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忏悔之锤
    整个光明教廷因为三位老人手中的动作而金光大盛,这漫天飘散的金光之中似还游离着点点漆黑的濒死之气。三位大主教那斑白的须发在此刻皆开始无风自动,无论是那些漫天游离的道道金光、还是自这三位大主教体内涌出的无匹神圣之力,在此时皆如受到号令一般完全朝他们的双掌之中涌聚而去。

     这三位并未受创的大主教如先前那般在秦毅的周围的三个方向各据一地,飘散在空气中的金光顿时在秦毅周围化作一股无匹的压力。秦毅当下已能感觉到自身体传来的阵阵颤粟、那是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颤粟,包括融入他身躯之内的卡赞灵识,在这无比耀眼的金光之中似也随之传来丝丝恐惧。

     “神爱世人!神会庇佑每一位善良的人;神会洗涤世间的一切罪恶;神会扫除世间的所有罪孽;光明的神绝不允许阴暗的邪恶的事物在眼前肆虐……!”三位大主教异口同声,口中皆开始喃喃吟唱,那漫天游离的金光随着他们三人发出的祷告之声似乎变得更为璀璨几分。

     秦毅身上邪气四溢,他当下已能感受到那自四面八方冲袭而来的阵阵压力。这股压力虽逼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但是现在、秦毅已无回头之路,即使眼前这三位大主教是他无法战胜的敌人,为了莉娜、秦毅现在也必须要咬紧牙关。

     “‘魔头’!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悟、执意一意孤行……我等今日便以‘神’之名、代天伐罪,为你掀起的杀戮忏悔吧、为你双手沾染的血腥……忏悔吧!!”三位大主教正义言辞、口中齐齐暴喝。那漫天游离的璀璨金光已让周围伫留无数人难以睁开双眼,就连现在被鬼神之力赋予加持的秦毅,他在这股浩瀚的压力之下仿佛也早已动弹不得。

     眼前的情势开始隐隐走向不利,别说是秦毅、就算是傻子现在也看得出来:眼前这三位主教见秦毅不肯悔悟执意多行杀孽、他们已然动用了“必杀技”。

     秦毅因为鬼神之力的加持赋予,自身的力量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但他始终都只是一个13阶的战职者。在这无匹耀眼的金光之下,就连无敌的卡赞的灵识都已经发出微微的颤抖,更何况是秦毅本人。

     “吼——!”

     秦毅举刀向天、仰天长啸,那如魔兽般的狂暴嘶吼声不光在莉娜心中荡起阵阵波澜,更是在周围所有人耳边掀起一阵惊涛骇浪。秦毅现在的模样已经不能再称做一个“人”。

     他**着上身,无论是前胸与后背此时皆是青筋暴股、肌肉狰狞肿胀不堪。他便如一位前所未有的“恶魔”伫立在这几位大主教的眼前、伫立在所有人眼前。

     当他将手中的断水巨剑高举向天之时,自那宽阔的剑刃上猛然迸发出无数道濒死的鬼神之力。这些狂暴游离的邪恶之气与那流窜的金光完全融合在一起,这一金、一黑两种颜色的夺目之光恰如两条狂暴的怒龙般完全纠缠在一起、瞬间在众人眼中形成一张分外妖异的画面。

     不待那阴霾的乌光冲散自四面八方雄踞而来道道金光,眼前这三位主教的双掌之中、那些一涌而去的金光与神圣之力正在开始飞速实质化。紧接着、让所有人包括秦毅为之震惊的一幕终于出现。

     三位大主教当前的动作无比统一,他们的身体早已被无匹的金光完全笼罩。在道道金光的衬托之下,这三位老人在所有人眼中仿佛已经化作了救世的“神”,而他们所要制裁的、便是在光明教廷多行杀戮的“恶魔”秦毅。

     那些涌窜的金光在他们三人的手中迅速凝结,不到片刻时间,这三位主教的掌中已经握住了由金光凝结而成的长柄,自那金光长柄之上,仍有无数的神圣之力在飞速延伸、旋即实质化。斯塔洛帝国的整个皇城已经完全被这种璀璨的金光所笼罩,而秦毅身上散出的道道鬼神之力,竟已被周围雄踞而来的金光完全吞噬。

     四周涌来的压力好似道道犀利的钢针开始刺激着秦毅的身体各处,那三位老人手中由金光凝成的“长柄”在此刻正在如组合的“装甲”般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不到片刻时间,那道长柄已经自他们手中朝上空延伸数十米,整个光明教廷霎时金光大作,无匹的神圣之力完全朝他们三人手中这道长柄一涌而去,秦毅现在所能感受到的压力已经远远比先前来得更为强力数倍。

     无数的金光在三位大主教手中仿佛已经化作三柄绝世神兵,那些凝聚的金光在上空顿时幻化成一道巨大的“金锤”。秦毅眼中放出的乌光直接洒在空中那由金光与神圣之力凝成的巨大金锤上,他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一个在dnf游戏中所熟识的技能。

     【忏悔之锤】只有突破40级的高阶“光明圣骑士”才能领悟的高等“启示系”战技。凝聚无上光明圣力在手中凝成裁决之兵“忏悔之锤”向敌方目标直接砸下,能够使目标受到极大伤害,并有一定几率使目标陷入“忏悔状态”。

     忏悔状态:受到“忏悔状态”的影响时,敌方目标会为自己的恶行做出忏悔,并会以“混乱状态”的方式主动攻击敌方成员。

     受到“忏悔状态”时,若敌方目标没有进入“忏悔状态”、仍旧对施放者发起攻击,则敌方每一次攻击将会无法命中(miss)。

     ……

     “忏悔之锤”在dnf游戏中堪称“辅助流圣骑士”输出最高、爆发力最强的一个技能,到了异界之中、这个技能的威力似乎只增不减。从那漫天游离的金光与神圣之力中,秦毅已能感觉到这个技能到底会造成多么恐怖的杀伤力。光是被这无匹的金光所笼罩,这三位大主教已经在所有人眼中化作顶天立地的救世之神。

     这三人手中各执一柄与他们的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忏悔之锤”,不待“恶魔”秦毅当前再有所动作,周围这三位主教之中已有一人直接向他砸下了手中的“忏悔之锤”。

     周围所有的空气随着巨型“忏悔之锤”从空中砸落的这道弧度完全被撕裂、绞碎,那散出的无匹金光竟已让秦毅身上涌出的所有鬼神之力在顷刻之间完全涣散。

     当看到这位主教手中的“忏悔之锤”直直朝自己与莉娜所在的位置轰然砸落时,就连受到强大鬼神之力赋予的秦毅当前也濒临窒息,而周围伫留的人群之中,一些低阶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早已在这股漫天的压力之下暂时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闪开……!”秦毅自知凭自己的力量必定敌不过这道轰然砸下的忏悔之锤,在那极度危险的气息袭来的一瞬间,他的脑中似没有半分迟疑当即使出一股大力将身旁呆滞的莉娜奋力推开。莉娜的身体连续踉跄退后数十米的距离后,最终脱离了忏悔之锤的攻击范围。

     而下一刻、秦毅虽有心闪避这股自头顶袭来的莫大威压,但他此时的身体却在无形间被周围涌来的漫天压力完全禁锢。秦毅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好似灌了铅一样沉重,自己的肢体仿佛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他此时根本无法随着自己的意识后退半步。

     随着忏悔之锤向他轰然砸下,那如钢针般袭来的无数金光不光撕裂了秦毅的脸庞、更是在在他**的胸膛上留下道道大小不一的创口。秦毅当前无法移动闪避,更是成为了忏悔之锤最直接的目标。

     当他催动身体能够发挥出的无数鬼神之力硬着头皮举刀去格挡这柄比自己身体还要大出数倍的巨大金锤时,空中那巨型忏悔之锤早已向他所站立的位置轰然砸下。

     “轰——!”

     在忏悔之锤自半空完全砸落在地的那一刻,不仅仅是光明教廷、整个皇城似乎都因这股浩瀚的冲击力而开始剧烈晃动。光明教廷中的无数圣殿瞬间如地震般开始发出剧烈震荡,屋顶上那些瓦砾更是在这股浩瀚的冲击力之中四处飞溅……

     忏悔之锤所带起的震波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这股毁天灭地的冲击力直接从秦毅所在的位置朝四周扩散而去。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皆被突然迸出能量冲击得七零八落,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更是在原地止不住的退步。而刚才被秦毅一把奋力推出忏悔之锤攻击范围的莉娜,此时也早已被这股汹涌的能量掀飞出去,只在顷刻之间、她的身体便自一旁重重摔落在地。

     “忏悔之锤”的余波尚且能够造成如此震撼人心的效果,秦毅所停留的位置在此刻早已化作一片不堪入目的狼藉,自地面瞬间衍生而出的无数裂痕之中,那些石块的碎片顿时如雨点般溅出。光明教廷的整个地面都已经在这股大力之下深深凹陷,那漫天的尘烟更是在所有人眼前化作一片迷蒙之色。

     所有人只能看见:秦毅刚才的确被大主教手中轰然砸落的“忏悔之锤”直接击中,只怪眼前弥漫的烟尘太过铺天盖地,所有人现在除了因呛鼻而传出阵阵剧烈的咳嗽之外,他们的视线根本捕捉到眼前的任何场景。

     “轰——!”

     不待众人彻底探清眼前的状况,第二位主教手中的巨型“忏悔之锤”再次朝同一个位置奋力砸下。在忏悔之锤砸落在地的一瞬间,自地底迸发而出的这股强大能量已将周围好几座圣殿瞬间夷为平地,那坍塌的建筑更是在所有人眼中完全化为废墟。

     “轰——!”

     第三位主教手中的忏悔之锤再度轰然砸落,那无数的金光在空中完全爆裂。秦毅所停留的位置在所有人眼前毫无悬念的轰然崩碎,光明教廷这偌大的庭院之中早已被轰出一面惨不忍睹的深坑,自中央位置扩散出的无数道恐怖裂缝更是直接让周围无数的圣殿再度坍塌,整个皇城都因此发生了强烈的震动,场中已有无数人在这股剧烈的震荡之中被掀翻在地。

     那些飘散在空中的漫天尘烟如一道灰色幔帐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三位主教身上光华尽敛,此时皆半蹲在地,口中无不是气喘吁吁。为了剿灭秦毅这个“魔头”,他们动用“忏悔之锤”不仅耗尽身体最后一丝光明圣力,更是险些将整个光明教廷夷为平地。

     在这一片“废墟”之上,所有人皆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凯琳神色复杂的望着刚才秦毅所停留的位置,思绪早已不知飘忽到了何方;莉娜刚才虽被秦毅的一股大力推出了忏悔之锤的攻击范围,但她连续受到三道强劲余波的冲击,此时不光身心疲惫、浑身更是创口遍布、血痕累累。

     停留在远处的剑十三与魔法婆婆等人强行压抑住心中涌出的震惊,剑十三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严肃之色。整个光明教廷在三位主教的“忏悔之锤”之下临近完全崩塌,几座主要的圣殿早已因为这三道扩散而来的无匹能量完全崩碎。这偌大的庭院之中裂痕遍布,那飞溅而出的无数碎石更是散落一地,刚才秦毅所停留的位置早在三位主教这无匹的神圣之力下崩出一面漆黑的恐怖大坑。

     所有人现在都在静静的等待眼前弥漫的漫天尘埃完全散去,大多数人心中似乎已经能够预料到:凭借三位大主教人中翘楚的等阶修为,三道“忏悔之锤”轰然砸落定然已经让秦毅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秦毅当前的存活率虽已经不足1%,但人群之中仍旧有一些人心中无比坚信:“秦毅”这个名字就是一种奇迹,不论是先前在巴尔托斯城掀起的惊涛骇浪;或是在劳伦公爵寿宴上的比武大会;更或是他现在大闹光明教廷……昔日发生的所有事情似乎都在向他们宣告着:秦毅这两个字就是奇迹的代表,无论眼前是多么险峻的困境、他都能从容应付。

     此时除了凯琳与剑十三等人之外,皇帝与劳伦公爵、以及那无数的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还有光明教廷的这四位主教,心中都希望秦毅早已因此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伤痕累累的莉娜在光明教廷因为忏悔之锤而崩塌之时,她只是怔怔的望着前方秦毅刚才所停留的位置,那黯淡的瞳孔恰如万丈深渊般毫无焦距,莉娜的脸上更是捕捉不到任何的表情。

     整个光明教廷在此刻似乎都被一种分外诡异的气息所笼罩,众人口中虽各执一词,但有接近十分之九的人都以认定秦毅当下早已灰飞烟灭。但是、在眼前弥漫的烟尘还未完全散去之前,这些人心中并不清楚:这个象征着“奇迹”的青年战职者,他的命运到底如何?

     ……

     秦毅从来都不曾后悔过、他也从未抱怨过什么。在忏悔之锤朝自己轰然砸落的一瞬间,他的大脑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便直接推开了莉娜。秦毅只知道:他必须要竭尽全力去守护这个自己所亏欠的女子、去守护这个为了他而历经无数磨难的女子。莉娜当初能够为了自己而放弃生命,秦毅现在也能够为她将生死抛之度外。

     当“忏悔之锤”那无匹耀眼的金光从自己头顶灌入的一瞬间,秦毅仿佛已经失去了自己所有的意识。即使他的身体目前还承载着无比强力的鬼神之力,但在这股浩瀚的神圣威压之下,不管是体内微弱的剑魂之力还是磅礴汹涌的鬼神之力,秦毅都已完全无法催动。

     巨型忏悔之锤以铺天盖地的气势瞬间砸在秦毅手中的断水巨剑之上,在这股浩瀚力量袭来的一瞬间,秦毅的脸颊似已被飞射的金光完全撕碎,就连他现在如神魔般的身躯似乎也被这倾泻而下的无匹圣力完全绞碎。

     大口大口的鲜血随着“忏悔之锤”接连砸落自他口中狂涌而出,饶是秦毅当下拥有堪比鬼神般的强壮体魄、任何凡铁刀剑都不能伤到他分毫,但在这几位主教的神圣威压之下,秦毅自身的生命值不光在直线滑落,连他身上所有蕴藏的鬼神之力皆完全涣散开来。

     第一道“忏悔之锤”直接将秦毅身上所有涌现的鬼神之力完全冲散,那阴霾的濒死之气虽为秦毅挡去了大半的伤害,但他自身仍旧受伤不浅。

     不等秦毅从撕裂般的痛楚之中完全解脱,第二位主教手中的“忏悔之锤”早已如先前那般向自己轰然砸落。在周围因为这股浩瀚冲击力而传出的阵阵崩碎声中,一股无匹的力量当即从秦毅的头顶一直灌至脚底,他体内的所有残留气息只在一瞬间便被击散,就连自身原有的魂灵与承载于自身体内的卡赞灵识似也完全灰飞烟灭……

     秦毅浑身传出的骨骼断裂声早已被周围震天的崩碎之声完全掩盖,浑身骨骼在这股磅礴的圣力下尽然崩碎之时,他身体所有的力量更是在一瞬间便被完全抽空。那狂涌而出的赤目鲜血早已染红了秦毅**的上身,在这一刻、他浑身除了能够感受到这撕裂般的痛楚之外再无其他感觉。

     随着第三道“忏悔之锤”轰然砸下,秦毅的重伤之躯早已因为这股自头顶袭来的大力被轰入地底,他手中的断水巨剑应声掉落在地。当眼前弥漫的尘烟完全散去的时候,所有人视线只能捕捉到那面漆黑的深坑之中孤零零的躺在一柄巨剑。而秦毅这个人、似乎早在光明教廷之中灰飞烟灭。

     场面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皇家战职者与正规军在靠近这面深坑之时,他们的脸上似乎都挂起了一抹微笑,光明教廷那四位主教绷紧的脸庞在此刻更是涌出一阵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