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放下
    李寻欢一行人来到一个很气派的庄园门口,望着这熟悉的地方,李寻欢生出了一种‘物是人非’的的苍然之感。

     昔日的‘李园’,如今虽已变成了‘兴云庄’,但大门前那两幅御笔亲书的门联却仍在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李寻欢看到到这副对联,觉得无比的难受,胸口好像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巴英和秦孝仪担心龙小云的伤势早早的抱着他冲了进去。

     阿布和杨炎清虽然好奇李寻欢的举动,但是并没有打扰他,乖乖的站在他的跟前,这时铁传甲,骑着马火速的向这边赶来,满脸的焦急,看到李寻欢三人安然无恙的站在庄园门口,总算虚了一口气。

     勒住马的缰绳,等马停了之后,铁传甲立即下马,飞奔到李寻欢面前:“少爷,你没事吧?”李寻欢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伤,但是一想到之前从梅二先生口中打听到的事,铁传甲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巴掌,他怎么会睡得这么死,少爷遇到这么糟心的事,他竟然一无所知,反而从别人口中听到。

     其实这也不能怪铁传甲,梅庄的客房只有三个,杨戬寸心一间,两个小的一间,李寻欢一间,刚刚好,没有多余的,铁传甲本来想在少爷房间打地铺的,但是李寻欢知道这几天铁传甲为了他的事情四处奔波,已经心神疲惫,就让他去梅庄管事的房间好好休息,而铁传甲一直都是很听李寻欢的话,并没有反驳。

     管事的房间,虽说是下人房,但是也是一人一间的,里面被子什么的都齐全,也不必客房差多少,但是离客房比较远,所以铁传甲并没有听见昨晚的响动,今天一早起来问起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之后早饭也没有吃,一路的奔波而来,因为他最了解龙啸云和林诗音夫妻间的关系,现在李寻欢间接竟伤了他们的爱子,其心理的纠结可想而知。

     李寻欢看见铁传甲眼里的担忧,笑着摇了摇头:“别担心,我没事,这次我必定不会逞强,会将事情向大哥解释清楚的,如果他们还是不肯原谅的话……”说道这里李寻欢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抬脚向门里走去。

     李寻欢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三人都能理解他的意思,如果龙小云的父母不肯原谅他的话,他承担所有的过错,尽力去弥补。

     这个傻瓜,就算他不再转牛角尖了,但是心还是那么软。

     铁传甲看出了李寻欢的用意,却什么也没有说,因为这才是李寻欢,一个总是想着别人,忽略自己的傻瓜。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几人双脚刚刚跨过台阶,就有传来一个凶恶的声音:“什么人,竟敢乱创兴云庄,你们不知道这是龙四爷的庄园吗?”

     四人向声音的方向看去,见一个穿着锦缎羊皮袄,却敞着衣襟,手里提着个鸟笼的□□子从旁边冲过来。

     看到这样的人,杨炎清下意识的皱眉,这种人没有武功没有能力,却又这般嚣张,不是有点能力的管事家奴,就是狐假虎威小弟,这样的人杨炎清从来不屑于打交道,看了一眼之后继续往前走,当这人是空气。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阿布和杨炎清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受到他的影响很大,对于这种人的态度,更是不用想,照做就是。

     李寻欢本来想停下来询问一下对方的身份,但看到两个孩子这么直径往前走,也顾不得什么,也直接跟了上去。

     铁传甲更不是什么圣母,如果不是李寻欢在场,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那麻子是这里的管家,别看他长的这样,他的女儿是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美女’——林仙儿,并且和庄园的女主人林诗音结拜了姐妹,所以这个麻子在兴云庄的地位算是超然,就算是来往的所谓武林人士也会给他几分薄面。

     之前他担任在管家一职,还没有碰到个这么不把他放眼里的人:“站住,前面的人听见没有,这里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可以进的,来人快快将他们围起来。”

     麻子刚说完就来了几个家丁手里拿着木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李寻欢看着对方这么不依不饶,想要解释,但是杨炎清可就没有他那么好的脾气,他们明明和秦孝仪一起来的,只是慢了几分钟,竟然会碰到这样的事,明显是对方在找茬,真当他们是纸糊的,没有脾气吗。

     直接一个回旋踢,杨炎清将围着他们的家丁,全都踢的倒地啼血,这一幕对人的震撼是非常大的,谁也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么厉害的伸手,并且动起手来这般狠辣。

     “阿清!”看到杨炎清动手,李寻欢觉得很无奈,但也没有怎么制止,刚才的事他忍着没有动手,并不是害怕起纷争,只是他们这次是来找大哥将事情解释清楚的,这个样子就算他们有理,也会变得没理的。

     杨炎清看大李寻欢为难的样子,并没有说什么,看了他一眼,直接拉着阿布走了进去,这次没有人拦着他们了,那个麻子一提着鸟笼瑟瑟的躲在一旁,丝毫没有之前的嚣张之态。

     这里原本就是李寻欢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就算十年没有回来,对于这里的格局李寻欢闭着眼睛都能走,一行人毫无阻碍的来到大厅,里面有很多人,都围着受了伤的龙小云,龙啸云林诗音夫妇他们也在其中,林诗音更是不停的拿着帕子抹泪。

     就算来之前做好了准备,但是猛一看到这两人,李寻欢的心还是丝丝的疼。

     十年不见他也不在是李寻欢记忆中的模样了,虽然依旧相貌堂堂,但是穿着锦衣华服,也留着胡须,这时龙啸云也看到了李寻欢,没有想象中的愤怒与质问,而是激动的向李寻欢走来,搂住李寻欢的脖子道:”寻欢,真的是你,真是你来了……真是你来了……”话语情真意切,旁人听了无不赞他重情重义。

     看到龙啸云这番表现,阿布很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别看他小,但作为天生的贵族,看人的本领可不小,再加上他敏锐的第六感,他可不觉得这个师傅的结拜兄弟是个好人。

     太做作了!

     李寻欢见到龙啸云这般不计前嫌,依然真心待他,也是很激动,但是龙啸云大庭广众之下搂着她这般动作,让他有点尴尬。

     而那个一直跟着他们的麻子见到这光景,可真是吓呆了:“我的妈呀,原来他就是李……李探花,连这栋房子听说都是他送的,我却不让他进来,我……我真该死。”

     这边龙啸云拉着李寻欢叙旧,看上去十分的亲厚,亲兄弟也不过如此。

     另一边围着龙小云的那些武林人士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小李飞刀’也十分的好奇,但也没有没眼色的凑上去。

     龙小云正被十几个人围着,坐在大厅李的太师椅上,他也明白了他父亲和李寻欢的关系,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了。

     这时一直抹泪的林诗音走了过来,李寻欢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这个魂牵梦萦几十年的女人,他以为再次见到她,他会很激动,会愧疚,会心痛,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的平静

     林诗音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暇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诚然,她的美貌比不过林仙儿和杨夫人,但是她我见犹怜的气质,她那大家闺秀般的神韵,却是无可比拟的。

     这般平静的感觉出乎了李寻欢的意料,似乎上次听了杨炎清的话之后,他看开了,对于自己之前的人生,不管是爱,还是愧疚,都放下了。

     不,是更早之前,在遇见杨戬夫妇的时候,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对于这个世界他没有了归属感,之前之所以放不下,只是意识里残留的‘执着’,真正见到梦中的那人之后,反而放下了,因为,‘梦’也差不多醒了。

     千万的思绪只在一瞬,再次回过神之后,李寻欢平静的看着林诗音,微笑道:“大嫂,你好!”

     李寻欢的这种转变在场所有人都不清楚,只有杨炎清狐疑的看了一眼微笑着的李寻欢,刚刚他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玄妙的气场,竟与自己的父亲十分的相似。

     铁传甲可不知道李寻欢的转变,他以为李寻欢在强颜欢笑,这个莽汉强壮的身体下面掩藏这一颗少女心。

     而林诗音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这一声呼唤,他双眼直直的看向李寻欢:“我儿子身上的伤,是不是你伤的?”她的语气很冰冷,但是眼里全是哀伤。

     就算放下了这段感情,李寻欢还是不忍心一股母亲的眼泪。

     “是的!”李寻欢没有辩解。

     林诗音听了李寻欢的回答,满脸的不可置信,她单薄的身子晃了晃,但没有倒下。她的眼神也不在是之前的凄迷,而是偷着一股恨,她瞬也不瞬的瞪着李寻欢,咬着嘴唇道:“很好,很好,我早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快快乐乐的活着,你连我最后剩下的一点幸福都要剥夺,你..”

     龙啸云打断了她的话,大声道:“诗音,你不能这样对寻欢说话,这完全不能怪他,全是云儿自己闯出来的祸,何况,当时他并不知道云儿是我们的孩子。”

     这时龙小云突然大声道:“他知道,他早就知道了,本来他根本就伤不了我,可是我听说他是爸爸的朋友就住了手,谁知他反而趁机伤了我!”(原文)

     铁传甲听了这话怒的满脸青筋暴起,想对这个胡说八道的小鬼一掌劈下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

     李寻欢听了龙小云,颠倒是非的话,皱了皱眉,但是却没有辩解,他不可能去和一个受伤严重的小孩斤斤计较,而龙小云也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

     “呵呵!”这是李寻欢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接着出来了一个和李寻欢五分像的孩子,手里还拉着一个义愤填膺的外族小孩,长得都十分的精致可爱,比起同样年岁的龙小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啸云之前一直注意着李寻欢,这时才发现这两个孩子(杨炎清刚刚让阿布施展了忽略咒,所以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的忽视他们的存在),他看看杨炎清,有看看李寻欢,满脸惊喜道:“二弟,这难道是……”

     李寻欢当然知道龙啸云也误会了,刚想要解释,但是杨炎清的话却比他快了一步。

     “你到底有多大的脸才会说出小李飞刀会对付不了你一个菜十岁的小鬼头,还是说真当我们这些在场的人是死人吗,会相信你说的话?”

     众人本来被龙小云误导,真的是认为李寻欢六亲不认,对自己结拜兄弟的儿子下手,但是听了这个貌似李寻欢儿子的人的话,也觉得龙小云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竟然说兵器谱排名第三的李寻欢伤不了他,还是趁他收手时,才趁机伤了他。

     而在看到杨炎清的时候,龙小云早已不复之前的嚣张,脸色惨白的缩在了太师椅上,根本不敢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