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魔爪
    “阿布,最近你的朋友没来找你吗。”晚餐过后是,家人相聚时间,这也算是马尔福家族的一个“家规”,一直以来马尔福家的人口简单,所以并没有发生像别的家族那般兄弟之间争夺家产的事。家人相处起来也比较随意。

     因为子嗣的艰难,让马尔福的每个成员都格外的珍惜下一代,特别的喜欢那些软软糯糯的小包子,可以说马尔福家的小孩在没成年之前是“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这也是为什么阿布那次任性的出走都没有被处罚的原因。

     固然和杨炎清他们有一点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舍不得”。虽然宠爱孩子,但他们也不至于毫无条件的溺爱,正因为每代只有一个孩子,所以这个孩子有着怎无旁贷的使命——延续铂金荣耀,每一个马尔福的一生都将背负这个责任,毫无保留的奉献自己的一生。

     他们不需要怜悯,他们甘愿背负这个使命,那是他们的生存之本,他们身上留着这个家族的血液,他们在这里出身,他们死亡也终归在这里埋葬。

     因为没有选择,所以只能孤注一掷的去栽培,然后毫无保留的呵护。这是家族给予的爱与责任。

     几乎每一代的马尔福继承人都是这样‘痛并快乐的成长着’,但从没有人放弃过——因为一切都是为了铂金荣耀的延续。

     阿布听到父亲的问话,放下把玩在手中的吊坠,也拉拢了自己的思绪,他知道父亲问的是谁,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是他第一个认可的朋友,无关利益,只是简单的喜欢与信任,他也一直以为这种感觉彼此都是一样的。

     可是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只从那次送他礼物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吧,他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也没有过任何的联系,送信的猫头鹰也是毫无头绪的返回。

     “没有,他可能很忙吧。”阿布知道父亲的希翼,毕竟能攀上一个隐世家族,对整个马尔福带来的利益是无穷的,虽然有些排斥这样的做法,但不管是为了家族还是自己渴望的友谊,自己没有选择。

     双赢的机会并不多,而阿布不会因为某种不必要的坚持,而放弃结交那个小鬼,和小鬼的家族。现世中没有杂质的情谊实在太少了,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作为一个马尔福可能永远都得不到。

     “山不就我,我就山”这句话是那个小鬼告诉他的,虽然念起来很别扭,但大概的意思他还是懂了。

     马尔福从不被动的等待机遇,而是会主动出击,抓住机遇。

     所以小鬼想玩弄他的感情?之后一走了之;吃干抹尽之后走人←―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那时完全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阿布正色道:“我现在就去联系他,父亲,您放心吧,家族和感情我分的很清楚,不会给你带来困扰的。”

     雷奥轻叹了一口气,顺势做到儿子身边,揉了揉那头和自己同一色泽的柔顺发丝,“阿布,你还小,现在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天塌下来,还有你父亲帮你顶着。”阿布这孩子本来就早熟,自从和那个神秘家族继承人认识以后就更加的成长起来,雷奥看在眼里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父亲,就算在小我也是一个马尔福,一直以来我都以我的家族为荣,我知道自己要背负的责任,所以我不会逃避。”说完站了起来,“我先休息了,父亲母亲祖母,晚安!”

     “晚安,我的宝贝!”

     “我可爱的小阿布,祝你晚上有一个好梦!”

     马尔福家的女主人并不一定是爱人,不管是阿布的父亲还是祖父,在婚姻方面都没有任性的权利,所以他们之间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两人的结合也更多的是家族的利益。在生下下一代之后,两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情人,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从阿布有意识开始,自己的父母就一直“相敬如冰”。

     这也是他为什么羡慕那个小鬼的原因,因为小鬼的父母是真心相爱的,他们一家人在一起的相处模式才真正的像一个家,一个他渴望的家。

     回到自己的房间,阿布从里衣里拿出斯莱特林吊坠——小鬼说那是通往里德尔庄园的门钥匙,从戴在身上开始,阿布一次都没有用过。每一次都是小鬼用幻影移形带自己的。

     这个吊坠更像一个装饰品挂在他身上,上一次舞会,奥赖恩还问他这个是从哪里买的。

     望着手中的这个吊坠,阿布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默念:里德尔庄园!

     睁开眼睛,还是在原来的地方,该死的小鬼,不会在骗他吧。阿布不相信的再一次闭上眼睛,重新默念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阿布火了,“杨炎清,你这个混蛋!”

     话还没说完,就感到了一阵失重感。

     然后,

     “彭——哗—”

     在阿布小朋友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就掉进了一个水潭……

     接着,

     “媳妇,你终于想我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杨炎清最近一段时间很烦恼,至于原因就是他头上的那对龙角和□那摇摆不定的蛇尾,自从渡劫之后,好不容易隐藏起来的这两样东西,又开始冒出来了,而且更悲剧的是还弄不回去。

     父亲说,因为渡劫之时吸收了雷电的力量,现在他体内的能量已经超过他现在所能承受的能力,所以身体本能的回复到原始状态,幸好他的**强悍,不然的话一般的修真者会因此而爆体而亡。

     就因为现在这幅模样,只能一天到晚的呆在庄园里,就怕出去之后吓死无辜的路人,一个多月没有见到阿布了,可以想象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炸毛的样子,肯定可爱极了。

     想着不由的翻了一个身,玉池中的水因为他的动作发出“哗哗”的声响,哦,对了,寸心因为担心雷电之力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暗伤,所以杨炎清这一个月里基本上是在这玉池了度过的,当然每天寸心都会来看他,顺便把以前和玉鼎一起捣鼓出来的“法力版游戏机”从角落了翻出来给他玩,以免他寂寞。

     现在那个“游戏机”别说还真是比较有趣的,用来打发时间很不错,不过玩着玩着又开始想他的小媳妇了。就把游戏机丢在了一边,开始游泳了,现在的原始状态,很适合呆在水中,对水的亲和力无比的强烈。

     这玉池是寸心在王母那里坑来的,虽然以前他们处在对立面,和二哥在一起之后更是和王母斗智斗勇了一辈子,各自都有胜负。但寸心不得不佩服那个女人,不管是情商还是智商都是拔尖的。三界之母的确不是谁都可以当的,若不是因为知道剧情的发展,寸心估计早就败在她的手上了。

     言归正传,正因为寸心依仗这剧情,所以明里暗里的让王母吃了几次亏,而之玉池也是战利品之一,它的功效自不必说,延年益寿,美肤愈肌什么的都弱爆了。此玉池可以提高修真者的法力不会走火入魔,还可以巩固修为,拓展经脉提升人的潜力,总之好处多多,绝非凡品。

     杨炎清在玉池游啊游,从这头游到那头,再从那头游到这头(我是不会承认我在凑字数的),正当他游到正中央的时候,玉池的半空突然落下已不明物体,“彭”的一身砸在了他的身上……

     在阿布掉在他身上的时候,杨炎清就已感受到他的气息,连忙将掉入池底的阿布捞起。“媳妇,你终于想我了!”

     很显然,小阿布还没有从这场变故中回神,双眼毫无焦距的望着杨炎清。其实那个所谓的吊坠门钥匙是杨炎清瞎掰的,以他们的能力任何地方都来去自如,‘门钥匙’这种东西的存在,根本就是累赘。而且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巫师家族,在这个世界一个人都不认识,不需要特地弄出这样一个东西来送人。

     而这个斯莱特林吊坠是被杨炎清制作成了一个简易的传送阵,只用于他和阿布之间,如果阿布有什么危险,根本不用念咒什么的会直接来到他的身边;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阿布极度的思念他,只要拿着这个吊坠喊他的名字,那么吊坠会直接带他来到他的身边。

     对于阿布的出现,杨炎清无疑是惊喜的,在简单的检查完阿布的身体发现没有受到袭击之后,杨炎清就确认自己的小媳妇是因为想他而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丫的也太自信了!你确定你媳妇不是想揍你才出现在你面前的?

     而此时的阿布已回过神,看着眼前那张陌生中带着熟悉的脸庞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打量起自己的所在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池水,水的颜色是碧绿的初始还有点冰冷,习惯之后就觉得还挺舒服的,四周有着四根玉柱,支撑着房顶,两边还有两个巨大的龙头,嘴里不断的喷着水,但池里的水也不见上升。

     打量完四周,阿布的眼神终于回到了杨炎清身上,,棱角分明的脸颊,鲜红的瞳孔,精致的额角,修长的上身,恐怖的黑鳞蛇尾……

     “杨,杨炎清?”阿布尽量克制自己的颤抖的身体,小心的试探到。

     看到阿布的异常,杨炎清才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无奈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自己好像被媳妇嫌弃了!

     异常温柔的将阿布的身体拖到池边,将他安稳在池的边缘,用法力将阿布的衣服烘干——玉池的功效太强烈,泡的时间长了,对还是凡人之躯的阿布不是件好事。

     阿布随着杨炎清的摆弄,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在怎么厉害毕竟现在的阿布还不到8岁,看到昔日亲密的好友突然变成这幅模样,还是有点害怕的。

     “你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付模样。”得到杨炎清的回复阿布继续大着胆子问道。

     “嗯,这个解释起来比较麻烦,你就当我是血脉觉醒好了!”望着阿布傻傻呆呆的样子杨炎清好笑的摸了摸阿布的头。

     阿布不干了,“别再摸了,明明我比你大,却让你高这么多,再摸以后就长不高了。”

     “没关系,我不会嫌弃你的,阿布。”某人又开始了调戏之路,所以说阿布你是来找虐的吗。

     “别动了,发型乱了。阿姨!”可怜的小阿布还在试图逃离“魔爪”。

     “呵呵,我的小阿布,你别费力了,就算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有好多的评论,我兴奋的更文,然后今天加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