毙当场!”说到这里、秦毅已将手中的断水巨剑示威性的高举向天,一道濒死的鬼神之力自他身后浮现的卡赞幻影冲天而起。

     这无比阴霾的漆黑死气在下方所有人的脸庞上投下一片黯淡的乌光,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已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压力,就连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都能感受到这样的威压、更何谈其他的文武官员。

     凯琳见此状况不禁眉头紧蹙,秦毅三番五次对皇帝出言不逊、将皇家的威严视做空气般践之踏之,就算她的胸怀再为宽广,此时也早已忍受不住心中的愤恨向秦毅怒声道:“秦毅!你莫要忘记,此时你仍旧身为斯塔洛帝国的臣子,你既为臣、就不该欺君罔上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听到凯琳呵斥之声,秦毅再度从劳伦公爵身上转回自己的视线。他盯着眼前这张绝美的高傲面容,昔日与凯琳之间的种种再度自他的脑中一一浮现。

     当初第一次在南部溪谷遇见凯琳与拉比等人,秦毅只当这三人会是斯塔洛帝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却不曾想、凯琳竟然斯塔洛帝国无比尊贵的二公主。

     他与凯琳的身份虽然有着莫大的悬殊,但秦毅心中却始终认为,自己与她相处了这么久,凯琳并不像其他的皇族成员那般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从两次与她在巴尔托斯城的不醉不归看来,凯琳的确是一个不难交集的人。

     自己初临异世、孤苦伶仃,只有凯琳与拉比一行人最先让他体会到什么叫做如沐春风。秦毅心中并不否认,凯琳曾给过他惊艳的感觉,自己当初的确对她心生好感、甚至心生情愫。

     但是、自从秦毅在比武大会上与哈里森家族彻底摊牌,无论是她亲手将莉娜送上断头台、亦或是让自己入狱、更或是派出无数的佣兵战职者与皇家正规军队对自己发起追杀……这近来发生的种种,凯琳的在秦毅心目的地位已然一落千丈。

     她再也不是那个能够抛弃“二公主”的尊贵身份、与自己巴尔托斯城举杯对月的女子;她也再不是那个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站在自己这一方将自己当做之心朋友般对待的女子……

     二公主凯琳,她第一次与秦毅在南部溪谷相逢,秦毅那“奇特”的武技吸引了她的注意。后来、秦毅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战职者逐渐在巴尔托斯城风生水起、名声打震。这个步步为营的女子,竟一直潜藏在暗处注视着秦毅的一举一动。

     若秦毅是个可用之才,凯琳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将之拉拢;若这枚棋子已经脱离了控制,凯琳也只能扫除这个障碍。在巴尔托斯城第二次与秦毅“举杯邀明月”时,凯琳本无醉意,她之所以不惜在秦毅手中赌上自己的公主清白,竟完全是想测试秦毅的人品。

     秦毅从来都没有想过,凯琳竟是这样一个城府至深的女子、竟是这样一个为了帝国皇家利益而不择手段的权谋女子。在她亲口下令将秦毅打入天牢之时,或许、秦毅与凯琳之间的最后结局只能是山水两隔。

     秦毅选择了莉娜、凯琳选择了自己的国家社稷,他们二人在今天,也很可能会因为立场的不同而不死不休。

     “我不属于斯塔洛帝国,更不属于阿拉德大陆的任何势力。二公主!事到如今,你也不用再假惺惺的了,我与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要你的国家、我要我的莉娜,今日你我最好井水不犯河水,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念你我二人之间的旧情!”秦毅盯着这个看不透的复杂女人,他的面色更显阴沉一分。像凯琳这样工于心计的女子、着实令他感到可怕、甚至恐惧。

     或许是在场的某些人再也看不下去了,在秦毅语毕的片刻,许久未开口的剑十三当下也从众位国士中踏出一步。他的面容再无往日那般洒脱不羁,取而代之的是那从未有过的一片严肃之色。

     “秦毅小子!心上人要被处决,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你好好想想,你今天这样与光明教廷、甚至与整个斯塔洛帝国作对,是不是真的太冲动了?我知道、当初我背弃于你,我剑十三现在没有什么资格阻拦你,但秦毅小子,如果你还把我当做兄弟的话,现在后退一步、不是皆大欢喜么?”不仅仅是凯琳,就算是剑十三此时也不过是要开口劝退秦毅。

     秦毅冷眼望着剑十三,回想起昔日自己与他之间发生的种种,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早已荡然无存:“‘剑兄’当初在公爵府为我挡去一剑、又在国士府中亲手刺了我几剑,你我二人如今互不相欠。你既然能狠心刺我几剑、就应该知道,我今天不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莉娜死在这些‘卫道士’手中!‘剑兄’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若是执意不肯退走,那便是不认你这个‘兄弟’,既然如此,我满足你的要求又有何妨!”

     秦毅望着剑十三那张熟悉的脸庞,不论是当初在国士府中他与魔法婆婆和兽老人嬉笑怒骂的场景、还是夜探公爵府剑十三奋不顾身为他挡去致命一剑的场景,此时都已经在他脑中烟消云散。秦毅飞速抬起手中的断水巨剑,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斩去自己的衣角。

     那整齐断裂的衣角恰如秦毅与剑十三两人之间的兄弟情分,今日似乎已经断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