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夜八次郎
    秦毅现在可没有心思去理会月光斩这门技能是哪个伟大的剑士开创出的,他只知道,自己当前凭借月光斩的上斩攻击,不光破去了菲丽丝冲天而降的“鹰踏”技能,更是再度削减了她部分的生命值……

     “崩拳——!”

     “格挡!”

     “锵——!”一计散打标志性的“崩拳”被秦毅以格挡顺利化去,二人在短暂迟疑之后再度你来我往,菲丽丝与秦毅谁也不输于谁。一时之间、这方与世隔绝的空间之中顿时绽出鬼剑士与格斗家的各种武技,而月光酒馆大厅中的那些战职者、包括角落之中的洁露娜也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魔法屏幕”。

     柜台之前的索西雅轻泯一口杯中的精灵香精,她的双眼紧紧的注视着屏幕上的决斗战况,口中早已忍不住轻叹道:“好久都没有看过如此精彩的决斗了,好想在这样的决斗之中一醉方休啊~!”

     此时此刻、秦毅与菲丽丝二人皆在决斗场中挥汗如雨,随着决斗逐渐白热化,双方的作战方式也变得越发谨慎。秦毅每挥出一剑、菲丽丝每打出一拳,他们都会忍不住抬头去看一眼对方生命值的剩余量。在一连串技能的你来我往之中,他们二人似乎是在同一时间停下了手中的猛烈攻势。

     抬头望去,秦毅自身的生命值还剩下“15%”、战气值还剩下“72%”,而菲丽丝,她的生命槽中却显示着“剩余10%”的字样。

     “乘胜追击啊!‘谜之战职者’,你在干什么?上啊!”

     “格斗家菲丽丝,打倒那个鬼剑士,你行的——!”

     ……

     因为秦毅与菲丽丝二人产生的迟疑,月光酒馆大厅中的所有战职者都已经急不可耐,这场决斗已经步入尾声的关键时刻,15%与10%,现在他们其中一人只要被对方抓住机会,决斗便能够分出胜负。

     菲丽丝已经隐隐有落败之势,而秦毅当前的状态却如没事人一般。他望着眼前气喘吁吁的菲丽丝,将手中的太刀再度握紧道:“决胜负吧!”

     “看来,如果不使出全力,是没有办法打败你了!”菲丽丝抹去额头的汗水,早已将自己的注意力提升到有史以来的极限。

     “三段——斩!”秦毅并未与她浪费太多的时间,泛出一片灼热气息裂创心灵之刃随着秦毅的奋力舞动已直接斩破空气。一段斩、秦毅已经拉近自身与菲丽丝的距离;两段斩、二人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一米……

     眼见秦毅以滑步向自己气势汹汹的斩来,菲丽丝虽在原地不闪不避,但她心中却并不是没有应对之策。在悄无声息之中,一道代表性的强大buff早已暗暗被菲丽丝加持在自己身上。

     当秦毅迅速向菲丽丝斩出三段斩的最后一段攻击时,菲丽丝的身上却毫无征兆的闪现出道道霸体红光,秦毅见此状况,心中当即大呼不妙:“霸体!难道是……霸体护甲?”

     【武术系——霸体护甲】只有崇尚武道、成功转职成为“散打”的正统格斗家才能领悟修行的武技。施放护甲使自身进入“霸体状态”,可以使自身增加物理防御和体力,在霸体护甲的持续状态中,自身受到攻击不会倒地、但会降低自身的移动速度。技能领悟越高、持续时间越长。

     ……

     除了“霸体护甲”能够主动为散打加持“霸体状态”之外,秦毅根本找不出其他的理由来解释眼前的状况。

     当他意识到菲丽丝早已施放出霸体护甲时,秦毅手中的裂创心灵之刃却早已朝菲丽丝的身体奋力斩出。霸体相当于伪无敌的,在持续状态之中不会被击倒,菲丽丝依靠着短暂的霸体状态自然能够无视自己的三段斩,如果秦毅此刻露出破绽,一定会被菲丽丝抓住,若是她发挥不失误,15%的生命值被她洗劫一空并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还是自己大意了么?

     当秦毅意识到到这关乎着成败的结果时,他想要收刀格挡避其锋芒却已是不可能。菲丽丝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仰仗着自身霸体状态的加成,对于秦毅三段斩的最后一段斩击,她更是不闪不必的向前打出一计“崩拳”。

     “结束了——!”菲丽丝满脸自信,她有十足的把握瞬间削减掉秦毅仅存的15%生命值。

     但、凡事都有意外,菲丽丝的自信终究没能敌得过秦毅的幸运,也正因为她仰仗霸体状态的不闪不避,三段斩的最后一段斩击才能精准的命中她的身体,秦毅在下一刻才能听到自身精神空间传出的那道提示。

     【触发裂创心灵之刃属性效果,已削减目标10%的生命值】

     “怎么会……?”菲丽丝满脸不敢置信,在她看来,自己凭借着霸体状态已经完全能够主宰战局,但是、就在秦毅命中她身体的一瞬间,她却落败了。

     月光酒馆大厅的魔法显示屏上,此时也正正当当的闪现着几个阿拉德文字:“‘谜之战职者’ko‘菲丽丝’!”

     “纳尼?”不仅仅是菲丽丝,就连秦毅本人对于触发裂创心中之刃的附加属性也是无比诧异,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竟会在最后关头直接削减菲丽丝仅有的10%生命值,从而主宰了这场决斗。

     “艾德……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赢的!”决斗已经分出胜负,呆在角落处的洁露娜也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月光酒馆的大厅已经完全沸腾了,不少格斗家垂头丧气,对于那些鬼剑士战职者的谩骂鄙视,他们也再没有底气再做任何的反击。更有一部分战职者将自己的金币全数押在了菲丽丝身上,此时菲丽丝在秦毅手中落败,他们手中的所有金币更如大浪淘沙、现在正在哭爹喊娘。

     秦毅的第一次决斗,便让月光酒馆赚取了不少收益,可想而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之中,索西雅又能通过秦毅从这里战职者身上敛去多少钱财。

     在今夜,她一共为秦毅安排了八场决斗。当听到索西雅说自己接下来还要面临七场决斗时,秦毅险些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你是在逗我?还是在坑爹?就算是坑爹,也不带这么坑的吧?”秦毅当真无比郁闷,索西雅固然风骚无比勾人摄魄,他现在也有一种暴走的冲动。

     真实异界中的决斗不是dnf游戏、不是三分钟就能解决的事情、更不是只要拍拍键盘甩几个无色就能完事的游戏,刚才与菲丽丝的决斗固然让秦毅增加了不少决斗经验,但一场决斗已经搞的他大汗淋漓、跟别说接下来还要面临七场决斗。

     “年轻人体力充沛,一夜八次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怎么听这话,有歧义!”

     “年纪轻轻思想就这么不正常,像我这种岁数的人,对你这样的年轻人可没兴趣哦~当然,陪你喝一杯精灵香精还是可以的,一夜八次郎!”

     “算了!我怕我这一喝,又得赔上几万金币的酒钱……!”对于索西雅,秦毅的确为之感到深度无语、甚至是深深的蛋疼。只不过、谁让自己与洁露娜倒霉,被索西雅坑了不说,还与之订立了霸王条款,这一坑就是一个月,秦毅瞬间感觉自己的天空已经变得一片黑暗。

     秦毅心中虽然还有怨言,但因为霸王条款的、外加索西雅身上的“npc光环”,他也只能打掉自己的牙往肚里咽。接下来的七场决斗如先前那般,依旧是1v1的单打组队赛,前面四场决斗还好说,秦毅面临的对手皆是20阶左右的近战型战职者,但是从第五场开始,决斗场中逐渐出现弓箭手与魔法师这类的远程职业,秦毅再想如先前那般以近战技能频频压制对手已是不可能,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场决斗之中,他已能感受到自己有些吃力,不过好在秦毅拥有足够丰富的决斗经验以及跑位经验,虽然有些吃力,但上台挑战的战职者却都被他一一挫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