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定情信物
    还有一个月,杨炎清就要渡劫了,从元婴到出窍,需要经历四九天劫,对于修真者来说,每一次渡劫都是九死一生的,修真本是逆天而行,想要修真就需要接受天的惩罚,这就是法则的力量,即使到了杨戬这个境界,也无法无视法则,他是天地运行的根本。

     一般的修真者在预感到上天警示之后就会,找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设下阵法,以防一些意外之事,当然还有一些阵法可以降低雷劫的力度,保障渡劫之人的成功率。这些阵法往往非常的“贵”,因为可以抵御雷劫的法器一般都是上品灵气,对于一些散修而言由上品灵器组成的陈法实在负担不起。

     言归正传,杨炎清此次所度的是四九天劫,不同于普通的人类修真,即使失败也可以抛却肉身,使灵魂解体,虽本身实力大减,但重新修炼,依然有希望成仙。

     而杨炎清属于特例,特例顾名思义就是有别于通例的特殊事例,不能用常理判断,不提他的重生,灵魂之力的强劲,也不提他父母亲在孕育他期间,输给他的元力补品,就单单他的血脉之中有羽蛇的血统就应该遭受特殊对待。

     这不得不追溯到斯莱特林的祖先,其实所谓的巫师最开始就是人与妖的结合,所生出来的半妖,在华夏修真界,半妖的地位是非常尴尬的,也是天道所不允许的,所以他们先要成仙,所要承受的天劫乃是人类的两倍,但有失就有得,度过天劫之后的能力也相对的要高于同阶段的仙修或者妖修。

     这一点杨戬也深有感触,他是半神之体,肉身成圣,修炼之路比普通人难上几倍,他现在的能力也是一般的神仙望尘莫及的,已可以和上古准圣企及。

     但不管是半妖半仙还是半神,能坚持到最后的最终有几人呢,没有人真正有魄力孤注一掷,赌着魂飞魄散的结局闯过这亿亿分之一的机会。所以这时间只有一个杨戬。

     毕竟寸心现有的身体是梅洛普.冈特的,她是斯莱特林的后裔,身上留有的羽蛇血统分毫不差的遗传给了她儿子。而却血统非常的浓厚,盈盈有着“返祖”现象。

     所以在选择功法的时候寸心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部所有鳞甲类动物都可以修炼的《化龙诀》。

     其实现在杨炎清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既有着精粹的灵魂之力,又有着上古的羽蛇血脉,体内更是有着他父母传输给他的元力……

     总之这次的天劫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让他过的,一旦失败,直接形神俱灭!

     不过幸好这家伙今世有一对好父母,护体战衣,保命手镯什么的不要钱的往他身上砸,咳咳,这种暴发户的举止其实只有他母亲在做,而他父亲早已想妻奴方向发展,老婆的命令不得不从。

     可怜杨戬的形象现在早已在他儿子新买中大跌,而罪魁祸首还在傻愣愣的翻着自己的压箱保底,誓要将她儿子上到头发丝,下到脚指头全副武装。

     虽然渡劫之日在即,但当事人却一点也不在意,照样上学逃课追媳妇!这混蛋越来越没有下限了,这么小的孩子都下的去手。

     自从那一夜的夜袭,这家伙已经单方面的确定了两人的关系,并且非常无耻的霸占了阿布的床,每天晚上都翻墙看媳妇。一有空就就骚扰媳妇。顶着一张正太包子脸,谁也不忍心去责备他。

     寸心也像众多家长一样耳提命名过,什么事等过了天劫再说,即使转性了也要提前跟她这个老妈说一声,不然她会以为自己儿子被人给穿了。

     杨炎清表示,自己的心性很稳定,即使修炼也不会在短短几天之内有所提升,而且上辈子他已错过了很多,这一次,即使会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也会拉着他一起,不管如何这一世,他都不会放手。

     在儿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寸心下意识的往自己丈夫怀里缩了缩,现在的儿子好可怕啊,这才是他的本性吧,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寸心为阿布默哀!

     总之,这家伙为了媳妇,什么里子面子全都豁出去了。

     其实巫师界真的很落后,虽然现在和麻瓜界相比还看不出来,甚至比麻瓜界安逸,但不出几年他们的差距就会拉大。

     对角巷是英国巫师界非常著名的一条商品街,相对于麻瓜,巫师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无论什么时候这条街都能人满为患,因为他们的公共设施组建的太少了。没有可以过多娱乐的地方。

     杨炎清这一世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只是这一世再也没有了对这个世界的新奇与期待,正好相反,就得很无趣,印象中这个地方好像从来没有变化过。

     与之相反的正好是阿布——虽然刚刚开始是被这个黏人的小鬼拉来的,表面上不是十分愿意,但一到对角巷,本性就暴露了,你不能指望一个真正的7岁的正常孩子,像他旁边的老妖怪一样对吧。

     所以现在是阿布小朋友兴奋的拉着杨炎清到处跑甚至有点横冲直撞,不过在对角巷的的巫师一般都很宽容,即使被撞了,也只是笑笑,让他们小心一点。被阿布拽着的杨炎清只能在身后尽量的护着他,突然之间有种他在养儿子的感觉。

     再一次的被自己的想法囧了一下,看来以后真的要和母亲保持一点距离了,“无厘头”是一种病,而且还会传染。

     最终他们停在了一个宠物店门口。

     “阿布想要买宠物吗?”杨炎清开口问道,不明白自己的小恋人脑袋瓜里在想什么,明明里德尔庄园就这种稀奇古怪的动物最多了,只要阿布想要,他就会送。

     阿布低着头没有理他,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想要送他礼物呢,这个小鬼太霸道了,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也在意他,他肯定会得寸进尺的,所以不能给他好脸色,嗯,寸心阿姨好像是这么说的。

     两天前寸心与阿布之间的“婆媳对话”:

     寸心:“小阿布,宝宝说要让你做他的媳妇,你可不要那么快答应哦!”

     “我没……”我没有答应啊,我可是个男的,才不会嫁给那个小鬼,小阿布想。

     “我知道,小阿布是不好意思了,没关系,阿姨很开放的,而且贵族之间联姻什么的很正常的。”

     “可是……”你不是说不要我答应吗。小阿布头上出现两个问号,原来小鬼说的很对,不能用常理来推断他母亲。

     “你父母那边,阿姨会去沟通的,你不用担心了。”

     “不是,是……”我没有担心啊,而且我父母肯定不会答应的。

     “阿布这么优秀,也只有我们宝宝,配的上的,阿布可不要喜欢我们宝宝,不然宝宝会不高兴的,宝宝不高兴的话会欺负阿布的。不过阿姨会帮你的,只要你嫁给我家宝宝。”

     “???”阿姨到底想说什么?

     “咳咳,其实我家宝宝还是很厉害的哦,人聪明,很多东西不用学就会;长得帅,可是有小姑娘向他表过白的哦;法力高,就是相当于你们的魔力;血统纯正,其血液纯度到达百分之九十九的九;最重要的是他喜欢你!当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什么都会为他做。”

     “……”那个小鬼确实挺强悍的,阿姨你确定不是在打击我的自尊心。

     “不过宝宝有时候就是太臭屁了!”寸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宝宝越来越狡猾了,好久都没有捏到宝宝的小脸颊了。

     “嗯!”这个阿布同意,和小鬼在一起一点威严都没有,还老是被他牵着鼻子走。

     “所以,我要把他培养成新世纪忠犬攻!”寸心斗志昂扬,接着拉起阿布的手,“让我一起努力吧。

     “…嗯…”寸心阿姨好诡异啊,她后面闪闪的光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想不想他只疼你一个人;宠你,不骗你,答应你的每一件事情呢都会做到;对你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不欺负你,骂你,相信你;别人欺负你,他会在第一时间出来帮你;你开心的时候他会陪着你开心;你不开心呢他就会哄你开心;永远都要觉得你是最漂亮的;梦里面也要见到你;在他的心里面只有你!”现在的寸心的形象就是传说中的“怪阿姨”。

     听上去很不错哦,阿布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自己在一旁很有威严的看书,那个小鬼在旁边像管家一样乖乖的站着,听自己的指令。越想越兴奋,不过很快,两只小耳朵塔拉下来,这根本不可能的。

     “阿布乖,这世界上没有阿姨办不成的事,你只要乖乖听阿姨的话,让宝宝听你的话指日可待。

     “那要怎么做?”于是,阿布小绵羊终于受不了诱惑,走向了寸心腐女狼的陷阱……

     你不能明确的拒绝他对你的好,但也不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要保持一个度。你不能太默视他,但也不能太关注他,要取其中庸。

     什么叫“中庸”,阿布不清楚,应该是平等吧,平等的话,上次他送了斯莱特林吊坠给他,那现在是不是也要送给他一个礼物呢?——请无视阿布的理解能力吧,他不是我们天朝的子民。

     阿布真的不清楚要送什么礼物给这个小鬼,毕竟,这家伙好像什么都有了,想来想去还是送给他一只宠物好了。

     阿布拉着杨炎清直接来到了专买蛇的柜台,在阿布的意识里斯莱特林的后裔,就应该养蛇的。

     “小朋友是来买宠物的吗,你们的家长呢?”店员在他们两人进来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他们了,毕竟长大这么精致的孩子还是很少见的,而且他猜的不错的话那个铂金色头发的应该是马尔福家族的,毕竟这是他们家族的特色,所以就更加的殷勤了。

     而杨炎清在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很快他在一排货架上,看到了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赶快放了本姑娘,不然TOM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哦,TOM你在哪里,你的纳吉尼正在饱受人类的摧残,他们把纳吉尼关在这里,没有小羊羔,没有羊绒被,呜呜呜!”

     没想到你也和我一样来到这里了,我的朋友!

     杨炎清来到纳吉尼面前,露出了一抹真心的微笑,感到前面的阴影,小纳吉尼抬起头TOM ,噢 ,小TOM,你真的来了,纳吉尼从忧伤中醒来了,“TOM,纳吉尼,想回家,想小羊羔,想小蛋糕。”

     “就要她了,请把笼子打开。”阿布看到杨炎清的表情,就知道,他很中意这条小蛇,不过确实挺漂亮的。

     “哦,你的眼光真好,这条蛇是我们店主在麻瓜界发现的,那时它还刚刚破壳,竟然有明显的魔法波动,这是一条新品种,以前……”店员还想再介绍一下,但看到杨炎清冰冷的神色,不由的挺住了。

     好可怕的眼神,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人物?

     最终纳吉尼回到了杨炎清的怀抱,幸福的在他坏了打滚。不知为什么阿布看到这一幕,开始后悔将她买回来了。

     突然,杨炎清开口到:“阿布,这是你回给我的定情信物吗,这么说,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阿布表示一定是他送东西的方式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