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关键所在
    该类型分为两个兵种,一个是实力低弱,且数量众多的鼠人战士;另一个是实力强悍,数量稀少的鼠人影遁者。

     鼠人战士,库鲁西评价为不堪一击;但对于那会隐身的鼠人影遁者,库鲁西表示极为难缠!

     第二类兵种为远程攻击类的鼠人吹箭手,他们也身穿兽皮,手持特制的吹箭筒。将淬有剧毒的刺针,放置在箭筒里面,然后用嘴猛力吹出。距离虽短,但却格外精准,攻击非常致命。

     第三类兵种为法系的鼠人泌毒师,他们本身就会分泌出一种毒素,通过引导和改造,可以将这种毒素,调制为多种不同功能的剧毒。而那令人闻之色变的鼠疫,就出自泌毒师之手!

     据库鲁西所描述,每个鼠人身上,多少会散发出一种污染性的病毒。如果身体的抗毒性不强,与他们有过肌肤接触的话,就会受到感染,这想必也就是鼠人的种族技能。

     吴道继续翻看下去,库鲁西这军机大臣,担任的非常称职。利用【侦察】技能,库鲁西搜集到了鼠人部落的所有情报,经过希尔德的整理,这汇报文卷一目了然,让吴道这个不出王宫的人,便明白了荒山上的具体形势。

     鼠人的农耕产业,种植的是一种菌类物种,在阴暗潮湿的洞穴里,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库鲁西标注,这种菌菇具有毒性,不适合其他种族食用。而鼠人的抗毒体质与分泌毒素,想必也与这有关。

     除了狩猎荒野狼等魔兽外,鼠人还会在溪流中养殖水螺。不过规模较小,技术不够熟练,只能作副产食用。

     据库鲁西推测,荒山鼠人部落信奉着一位邪恶的神灵,由于语言不通,无法获得详细信息。不过有一点库鲁西表示肯定,那就是部落中的泌毒师首领,担任祭司职位。

     每隔一段时间,部落就举行一次祭祀活动。在祭祀中,祭司会使用一种秘制的毒药,将数头活着的魔兽毒死,然后由酋长带头分食。具体意义的话,好像是神灵的恩赐,可以小幅度增强鼠人的体质。

     “陛下!”

     吴道还未看完,便听闻苍老沉重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抬头一看,却见弗洛里格斯已经赶到。

     随后希尔德,将荒山上的局势,告知弗洛里格斯。弗洛里格斯之前就有所了解,所以此时听闻,并不觉得意外。

     “请问陛下的意思是……”对于这意料之中的事,弗洛里格斯并不做多解释,而是看向王座上的国王。

     吴道听闻犹豫了一下,听弗洛里格斯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在询问自己,对那鼠人部落的态度。

     征服?屠杀?打压?劫掠?占领?

     揉了揉太阳穴,吴道看向弗洛里格斯,“最好的话,当然是把他们的首领给带过来;如果实在不行,你看着办吧!”

     “是,陛下!”

     随后,吴道任命督军弗洛里格斯,为此次鼠人部落攻略战的总指挥官,克里苏堡和伐木厂的士兵,可以随意调遣;而议谋官希尔德和侍卫官亚洛基,则为副官左右辅佐弗洛里格斯。

     克里苏堡,內堡的大厅中,弗洛里格斯研究着希尔德带来的地图。攻略鼠人部落,并不急于一时,战前准备和兵力调动,也是重中之重。

     这地图为库鲁西所绘制,上面将荒山上的地形局势,描绘的详略得当,每个关键点与路线,都有明确的注释。

     “这真的是库鲁西画的?”弗洛里格斯看着战略地图,不敢相信。上次对蛛巢作战时,库鲁西画的那地图,自己也亲眼所见,实在不敢与眼前的这幅,视为同出一人之手。

     希尔德苦笑,不明白陛下和督军,为何对军机大臣的美术,产生这种质疑?

     不过还是如实回答:“督军大人,这的确出自军机大臣之手!”

     “好吧,实在难以置信!”这问题并非重要,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制定出合理的作战策略,弗洛里格斯将目光再次投向地图。

     地图中描绘的很清楚,荒山上根本没有道路可言,想要上山,只能不停的在山岩中攀爬。所以此次出战,重装骑士团根本派不上用场。

     “大人,听闻哥布林擅长攀爬,你看是不是……”希尔德小心翼翼的看向弗洛里格斯,建议道。这还是两人间的头一次合作,对方身份那么高,所以要格外小心才行。

     身为督军的弗洛里格斯,自然清楚索瓦纳斯王国内的所有兵种,不用希尔德说,他也明白。

     “嗯!”弗洛里格斯应了一声,看向希尔德,想试试这陛下新任用的谋士,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库鲁西提到,鼠人擅长毒攻,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在攻下鼠人部落的同时,让我军损失降到最小!”

     “这……”伤亡降到最小?这的确有点为难人,希尔德两眼转悠起来,心中思索对策。

     而弗洛里格斯,也静待对方回应。攻略鼠人部落的困难,并不在于毒攻,之所以这么问,是想绕开他的思路,看他究竟能不能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对不对得起陛下对他的重用。

     “你俩想那么多干嘛?”亚洛基见两人不说话,索性站出身来,道出自己的想法,“荒野狼不是擅长在岩石中跳跃奔跑吗?照我说啊,狼骑兵一波冲锋,就能把那些老鼠给解决了!”

     弗洛里格斯笑而不语,而沉思中的希尔德,倒被亚洛基点到了关键处。

     目前王国内,想要抵抗鼠人的毒攻,也唯有带上药剂师和医师随军出战,才能将伤亡降到最低。但希尔德又犹豫起来,督军大人这么说,似乎是话中有话,自己恐怕疏忽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他没有亲自上过荒山,但对于军机大臣库鲁西的情报做过整理,所以对上面的局势,也有一定的了解。

     根据库鲁西大人的描述,鼠人穴居于乱石岩洞之间,洞穴内四通八达、错综复杂,就连库鲁西大人也差点命丧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