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8章 大战3
    “刷——!”

     “刷、刷、刷——!”

     长刀阔剑带起的破空之声再度与震天的喊杀声融合在一起,这些交织的嘈杂声音一遍一遍的冲击着秦毅与莉娜陷入麻痹的身体,二人眼见左右两边凛冽的刀锋同时落下、却无力分神对化解周围的攻势,一股绝望的情绪瞬间在秦毅心中蔓延。

     果然凭他现在的等阶修为,以一己之力无法对抗城镇守备军与破天战职者的人多势众。还没等秦毅彻底从麻痹的负面状态中恢复过来,两旁挥舞而来的无数刀锋已然朝自己和莉娜的身体斩下。

     “噗嗤——!”

     “噗嗤——!”

     此时能够毫发无伤的躲避这些人同时发起的猛烈攻击,除非秦毅现在卡赞附体。在两边的军人和破天战职者长刀落下的那一刻,他瞬间感觉自身体各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伴随着“噗嗤”之声接连响起,秦毅再次忍不住胃部传来的翻腾感觉,麻痹的身体在剧痛之下更是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一股猩红的鲜血自他的口中泉涌般喷出,完全溅在眼前架住的长刀之上。生命值在顷刻间直线下降,秦毅此时雪上加霜,身体不仅陷入了麻痹状态,更是陷入了深度出血状态。

     定睛望去,他的两只肩膀、双臂、双腿以及身体各处,皆被斩下的刀锋划出无数条深深的伤口,这种剧烈的痛楚自身体各处的伤口传来,直欲撕裂秦毅的身体。就算他奋力挡住了前方袭来的攻击,也无法抽出空闲去化解两边落下的刀刃。

     身上的重甲护肩瞬间被无数的刀锋破出无数道缺口,缺口之下,已经能隐隐的看到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更是将秦毅直接染成了一个猩红的血人,不过这些鲜血,却都是他自己的。

     “我草尼玛个b,滚!”身体各处传来的莫大痛楚让秦毅直欲爆体而亡,麻痹状态因为剧烈的疼痛瞬间解除,他瞬间奋力的抬起手中的秋叶刀,将身体所有的力量都聚于双掌之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瞬间自秦毅的身上爆发而出,他此时竟然用一己之力将前方落下的刀刃全部推拒出去,城镇守备军的军人皆因为这股大力而踉跄的退后几步,若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恐怕会直接因为这股力量而跌倒在地。

     在化解眼前这些人攻势之后,秦毅强忍住身体各处伤口传来的剧痛感觉。在化去前方施加的压力之后,他当即感觉身体传来阵阵虚弱,险些直接因为体力不支而虚脱,迅速自精神空间取出1瓶生命药剂服下之后,消耗的生命值和体力得到了小幅度的补充。

     此刻时不我待,秦毅瞬间扭转刀锋,不顾身体各处传来的撕裂般痛楚,他视线一转,手中的秋叶刀直接左边的这些城镇守备军和破天战职者铺天盖地的扫了过去。

     横扫的一刀片刻便被城镇守备军阻挡下来,秦毅手中的秋叶刀因为这些人手中的施压再不能前进分毫,刀魂之卡赞的领域在这一刻消散,秦毅的力量在此时也下降一分。

     刀魂之卡赞的buff加成时间虽然结束,但左臂中的鬼神之力却因为他此时的出血状态而变得越发狂暴起来。秦毅见秋叶刀被眼前的人群架住,他当即心知不妙,瞬间撤回横扫而出的秋叶刀,伴随着左臂中鬼神之力的疯狂运转,秦毅迅速疯狂的将之全部散出体外。

     漆黑的鬼神之力以秦毅的左臂作为介质迅速朝秋叶刀传导而去,火红的刀刃再次被镀上一层阴霾的死气。在此时,鬼神之力的颜色已经变得越发阴霾漆黑,就如同浓郁的泼墨一般,直接将秋叶刀原本的火红颜色给完全覆盖。

     秦毅心中愤怒,对城镇守备军和破天的战职者更是恨之入骨,他不待鬼手中的鬼神之力完全聚于秋叶刀之上,迅速踏出一步,一个架势已然成型,鬼神之力汹涌澎湃,将秦毅的整个人都衬托得无比阴霾,他的左手更是被一股濒死的黑气完全包裹,手中的秋叶刀仿佛已经完全与他的身体合二为一。

     “鬼、斩——!”秦毅化心中的愤怒为力量,身上各处遍布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再度向外涌出鲜血,生命值正在迅速的燃烧。

     在打出鬼斩的一刹那,这条喊杀声此起彼伏的街道竟然传出一声凄冷的恶鬼咆哮之声,鬼斩的黑色气息比先前更加的浓郁,残月型的漆黑鬼神之力仿佛要将整个天穹都染成泼墨般的颜色。

     左边的所有人见到秋叶刀之上迸发而出的漆黑死气,更是急速的想要退后闪避,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朝所有人袭去,秦毅的双手再度用力一分,将聚集在秋叶刀之上所有鬼神之力一股脑的打了出去。

     “来不及了——!”鬼神之力的疯狂运转让秦毅的嘴角扯起一抹冷笑,鬼斩迸发而出的漆黑鬼神之力如惊涛骇浪一般朝左边的所有人铺天盖地的袭去,极度阴霾的死气在一瞬间便将他们的身体完全包裹,这些人手中的长刀在与鬼斩接触的刹那纷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绞碎。左臂中的鬼神之力汹涌澎湃,秦毅更是加大了手中的力度,耀眼的阳光因为漆黑的死气在这一刻黯然失色,鬼神之力彻底自秋叶刀之上爆发而出。

     “噗嗤——!”

     “刷——!”

     “锵、锵——!”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场面陷入一面混乱,鬼神之力如惊涛骇浪般席卷而去,让所有人手中的长刀长剑纷纷化为一地废铁,他们的身体更是被这股阴霾的死气完全腐蚀,鬼神之力就如同一张狰狞而漆黑的大口一般将所有人的身体完全吞噬。

     一时间,惨叫声、刀兵断裂声、噗噗的吐血声一并传入秦毅的耳中,鬼斩掀起的一股强大冲击力直接将左边的所有人冲击得七零八落,有些人甚至直接飞起了四五米的高度,身体在半空中重重的摔落出去,无数的猩红血水如雨点般自半空中落下,直欲染红地面的青石板。

     这一击鬼斩仿佛耗尽了秦毅鬼手中所有的鬼神之力,左边的包围圈虽然暂时被他冲出一个缺口,但莉娜此时身受重伤,秦毅一人逃脱已经显得无比困难,更无法带着她全身而退。

     见右边的人又开始有所动作,秦毅的面色变得越发狰狞一分,他瞬间转过身,一头银白的短发完全被鲜血染红,这些血都是刚才那些军人和战职者流出的,鬼神之力在一时间消耗殆尽无法使用,秦毅倒也不气馁,没有鬼神之力,他体内还有战气,虽然为数不多,但是为莉娜争取一些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秦毅当即扭转刀锋,缩地成寸踏出几步,右边的人见到秦毅此时朝他们靠近,竟然情不自禁的退后两步,秦毅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早已被鲜血染红的身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地裂·波动剑——!”此刻情势危急,秦毅心中没有半分迟疑,直接将体内的战气提升到了极限,如施放鬼斩那般迅速朝右边袭来的所有军人和战职者挥出了一个“地裂波动剑”。

     波动剑的威力虽然没有鬼斩那般强大,但那道土黄色的剑气也将前方的一些人给完全冲散,有些人手中的长剑甚至因为这道剑气直接脱手,又是几声噗噗的吐血声音连续响起,这条大街上的血腥味再度浓重一分。

     莉娜在此时似乎也从麻痹状态中解脱出来,她奋力撤去后方这些人对她施加的压力,手中的短剑因为连续的劈砍格挡已然生出了好几道缺口。秦毅的状态也比他好不了多少,秋叶刀的耐久度已经直接下降了一半,但是,刚刚他用鬼斩和地裂波动剑勉强冲破的缺口在一瞬间又被其他的军人和战职者给完全堵上,这道包围圈看起来密不透风,凭借着秦毅和莉娜两人的实力似乎完全不可能突围出去。

     在莉娜的身体恢复知觉的那一刻,她迅速取出两瓶生命药剂服下,身体上的伤口在这此时开始缓缓愈合。莉娜以残缺的短剑强忍住身体传来的剧痛站起身,秦毅与她的背部再度紧贴在一起,双方似乎都已经精疲力尽。

     周围的城镇守备军和所有的战职者因为“鬼斩”和“地裂波动剑”这两个技能,竟然在一时之间不敢靠近秦毅,在所有人的眼中都能够看到秦毅的左臂此时正在向外散发着一股浓重的死气,就连莉娜也不例外。不过现在她可没空去理会秦毅左手传来的异样,莉娜一副警惕的望着周围的所有人,身体因为深度疲惫而传来一阵虚脱,连呼吸也变得十分没有规律。秦毅自然清楚刚才莉娜格挡的那一击承受了多大的内伤,靠着这些普通的生命药剂似乎无法让她快速的恢复。

     只是现在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巴尔托斯城的城门近在咫尺,秦毅心中却无可奈何,他和莉娜身陷险境,如此苦苦支撑,在最后精疲力竭之时必然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