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7 速衰毒
    漆黑的夜晚,月亮灰蒙蒙一片,光芒不是很清晰。对于某些种族来说,这是一种不祥或特殊的征兆。

     而荒山上,一场血腥的暴风雨,正在酝酿着……

     盗贼库鲁西开启技能【潜行】,隐着身悄悄接近。受索瓦纳斯之王的委托,他来到荒山,探查并监视鼠人的一举一动。吴道担心这些鼠人报复狼穴,所以要提前掌握他们的信息。

     这几天的观察,倒是让库鲁西得到了几条有利的线索。

     一、荒山鼠人部落的酋长,不知为何,白天从不活动。这点让库鲁西匪夷所思,怀疑其中有些什么猫腻,但语言不通,也无法获得确切的信息。

     二、鼠人部落的内部,有些不和谐,经常发生一些口角上的争执,偶尔会上升到肢体冲突。经过库鲁西的分析,鼠人部落的内部,化分为两个党派,一个是以酋长长子为首,另一个是以酋长次子为首。似乎是继承权的争夺,从而使得部落内的其他人,也开始各分势力。

     三、除了酋长的两个儿子外,库鲁西发现,酋长的亲兄弟,好像也有些不对劲。他虽然站在次子这边,但库鲁西发现,有一些人在暗地里支持他。也就是说,在次子这边的集团里,还隐藏着一个小集团。这让原本就混乱的局势,变得更加让人难以琢磨结局。

     山洞内暗淡无光,只能依靠【侦察】技能来判断周围的情况。不过身为盗贼,他能熟悉在黑暗里的一切环境,所以并不惧怕。

     突然洞口传来声响,库鲁西急忙摸索了个隐秘角落,隐身躲藏在里面。

     “啪~”

     “啪~”

     “啪~”

     三声连续,石头敲打洞壁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洞穴里。声响落后不久,洞穴深处突然散发出淡淡幽光。不知为何,原本暗淡无光的发光藓,犹如受人为控制一般,此时正散发出淡淡绿芒。

     库鲁西眼前一亮,虽然拥有【侦察】技能,知晓洞穴内的一些情况,但此时的光芒,让他看得更加清晰。

     黑暗里渐渐走出一漆黑身影,他弯着身躯,小心翼翼的留意周边的动静,如果一旦发觉不对劲,立马撒腿就跑。

     “叽叽…吱叽吱叽!”

     在绿芒的照耀下,显露出一张丑陋的面容。巨大的老鼠脸,在绿色幽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恐怖吓人。

     库鲁西不擅鼠人语言,自然也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在一旁观察他们的面色、动作、语气、行为,倒是让这位精明的盗贼,能从中摸索出一些门道来。

     一名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微略加快了脚步,待接近洞穴中的那名鼠人后,双目向四处张望了一番,唯恐这洞穴中还藏有其他鼠人!

     “带来了吗?”半个身影,躲藏在黑暗之中的影遁者首领黑爪,焦急的询问。

     那名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没有立即回答黑爪的话,而是转身张望了一番后,确定无人跟随,才将声音拉得极低,“你要的药…”从怀中取出一个水螺壳,那名鼠人拿在手中,向着黑爪晃了晃,“就在这里!”

     伸出细尖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黑爪露出一副贪婪的面容,上前想要拿取。

     库鲁西看到这一愣,心中暗想,果真如自己所料,看来他们密谋已久的阴谋,要开始了……

     “给我!”黑爪上前想要抢夺,但那名鼠人急忙将其塞在身后,“答应我的东西呢?”

     黑爪闻言,漆黑的双眼转悠了一圈,露出一丝狡诈的微笑,让盗贼觉得背后发凉。

     “也对。”黑爪向后退了两步,他不敢贸然轻上,毕竟对方手中怀有剧毒,不论是摔落在地上,还是溅在自己身上,都不好。

     “啪~啪~啪~”

     拍了拍手后,黑爪敞开胸怀大笑:“你要的东西没有,不过我却帮你准备了另外一份!我想,你一定会满意的!”

     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闻言愣住,双眼睁大,全是一阵哆嗦,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待反应过来对方不守信用,过后拆桥后,急忙想将手中盛满秘毒的水螺壳,抛向得意忘形的黑爪。

     “什么?!”突然发现手中轻飘飘的,那名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一愣,见手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浑身顿时一阵冷汗。再看向后方,一名鼠人影遁者,手捧着一个水螺壳,就在自己身旁。

     回首看向黑爪,那名鼠人伸出枯廋漆黑的手指,指向黑爪,语气颤抖,心中充满绝望。

     他没有想到,也不曾想过,黑爪竟然要杀死自己!他以为只要对方得到想要的,并给予自己所需要的,就可以了。只是没想到,自己整天玩弄毒药,殊不知,比毒液还毒的,是心。

     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在惊异的目光中,脖颈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还有腹中……胸口……

     四名鼠人影遁者,突然现身他的周旁,锋利的石刃,每柄都击中他的要害。石刃上所涂抹的毒液,就是这名鼠人帮他们淬上去的。只是没想到,自己最终会死在自己所淬的毒刃上。

     身披漆黑兽皮的鼠人,手捂鲜血四溅的喉咙,不甘心的倒地。随着毒液的侵浊,他的瞳孔渐渐放大,意识迅速模糊……

     库鲁西看到这一幕,顿时全身冷汗,想不到这些鼠人,竟然卑鄙到如此地步。

     手中捧着水螺壳的鼠人影遁者,将手中之物小心翼翼的奉承在黑爪首领面前。

     黑爪接过后,贪婪的双眼看向手中的水螺壳,开始意想菲菲。鼠人部落中,盛装毒液的容器,就是这小东西。它是生活在溪流中的一种水螺,吃完后掏空晒干,就被鼠人们当成一种十分简便的器皿使用。

     从身后取出一个模样有些相似的水螺壳,黑爪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这是一个空的水螺壳,他将盛满秘毒的水螺壳,倒入一半毒液,灌入那个空水螺壳中。

     “速衰毒是我的了!速衰毒是我的了!叽叽叽叽叽叽~”手中分别捧着两个装有毒液的水螺壳,黑爪不由大笑起来,仿佛拥有了它,就拥有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