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他们
    杨炎知道这一世父母和自己一样都是拥有第二次生命的,至于中国人还是英国人对他来说还真没多大区别。

     尽管重生后很多观念都有转变,但骨子里还是一样的高傲,将自己的定位永远都不是普通人,所以对英国并没有真正的归属感,他从不认为自己是麻瓜,所以麻瓜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一生的梦想就是建立一个巫师国度,而他就是这个帝国唯一的王。

     这一世他的眼界更开阔,将自己定位在另一个高度,这些凡人至于他只是蝼蚁,除了他在意的人以外,就算这个世界覆灭了,他也不会走一下眉头。

     所以他无法理解母亲对于这个国家的感情。

     但也没有反对的跟来了,顺带的拐了自己的小媳妇,反正离霍格沃茨上学还有几年,趁此机会带他多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也很不错,免得这个小家伙养成和他上一世一样自己自大的毛病。

     对于自己的父亲,杨炎清一直是很崇敬的,即使是他这样自傲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父亲很强,先不提法力,就单单智慧,手腕都要胜过他很多,但正因为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他才感到更加的自豪。

     但他是不会认输的人,就像她母亲说的,一切的能力都可以发展,可以超越,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父亲的完美平不是一蹴而就的就,总有一天他也会站到同样的高度。

     这次的旅行有点怪异,出发之前三人约法三章,这次的中国之行在没有遇到生命危险之前绝对的不能用法力,魔力,以及一切玄幻的能力,总之一句话:自己动手丰衣足食(LANMAO又恶搞了)。

     这对于他来说更像是另类的修炼——他的法力提升的实在太快,这段时间的确不需要再埋头苦修,反而像这样到处走走,都经历一些事,多体验一下生活对现在的他来说更好。

     父亲在麻瓜界做的事他也有参与,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钱权利这几样东西,就像是一场游戏,对于这个世界他比他的父亲更加了解,毕竟以前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面对那些贵族的试探拉拢以及一些利益手段,他应付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

     他现在很喜欢与那些麻瓜玩勾心斗角的游戏,而且他发现这一点比他父亲要强,但毕竟是年龄问题摆在那里,再怎么厉害,他现在的外貌始终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很多决策性的事情,需要父亲出面。

     而且父亲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强,除了刚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有些不适应外,之后的一切都做的游刃有余,在短短的时间内,扩大了他们的公司,增加了他们的产业,谋得了爵位。当然他父亲的外表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相处久了,杨炎清也渐渐的对他崇敬的父亲了解的更多了,比如他其实是一个很心软的男人,很在意他们的家,表面色他是一家之主,但实际上都被他的母亲拿捏住了,在家里的地位其实是最低的,但父亲却乐在其中。

     父亲其实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看似温润多情,但骨子里却狠绝无情,从小庄园里的那些动物就跟他讲他父亲的事迹,说他怎么怎么的强大仁义,但杨炎清总觉得父亲其实是真正狠绝的人,他看以置之度外的算计这每一个人——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相依为命的妹妹,活泼可爱的养女,血缘传承的外甥......他身边的人除了母亲,全部的被他算计在内,让他们按照他设计的路线走,只有真正无情的人才可以平静的面对着这一切,这样的人想想都觉得可怕。

     还有他对于感情其实很迟钝,简称“情商低”,这一点他们父子两其实很像,但他现在已经改过来了,父亲却还是有待进步——从出生到现在,父亲从没送过礼物给母亲,也没有特意的制造浪漫的给母亲过过生日,更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总之情侣该做的是父亲好像一件都没做过。

     也许只有母亲才能忍受住这样的生活,乐此不疲的过了千年。

     对于自己的母亲,杨炎清其实很心疼这个女人,她总是一幅慵懒而无欲无求的样子,她的生活简单的有些单调,生命的重心都围绕着他和父亲两人转,但她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幸福,做着自己的事,关心的自己爱的人,她要的快乐很简单,这样单纯的外表下却有着比谁都要狠绝的心,只要不要触碰她的底线,她都会是一只慵懒华贵的猫,被人珍视的感觉很好,重生的七年中,他度过了最快乐的童年。

     来中国的第二天父亲就丢下母亲领着他去熟悉他们公司的事了,父亲总是在这种小事上忽略母亲的感受。如果是他像他父亲一样,丢下阿布一个人走的话,他可以确定这一个星期别想抱他了。

     不过按照母亲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在意,他们两人都缺少一些浪漫细胞,这样的相处方式他已看了7年,早已习惯成自然了,要不是现在有阿布做对比他也察觉不出这有什么不对,只是他们是真正将彼此融入骨血的,轰轰烈烈的情感早已在这千年里沉淀。

     虽然不愿承认,现在他和阿布的感情及不上他们的十分之一。

     “小……阿清,你说叔叔阿姨为什么不让我们用魔法,还呆在这种到处是麻瓜的地方。”阿布习惯性的想叫杨炎清‘小鬼’,但话到嘴边还是停了下来,被杨炎清来着走在街上,看着四周形形□的人,最终还是问起了这个话题。当初小鬼说要去很远的地方游历,还问他去不去,那个时候他还期待了好一阵,以为是深山老林那些未被发现的魔法遗迹。但事实证明幻想与现世是有差距的,他们没有去寻找什么魔法遗迹,而是随着叔叔阿姨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还和麻瓜处在一起,更是不让他们使用魔法。

     阿布小朋友觉得自己森森的被欺骗了,杨炎清当然知道阿布在纠结什么,毕竟阿布从小就生活在巫师界,被灌输的思想一直都是:麻瓜是“弱小的,卑贱的”,他们没有魔力,他们的生命没有巫师的长等等,这让阿布形成了一种本能的优越感——这点和他很像,但现在他的观念改变了,很多弱小的生物,你可以藐视他们,却不可以轻视他们,自傲过头就是自大,而自大的人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个道理他前世用生命的代价来验证过。

     杨炎清一把将阿布抱了起来,毫不意外的阿布别扭的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屈服在了杨炎清的“淫威”,乖乖的趴在他的胸口,哼,正好他也走累了有人抱着他刚刚好!

     望着阿布的傲娇样,杨炎清不觉的想要笑,还记得自己和阿布差不多点高的时候,母亲也总是喜欢这么捉弄他,感觉还真不错。这货也遗传了寸心的表里不一,不管心里活动怎么丰富,但表面上还是维持这一张面瘫脸,本正经的说到:“阿布觉得麻瓜一无是处吗?”

     “……”小阿布没有回答,从小到大他都被保护的很好,没有出过魔法界,只是通过一些古籍和长辈们的话语中了解外面的世界,在他小小的人意识一直都是:巫师是强大的,麻瓜是弱小的。

     但这一次出来,却颠覆了他的人生观,原来麻瓜们的生活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困苦,他们虽然没有魔力,但他们会创造东西,但这些也没有魔法来的便捷。

     看着阿布歪头想事情的样子,杨炎清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脸,“好了,你还小,别想那么多了,等你长到可以到霍格沃茨上学的年纪,再告诉你。”

     “什么吗,明明你比我小一岁来着。”阿布不满的嘀咕,“对了,等一下还要去叔叔的公司吗?”早上杨戬本来是只打算带杨炎清一个人出去的,寸心昨晚比较的‘累’,阿布还是小孩子,让他多睡一会,但杨炎清可不敢独自留下这个小祖宗。所以托起了还在和棉被约会的阿布,三人一起到了公司。

     杨戬用‘里德尔’的身份在这里注册了一个银行,有些事要来亲自主持一下的,之所以叫上自己的儿子,当然是他发现这个儿子在商业方面的脑子比他灵活,带上他省时省力,可以早点回家陪老婆。

     杨炎清做为‘童工’被他父亲压榨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得空就带着小阿布溜了出来。抱着阿布软软的小身子,在街上走走停停,别提有多惬意。

     然后小阿布饿了,正好附近有家蛋糕店,于是杨炎清就带着阿布走了进去。

     “咦,那不心阿姨吗?”两人一到店门口,就看到了正在为三毛擦脸的寸心,阿布下意识的看向杨炎清,两人相处了那么久,阿布当然清楚杨炎清那恐怖的占有欲,看到自己的母亲对别的孩子这么亲密,就算是一般的孩子也会不高兴的,更何况霸道的小鬼。

     杨炎清没有说话,只是拉着阿布来到寸心的桌前,“母亲,你也在这里吃饭吗?”语气很平和,但阿布明显的看到寸心阿姨身体僵了一下,这让阿布觉得有点好笑。

     “寸心妈妈好!”对于这个可爱乖巧的挟儿媳’,寸心当然很喜欢,感觉自己又多了一个儿子,让寸心对杨炎清的母爱实实在在的发挥到阿布身上,而阿布也很喜欢寸心,整天更在寸心屁股后面转,对于这‘婆媳’两人的和谐相处,杨炎清乐见其成。

     刚刚开始确定自己感情的时候还烦恼了一阵,就怕自己的父母接受不了,但很明显,这是他的庸人自扰,要不是他拥有前世的记忆,而且长得和他父亲很相像,他都以为阿布是才是他们的孩子——在会卖萌的阿布面前,他现任的老爹老妈明显更喜欢这只软包子。

     “小阿布好啊。”看到‘儿媳’替自己解围,寸心很自然的将阿布抱在怀里,然后转头问道:“不是说你们去公司了吗,怎么在这里?”←―这叫转移话题,面对高智商的儿子,寸心一直都是完败的,所以话题也转的很僵硬,这不能怪她,这方面她完全不是自己儿子的对手。

     自己母亲的小心思杨炎清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看母亲坐立不安的样子,杨炎清的恶趣味来了,就是不想让母亲如愿,“父亲交代的是我都做完了,就带着阿布出来走走,没想到刚好看到母亲也在这里,就进来看看,不知这位是?”说着转身看向了同样坐立不安的三毛。

     可能是杨炎清的气场太大,就算是三毛比较迟钝的神经也预测到了危机感,听到杨炎清的问话,三毛很识趣的回答:“我,我叫三毛!”说着站了起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个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明显更可怕的哥哥。

     真看不出来阿姨的儿子这么大了,看上去就像两姐弟一样,阿姨正的真年轻。

     “三毛是我在街上认识的,是他捡到了我丢失的耳坠,这是个诚实的好孩子,正好我也饿了,就请他陪我一起吃蛋糕了。”这个臭小子就是想让她在‘儿媳’面前下不来台,你无情也别怪你老娘无义了,“本来是想让你来陪我的,但现在有小阿布陪着,哪里想到的我呢?”女人在玩“宅斗”方面可是无师自通的,小朋友MADAMADADANE!

     杨炎清好笑的看着寸心演戏,也懒得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顺势从寸心身上接过乖巧的阿布,转头对站在后面的服务员说到:“一份水果慕斯蛋糕,一杯牛奶再加一杯咖啡。”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也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看到如此帅气的男孩不免有些脸红。

     如果不是为了随时保持形象,寸心会吹一下口哨来着。

     不过被抱来抱去的阿布不满意了,在怎么说他也是个男人(你确定?),还坐在被人腿上吃饭太丢脸了。“我要下去,我自己会吃的。”

     “好了,把阿布放下吧,不然今晚不理你了,到时和我一起睡,你可别哭哦!”寸心在一边说这风凉话。

     “你确定父亲会同意?”杨炎清将阿布放在一边的椅子上,熟练的替他围好餐巾,摆好餐盘,寸心在旁边看着,心里冒着酸泡泡,她绝对没有羡慕,绝对的!

     当然羡慕的不止是寸心,三毛看着三人的互动,羡慕又有点尴尬!“阿姨,我吃好了,我的朋友在等我,我要先回去了。”显然知道现在自己变成多余的了,三毛也不想继续带着了。

     “等一下吧,还有你的蛋糕没上来,我让服务员打包你可以带回去和你的朋友分享!”乖巧的孩子当然会比较惹人喜爱,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寸心还是会帮忙的。

     三毛有些为难,虽然很想将蛋糕带回去给小六子他们吃,但又不好意思,早知道刚刚就不吃那么多了。

     最后三毛在寸心的坚持下带走了蛋糕,走出门口的时候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着寸心三人,看到那个帅气的大哥哥温柔的替那个金色头发的漂亮男孩到牛奶,看着那个男孩幸福的和旁边的两人撒娇说笑,看到寸心阿姨眼里的宠溺,看着看着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不过随即快速的抹去,捧着造型精致的蛋糕往他的‘家’走,看到这么美味的蛋糕小六子他们一定很开心的,今晚不用挨饿了。

     等到三毛消失的转角的时候,寸心才往三毛消失的方向看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下满意了!”

     杨炎清喝了一口咖啡没有说话。只是微翘的眉梢出卖了他闷烧的心情。

     作者有话要说:杨炎清不是好人

     寸心不是好人

     杨戬也不是好人

     真的,他们骨子里都是极度冷血的人

     想反驳的人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