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讹诈罗杰
    洁露娜伸手接过她手中的东西,秦毅望着赛丽亚黑黑的眼圈,并不能看出,赛丽亚为了准备这里礼物、一定是熬夜了。在那一刻,他的心中似乎猛然因为眼前这个精灵少女而荡起阵阵涟漪。

     “赛丽亚……谢谢你!”秦毅有些感动,艾尔文防线给了他太多的温暖,现在要离开了,他的心中竟有些微微的不舍……

     秦毅与洁露娜二人在众人的视线中跨上马车,伴随着车轮转动而发出的轱辘之声,他们二人也正式踏上了前往赫顿玛尔的旅途。赛丽亚与露娜小队的一行战职者伫立在原地,他们皆挥手高呼着“再见”二字。

     “艾德哥哥……一定要记得我啊~!”

     ……

     在天边挂起的灿烂朝霞之中,一行商队逐渐离艾尔文防线远去。为了他的理想、为了他心中难填的遗憾,秦毅终于鼓起勇气走出过去,勇于面对现在。只是、他现在已不再是孤身一人,至少、秦毅的身边还有洁露娜,还有这个温柔体贴的女子。

     他掀开车帘,望着车窗之外飞逝的场景,心中默默低语道:“莉娜!你现在是否还是孤身一人……?”

     “艾德!休息一下吧,离赫顿玛尔还有很长一段路程!”洁露娜将手中的水袋递到秦毅手中。

     秦毅摇摇头:“我不要紧,倒是你、如果累了的话,不如休息一下。”

     洁露娜依偎在秦毅身旁,她偏过头情不自觉的靠在秦毅的肩膀上:“艾德!谢谢你……能够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车厢之中,洋溢着满满的温暖与幸福。

     当天夜晚,这行商队已经走了接近三分之一的路程,沿途走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如果按照现在这个速度,大约后天傍晚便能到达赫顿玛尔。

     一行人在丛林之中找了一面空旷的地域点起一堆篝火,秦毅、洁露娜,以及商队之中的十余名佣兵战职者在篝火周围席地而坐,那燃起的火光在周围所有人的脸庞上投下一抹明亮的火光。篝火之上、正窜烤着一只肥美的全羊,这些食材、都是从商队押运的物品之中“收刮”出来的。

     “我们这样乱动雇主的东西,不好吧?”洁露娜盯着眼前正被烤得流油的肥美全羊,她望着对面的商队队长,很是担忧的问道。

     弗兰克大笑道:“不要紧!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这些佣兵战职者应得的。那个奸商,平时只顾自己赚钱,给予我们的报酬却是少之又少,我们只能在这些货物之中吃个回扣,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弗兰克是这十余名佣兵战职者的队长,他们小队的规模虽然不算太宏大,但其中却皆是十几阶的战职者,因为常年游走于赫顿玛尔与艾尔文防线之间,这行人跟艾尔文防线的战职者都有些交情。而洁露娜、也算是弗兰克的老朋友了,在秦毅停留在艾尔文防线的那段时间,他们也都听说过刺心小队荡平洛兰森林的事迹,这行人对于刺心小队的队长“刺心”艾德里安更是钦佩之至。

     为了不让洁露娜与秦毅二人风餐露宿,弗兰克等人就地取材,大有一番要将满汉全席推送到他二人眼前的心意。不过、秦毅由此也开始担心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雇主了,要是阿拉德大陆上所有的佣兵战职者都像他们这么干,也不知道这苦命的雇主会不会赔到姥姥家。

     “是啊!罗杰那个狡猾东西,不从他身上得到些回扣,简直对不起我们的爹娘!”另外一名佣兵战职者说道。

     “西海岸的商人罗杰?”听到这在dnf游戏中自己所熟悉的名字,秦毅随口问了一句。

     “除了他还能有谁?你别看那人平时正正经经的,留着两撇卷胡子,他在西海岸可是除了名的抠门,连下属的工资都要拖欠,给予我们的报酬更是少之又少……哎~!我们这些战职者,要在这样的乱世之中讨口饭吃、也是不容易啊!”弗兰克长叹一声,而后取出刀具开始分割眼前已经烤熟的全羊,他将一只美得流油的羊腿递到秦毅手上,一旁的洁露娜对于眼前这只羊腿虽然十分眼馋,但她还是忍不住碰碰秦毅的胳膊嘘声问道:“艾德!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不好!”秦毅随口回应道。

     “那我们……!”

     “只有烤全羊,没有酒当然不好!”秦毅将手中的羊腿递到洁露娜手中,而后直接站起身向眼前的车厢走去:“弗兰克,既然这些箱子里有食材,必定也有酒吧?”

     “那是当然,不过、我们这帮兄弟平日也就是讹诈点这些东西打打牙祭,那些名贵的酒要是少了一瓶,可是要被扣工钱的……!”弗兰克还未说完,秦毅却已经利用裂创心灵之刃撬开了眼前的一口箱子。

     在记忆之中,西海岸的罗杰的确是个相当抠门的人,不光如此、他更是有压榨下属的癖好。这个常年游走于阿拉德大陆各处做生意的势力眼商人如加百利那般可是没少遭人白眼。记得在前世奋战dnf的时候,秦毅为了做觉醒任务,可是没少被罗杰压榨,现在既然让他遇见了,自然要为此出一口恶气。

     “没关系,要是罗杰问起来,你就说是艾尔文防线荡平洛兰森林的艾德里安干的,更何况、这些东西对于罗杰的身家来说,想必也是小菜一碟!”

     “哈哈哈——刺心果然是爽快人,兄弟们,大家也不要顾及了,罗杰平日欺压我们太久,今天晚上这些东西,就当是他对兄弟们的一点补偿,大家吃好喝好,睡上一觉,等到了西海岸,我们再向罗杰讨工钱去!”弗兰克主动上前,这厮看起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秦毅的鼓动之下,他更是专挑箱子里最为名贵的酒水拿,不到片刻时间,他小队中的成员已经人手一瓶,包括洁露娜的手中,也已经多出一瓶甘甜的葡萄酒。

     ……

     片刻之后,秦毅的眼神无意识的捕捉到一旁的洁露娜正在怔怔的盯着他,在秦毅的错愕之下,他口中含糊不清的问道:“干什么?没见过人吃饭啊!”

     不仅仅是洁露娜,就连弗兰克等人,此时也都是望着秦毅睁大了双眼,他们皆无比惊愕的张大了自己的嘴巴,而后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左手烤羊腿、右手葡萄酒的白发青年。

     “见是见过,不过、像刺心这样吃饭的人,倒是真没有见过!”对于秦毅当前一口烤羊腿、一口葡萄酒,吃的满嘴流油的模样,弗兰克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其他人皆是细嚼慢咽,可秦毅倒好,那架势、更像是从贫民窟跑出来的,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吃过饭似的。不过、这也不能全怪秦毅,在艾尔文防线的沉沦的那段时间,除了酒之外,秦毅没有从其他食物摄取到半分营养,怪只怪、弗兰克对于烤全羊太过有经验,以至于秦毅对眼前的美味完全无法自拔。

     “不好意思……饿崩了!”望着秦毅满嘴流油的滑稽情景,众人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连同秦毅身旁的洁露娜,也是忍不住扑哧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