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见恨晚
    “只是我们这些人狂欢未免太过无趣,我想、艾德里安也不会拒绝女士的邀请吧?”希曼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因为她与洁露娜两人的带动,旅馆大厅中的所有战职者也都变得气氛高涨,他们望着距离舞台最近的那位白发青年,这些战职者皆是异口同声的高呼着“艾德里安”这个名字,此时的赛丽亚旅馆好不热闹。

     “艾德!不要再压抑自己了,今天你能放松放松也好,就给大家唱一首吧!”奥斯特苦口婆心的劝道,他是真心希望,秦毅能够早一天从过去的阴影中解脱。见秦毅迟迟未有所动作,奥斯特一旁的克莱尔更是起身高呼道:“我们队长说了,没有掌声,他是不会登台的……各位兄弟,掌声在哪里?”

     “哗哗哗——!”

     “哗哗哗——!”

     因为克莱尔一言,大厅中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即使秦毅再怎么五音不全、再怎么不通音律,眼前的形势也不容许他再做拒绝。在众位战职者满怀期待的眼神之中,秦毅终究如鹤立鸡群般从座位上站起身,而后直接向眼前的舞台缓步行去。

     人群之中的掌声变得越发激烈,所有战职者的高呼声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希曼对秦毅抱之微笑,而后缓缓开始拨动琴弦,当那无数的闪光灯与琉璃灯同时在秦毅身上投下一片斑斓色彩之时,大厅之中的所有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

     “这首歌,献给我的过去、献给那些消逝离去的人……也献给昔日那些回忆!”所有人当前只能听到秦毅那带着无尽沧桑气息的低语声,刺心小队的所有成员、露娜小队中的所有战职者已经将自己的目光全部聚集于秦毅身上。

     “你有一张好陌生的脸~~到今天才看见~!”

     “有点心酸在我们之间~~如此短暂的情缘~!”

     “看着天空不让泪流下~~不说一句埋怨~!”

     “只是心中的感概万千~~当作前世来生相欠~!”

     ……

     “你说是我们相见恨晚~~我说为爱、你不够勇敢~!”

     “我不奢求永远~~永远太遥远~!”

     “却陷在爱的深渊~!”

     “你说是我们相见恨晚~~我说为爱、你不够勇敢~!”

     “在爱与不爱间~~来回千万遍~!”

     “哪怕已伤痕累累~~我也不管~!”

     ……

     秦毅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想到“相见恨晚”这首歌。那低迷耳而阴沉声音带着无穷的沧桑在所有人的耳畔回荡开来,整个旅馆之中,除了秦毅这分外伤感的歌声之外再无其他。

     转瞬、物是人非;转瞬、沧海桑田……

     一曲“相见恨晚”,似乎已经道尽秦毅与莉娜昔日之间的种种刻骨铭心,那消逝的、那永恒的、那飘零的……再度一幕幕浮现在秦毅的眼前。即使他的周围闪烁着无数璀璨的闪光灯,旅馆大厅中的所有战职者却依旧能够感受到、舞台之上那个白发青年所流露出的苍白之色……

     “你说是我们相见恨晚~~我说为爱、你不够勇敢~!”

     “我不奢求永远~~永远太遥远~!”

     “却陷在爱的深渊~!”

     “你说是我们相见恨晚~~我说为爱、你不够勇敢~!”

     “在爱与不爱间~~来回千万遍~!”

     “哪怕已伤痕累累~~我也不管~!”

     ……

     悲伤、凄美、沧桑、恍若隔世……这是希曼从秦毅歌声之中捕捉到的感**彩,更是所有战职者听到这低迷歌声后的第一想法。

     秦毅的嗓音虽算不上完美、甚至透着丝丝沙哑的气息,但此刻却吸引了所有战职者的目光……这是一曲在阿拉德大陆从未听过的歌曲,更是希曼从来也没有听过的歌曲,所有人的心中都已经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青年为何会在无形之间显露出那种历经沧海桑田的悲凉之色。

     一首相见恨晚,融入了秦毅心中所有的感情、融入了他的所有情绪,眼中的泪意终究迷糊了他的视线……昔日发生的种种仿佛就在昨天,仿佛在昨天,他还能够与莉娜在一起倾诉衷肠;仿佛在昨天,他还能够与凯琳举杯对月;仿佛在昨天,他还能与剑十三在一起谈笑风生……

     一首相见恨晚,让艾尔文防线的所有战职者都记住了“艾德里安”这个名字,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战职者,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来自何处,所有人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够使之变得如此沧桑……

     旅馆之中热情高涨的气氛因为一首“相见恨晚”逐渐转为低落忧伤,因为秦毅逐渐哽咽沙哑的声音,周围的空气似乎也随之流动着一股淡淡的悲凉。所有的战职者在秦毅的歌声之中皆是沉默不语,无数道目光从四面八方完全聚集在秦毅身上,所有人似乎早已被这从未听过的歌声所感染。

     整个大厅之中,只有奥斯特与克莱尔两人在微微叹息,他们二人大眼瞪大眼,奥斯特率先开口道:“本以为能够借此机会让艾德走出阴影,没想到……哎~!”

     “我们这样是不是弄巧成拙了?艾德现在的状态,看起来比先前还要差啊!”克莱尔满脸担忧的望着舞台上的秦毅。

     而他们二人身旁的洁露娜,在听见奥斯特与克莱尔的叹息声时,只是怔怔的望着那道孤寂的身影微微开口道:“艾德里安!你到底拥有一个怎样的过去?”

     ……

     总有那么一些人,即使相貌平平、并不出众,他们也总会在人海之中散发出夺目的光彩。无论走到何方、无论置身于何处,他们既皆如漆黑混沌之中闪耀的一颗璀璨星星。

     毫无疑问,秦毅便是这样的人,不管是在昔日的斯塔洛帝国、还是在现在的艾尔文防线,无论他走到哪里,似乎都能够引起不小的轰动。

     因为刺心小队所有成员出色的等阶,因为五天前在赛丽亚旅馆之中的那一曲“相见恨晚”,秦毅在艾尔文防线更如一个明星般的人物,这里所有的战职者几乎都已经记住了“艾德里安”这个名字,更有一部分战职者通过刺心小队中的成员打听到“刺心”这个战名。

     刺心小队的所有战职者跟着秦毅沾光,这几日下来被艾尔文防线的新手战职者吹捧得好不爽快。眼下最为关心“刺心小队”的,当属露娜小队无意,露娜小队的队长洁露娜对于秦毅的过去似乎抱有浓厚的兴趣。

     从那日什么歌手“希曼·斯特拉”离开艾尔文防线之后,她便派遣露娜小队的所有成员开始打探关于秦毅的一切事迹,只不过、奥斯特与克莱尔以及刺心小队的其他人对于秦毅的过往皆是守口如瓶,任凭洁露娜与弗瑞德如何旁敲侧击、如何威逼利诱,这些人却始终未曾向他们透露半个字眼。一连几天下来,洁露娜都撬不开众人的口,露娜小队也只好就此作罢。

     艾德里安这个名字,在所有战职者的心目中变得越发神秘、越发不可捉摸。不仅仅是洁露娜,艾尔文防线的其他新手战职者几乎都能猜测到:这个叫做艾德里安的战职者、他必定拥有着一段惊世骇俗的过往。

     因为刺心小队进入艾尔文防线帮助这里的新手战职者平定了洛兰森林的异族暴乱,艾尔文防线已经逐渐恢复和平。这些新手战职者在无聊之余,有关于秦毅与刺心小队的八卦更是被传的满天飞。

     ————————————————————————————————

     【题外话】“希曼·斯特拉”所唱的歌叫做“风一样的勇士”;“洁露娜”所唱的歌叫做“new trial”,是dnf男法师的主题曲,比较有感觉,作者在歌词部分有删改;“秦毅”所唱的歌叫做“相见恨晚”,一首比较老的歌,不过也还不错,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去听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