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章 春光乍泄
    自进入房间的那刻起,秦毅仿佛已经感受到空气中飘散而出的清香气息,这种味道似乎与凯琳身上特有的香气一模一样,在秦毅的嗅觉之中久久不散。

     如秦毅想象的那般,凯琳并未发生什么异常状况。由于醉酒的缘故,她此刻竟已在床榻上响起了微微的鼾声。秦毅困意全无,他从房间的一侧拉开一张椅子、在凯琳的床沿坐下。无聊之间,秦毅的眼神也情不自禁的飘忽到凯琳的脸庞上。

     昔日那张略带傲气的粉脸在此刻显得娇艳欲滴、美艳动人,刚才因为房顶的月色太暗,秦毅根本没有看清凯琳的模样,此刻细细观察下来,脸庞上的那两抹红晕却是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妩媚之色,秦毅见此,心中不由得再次传来一阵悸动。

     睡梦中的凯琳似乎梦见了令她感到分外高兴的事情,那水润的朱唇也时不时的上扬、而后轻泯勾起一抹微笑。望着凯琳温润如玉般且略显俏皮的薄薄嘴唇,秦毅真有一股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不过想归想,他可不敢真的这么做。正在秦毅胡思乱想之间,眼前的凯琳却在睡梦之中传来一阵呓语之声。

     “举杯……杯……明月,对影成……成三人,我……我没醉!”凯琳含糊不清的呓语着,她的手臂还时不时随着呓语之声开始比划,秦毅见此状况,不禁被她的动作给逗乐了。

     凯琳的身份虽然特殊,更生为斯塔洛帝国高高在上的二公主,虽然她在不经意之间会表露出些许皇家权贵的傲慢,但在秦毅与她交集的这两次中,凯琳却是一个相当可以亲近的人,她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公主脾气和傲慢,相比,凯琳在秦毅的印象之中,却如平凡女子一样显得单纯直爽。此时望着凯琳的睡姿,时不时她还会发出一阵呓语声,秦毅不禁觉得,她有时候却显得如小孩子般可爱俏皮。

     得知凯琳并未因为醉酒而突发什么异常状况,秦毅在心中也松了一口气。正当他关上窗户想要离开房间时,睡梦中的凯琳却再度不老实起来。在她一连窜的呓语声中,凯琳竟直接蹬开了身上的棉被,而后,一幕险些让秦毅直接喷血的画面瞬间在他眼前浮现。

     ……

     也不知道凯琳是何时褪去自己衣物的,就在她蹬开被子的那一瞬间,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顿时自床沿显露出来。秦毅定睛望去,只觉得这两条白皙修长的大腿温软如玉,竟似象牙般散出一片纯净的光泽。不仅如此,在凯琳完全将覆于身体上的棉被蹬开的刹那,秦毅的眼前已没有任何遮挡,他的视线中只看见凯琳身上只覆盖着一层淡紫色的薄纱。

     这条丝质薄纱晶莹剔透,一看便是名贵之物。淡紫色的薄纱完美的掩去了凯琳身上本该掩盖的部位,而其他的地方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秦毅的视线之中。

     除了那温润如玉的大腿和脚裸之外,凯琳异常平坦的小腹也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他的视线顺着平坦的小腹向上游走,秦毅已能看到那薄纱之下的洁白抹胸。即使凯琳现在保持着平躺姿势,那抹胸之下异常高耸的酥胸也如小山包一般傲然挺立,在她毫无紊乱的呼吸声中,胸前那两团小山包也随着呼吸的节奏而上下起伏。

     高耸的乳峰、白皙的锁骨香肩、温润如玉的修长大腿和象牙般洁白的藕臂……这一切的一切,在此刻皆一一展现在秦毅眼前。凯琳的玉体好似经过精雕细琢一般,无论从任何的角度望过去,她皆是显得如玉人般完美。

     房间内飘散着属于女子特有的淡淡清香,凯琳现下春光外泄,秦毅虽不是什么淫贼恶徒、但也不是“柳下惠”,此刻被他撞见这样血脉喷张的场景,他不禁觉得心中涌起一阵翻腾。此时除了没有直接喷出鼻血之外,秦毅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因原始的**而高高挺立。

     “……!”在如此香艳的情景中,注定今夜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秦毅在暗叹凯琳身为一个公主、睡觉竟然这么不老实之中,心中也在担忧着如果长此下去,她会不会因此着凉。

     在极大的“煎熬”之中,秦毅最终还是一步一步的接近了床沿,他与凯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秦毅却觉得自己的心跳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加快。他对眼前外泄的春光置之不理,直接伸手扯过一旁被凯琳蹬开的被褥,迅速掩住了凯琳的娇躯。

     “眼不见为净……色即是空……我的姑奶奶,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掩去了凯琳的春光,秦毅当即如临大赦。他生怕在这里多停留一刻,自己便会压抑不住心中那暴动的欲念,从而对二公主做出什么不轨之事。

     醉酒之后的凯琳就像一个极会折磨人的妖精,在方才的情景之中,她更是向秦毅透出无尽的诱惑。好在秦毅现下已经扑灭了心中的欲火,要不然,他还不知道今夜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也不知为何,秦毅心中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罪恶感,他竟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莉娜。强行撇开这股不自在之后,秦毅再也不敢与凯琳呆在一个房间了。

     而就在此时,窗外似乎传来一声枯枝碎裂的声响,秦毅正想走近窗户查探一番时,他只感觉自己的左手竟被睡梦中的凯琳一把抓住。

     凯琳毫无征兆的握住了秦毅的鬼手。

     “……!”秦毅心中顿时一惊,当他转过头去查看凯琳的反应时,耳边却再度传来一阵呓语之声。

     凯琳朱唇轻启,她在睡梦中喃喃的念着:“月……月既不能解,影徒……随我身!”此时最为重要的并不是凯琳会发出呓语,而是在她说完之后,也不知哪里生出的一股大力将秦毅往床沿一带,秦毅在反应不及之下身体一个不平衡、竟直接朝床榻上的凯琳扑了下去。

     “该死……!”秦毅心中无比清楚轻薄公主会是什么下场,但这个凯琳现在也太能折腾人了。在他的一阵无语之中,凯琳与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变得无比急促,完全失去了原有的节奏。若不是秦毅及时腾出双手、分别撑住两边的床板制住了下扑的身形,他非在凯琳的这股大力之下直接将她死死压在身下不可。

     好在情况有惊无险,一滴冷汗自秦毅的额头渗出,直接滴在凯琳光洁的额头上。秦毅的脸庞与凯琳那仍旧泛着红晕的脸距离已不足三十厘米,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二人甚至都能够感觉到对方毫不均匀的呼吸在微微刺激着彼此的面部。

     在那颗冷汗滴落在凯琳额头的时候,凯琳的睫毛竟然微微颤动几分。秦毅此时以双手撑住床板,凯琳就在他的身下。在外人看来,就如同秦毅这个“恶徒”要对身下的凯琳行轻薄之举。此时他见凯琳的睫毛已经在微微颤动,秦毅在一阵紧张之下更是立马逃之夭夭,他现在的速度,比当初哈里森与破天吵着要杀他还要快上数倍。

     秦毅直接“逃”到浴室放出凉水,在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中,他早已被淋成落汤鸡。直到连续打了两个喷嚏之后,秦毅心中那种异样的火热才彻底平息下来,他再也不敢去回想刚才发生的场景,要是真的将斯塔洛帝国的二公主怎么样了,估计不用哈里森和破天、凯琳的皇帝老爹直接就会把他给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