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短暂重逢
    杨戬虽然很想离开这里,但也知道不可能像展云飞那般,什么都不管直接走人,他的性格也做不到这般的‘洒脱’。

     桐城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现在清政府刚刚倒台,这里并不蔽塞,也随着上海北平等大城市的影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男的都剪了身后的辫子,学习八股文的旧式学堂也渐渐的没落,商人的地位也逐渐的升高。

     但依然还沿袭着一些旧习,这里有钱有势的男人基本都三妻四妾,好人家的女人都不会出来工作等等。

     展家在桐城的地位很高,桐城有一半的商铺都挂着‘展纪’的牌子,这里的百姓都叫展家为‘展城南’;而与之相媲美的是把持着‘城北’的郑家,不偏不倚,外号就叫‘郑城北’。至少目前就是他们两家在争夺整个桐城的资源,而展家和郑家之下也有很多的商人,基本上都依附于他们,两家打擂台,那些商人也跟着捡漏,展郑两家吃肉,他们喝汤。

     展家和郑家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底蕴,按照寸心的话来说,都是暴发户,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展家发家更久一点。

     展家是展云翔的爷爷开始发家的,展爷爷原本是一个货郎,年轻的时候跳着担子一家一家的叫卖,看似辛苦,但是得到的利润却很大,不久就开了一家杂货店,展爷爷很有经商的头脑,那个时候商人的地位还是很低的,大家都喜欢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对于经商的人开不起,展爷爷也就没有太多的竞争对手,一个人闷声发大财,渐渐的生意越做越大,也涉及到了不同的产业,带动了整个桐城的经济发展。

     到展祖望接手展家的时候,整个展家已经在桐城站稳脚跟,基本上各个赚钱的行业都有涉及,特别是银楼,钱庄这两个产业是展家的根基。展祖望也继承了展爷爷的经商头脑,年轻的时候有一股闯劲,带着自己的人马走南闯北结识了很多的人脉,为展家的进一步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到了第三代就是展云飞和展云翔了,展云飞读书还行,但是经商就……好吧,反正展祖望不在乎,展家一直以来都是贫农,到了展爷爷这一代才发家,现在算是有钱人了,或许人总是格外的在意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展祖望从小跟着展爷爷经商,那个时候商人地位还是很低的,就算他们有钱,也经常受人的白眼,所以他骨子里还是很羡慕那些受人尊敬的‘读书人’。人一旦有了前就会有更高的追求,展祖望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是他从小就接受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所以看到展云飞很有读书的天赋,气质也很像传说中的‘读书人’,就格外的喜爱他。

     与之相比展云翔就……现在展云翔刚刚接手展家,他也继承了展家的经商头脑,不过从小的待遇使得他的性子敏感暴躁,处处喜欢和展云飞作比较,看起来很‘上不得台面’,所以展家这第三代还没有成长起来。

     与之相比,郑家才刚刚开始发张,郑世奎这个人并不是桐城本地人,听说他是满清的贵族后裔,不过清政府倒台了,他带着全部的家当来桐城安家,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郑世奎比展祖望还要小几岁,但是他却凭一己之力很快在桐城站稳了脚跟,运用之前的财力打点了桐城上下官员,靠着几个煤矿的生意,以黑马之姿,迅速的赶超展家,短短几十年就有了与展家相抗衡的实力。

     并且在展云飞结婚后‘整顿’展家这几年,‘郑城北’有着赶超‘展城南’之势。

     展云翔放弃学业来接手展家的时候,正好是展家商铺被展云飞搞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连展祖望都不知道从何做起。展云翔的头脑灵活,胆子也大,虽然有些时候做事不够圆滑,但是因为年轻,有股子创劲,很快在桐城站稳的脚步,他将之前在学校接受的‘军事教育’运用到展家的产业的整顿中,大棒加红枣,有奖有罚,很快就有了成效,现在展家的商铺也渐渐的走上了正轨。

     其实最麻烦的就是那些借了展家钱庄钱的那些人,因为展云飞心软,见不的展家的‘残忍无情’,自动免了好些人债款,使得很多人都知道了‘展记钱庄可以借钱不还’的消息,那段时间,天天有人来借钱,后来展云翔去讨钱的时候,很多人都向应对展云飞那般哭穷,不想还钱,并且说别人可以免债,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展云翔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和他们讲道理,太烦,于是自己组建了马队,专门用来‘追债’。

     现在他的‘威名’也出来了,那些人也不敢欠展家的钱了,基本上都会老老实实的还,至于个别几个还不出的,要看展云翔的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会延迟一下他们的归还日期,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拿走他们抵押的东西,或者将人送到矿上做苦力。

     反正不会像展云飞那样做‘损己利人’的事情,他可不是‘圣父’。

     展祖望现在已经快要五十岁了,这个年纪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步入老年了,随着年纪的渐长已经没有年轻时的干劲了,只想好好的守着家业,看着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但是这个儿子依然是长子‘展云飞’。

     虽然很生气展云飞这般不负责任的离开,但是在展祖望的心中云飞从小就有一种气质,他把这种气质称为“高贵”,这种气质,是他深深喜爱的,是云翔身上找不到的。就为了这种气质,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原谅他,接纳他。在他离开家时,不能不思念他。

     即使云飞现在不在身边,展祖望相信云飞依然会回来的,所以他还不能‘退休’,依然把持着这个展家的运作,不能被云翔全盘接手,他要等云飞以来将产业交给云飞。

     所以现在杨戬要提出离开展家展祖望和大夫人并不是多大的问题,杨戬唯一担心的是二夫人品慧,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打败’展云飞,现在趁展云飞不在杨戬更应该抓住这个机遇,好好表现,而不是向展云飞一样离开这个家。

     纪天虹去找杨戬的事情很快被纪管家和纪天尧知道了,纪管家和展祖望一起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展祖望的性格,别看他现在看着展云翔,其实主要是展云飞不在身边,只剩下云翔这一个儿子而已,一旦展云飞回来,云翔又会回到原本尴尬的境地。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在经商这方面,展云翔比展云飞好太多,年纪轻轻就很有魄力,短短的时间内,就挽回了局面,让整个展家的产业恢复正常运作,相比于‘理想化’话的展云飞,他自然更看好二少爷展云翔,况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份太低,展老爷和大夫人都看不上。

     只是没有想到展云翔也没有看上天虹,这同样出乎纪管家的意料,不过幸好现在整个展家内宅都有他的眼线,他知道后直接封锁了这件事,并没有让它流传出去,不然自己的女儿真的嫁不出去了。

     经过这件事纪管家将‘展云翔’恨进去了,毕竟展云翔虽然说是‘二少爷’,但是在展家的地位和他的两个儿女差不多,而且小时候不是一直追着天虹跑,现在竟然嫌弃他的女儿来了,真以为自己是大少爷了。

     不过纪管家也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去‘问话’,毕竟名义上他只是一个管家,没有资格去管二少爷的婚事。

     纪天尧就没有那么好的‘涵养’了,他从小就和展云翔合得来,小时候他还帮展云翔‘追求’自己的妹妹来着,不过天虹太胆小,一看见云翔就哭,最后不了了之了,长大了之后云翔虽然没有在关注过天虹,但是他们也是他们这个地方数一数二的大美女来着,云翔怎么会看不上他妹妹。

     纪天尧和云翔的感情不错,云翔回来后天尧一直跟着他后面,两人的关系更像是亲兄弟,所以他也没有什么顾忌,直接来到展云翔的院子。

     修养了差不多一个多星期,杨戬额头上的伤差不多也好了,杨戬和展云翔融合之后,法力因为法则的制约,并没有原来那般强盛,但是身体却渐渐有了‘神’的特性,恢复力极强,再下去也差不多刀枪不入了,不过杨戬并没有表现出来,头上依然包着纱布。

     这几天杨戬一边计划着怎么离开展家,一边想着寸心和儿子,没事的时候都会闭目元神扫视这个世界,寻找着他们母子的‘气’,但是依然没有收获。

     ‘养伤’的日子极其无聊,寸心不在身边,杨戬也没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这日杨戬向往常一样躺在摇椅上,看似在闭目养神,但是他的一缕神识又飞出意识海,寻找寸心和孩子的下落,整个世界‘扫描’了三遍,最后还是失望的没有任何消息,正当杨戬想要收回神识的时候,突然在百慕大三角有一个空间裂缝,而在这个裂缝中杨戬感受到了寸心的一缕‘气’,虽然很微弱。

     杨戬想也没用想,控制着神识穿过空间裂缝,寻找着寸心的位置。

     寸心来之前做足了准备,身上穿着的是玉鼎送的‘战甲’,上面有元始天尊设下的结界,即使在空间裂缝中也没有受到什么损害,寸心身上的宝贝虽然多,但是这件‘战甲’是寸心最宝贝的,从来都舍不得穿,不过之前在空间裂缝中受了一次伤,她可不敢大意,索性这次穿上了这‘战甲’,不然在她怎么也进不去二哥目前所在的世界,逗留在空间裂缝中,不知道会不会再像上次那般受伤。

     正当寸心绝望的时候,突然感受到前方二哥的‘气’,寸心猛地抬头,就看着杨戬身穿玄色战衣,往她这边飞来。

     “二哥!”寸心激动的赶过去,也不管空间裂缝的危险诡异,给了自己丈夫一个大大的拥抱。

     “寸心!”杨戬也回抱过去,杨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这般的依赖自己的妻子,之前的千年离殇,在他心中留下了阴影,他再也承受不起妻子的再一次离别。

     “二哥这是怎么回事,问什么我进不去你的那股世界?”寸心也知道现在的杨戬只是他的一缕元神,元神不能离本体太远,否则对本体的消耗很大,现在也顾不得叙旧,直接问情况。

     “我现在的这个世界,它不能承受太大的能量,否则会奔溃,估计是天道对你的制约。”

     “那你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杨戬的法力比她更高啊。

     “我的一个‘尸虫’在那个世界,冥冥中指引着我过去,并且我们现在已经融合了,钻了法则的漏洞,不过我在这个时空法力也被限制。”

     “那……”寸心好像说什么,杨戬猛地一皱眉,接着他的元神在寸心身边消散了。寸心愣愣的飘在原地。

     杨戬本来欣喜与寸心的重逢,但是还没有说几句话,就被进入他房间的纪天尧给‘叫’了回来,他猛地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毫无所觉的并且问他‘为什么拒绝娶他妹妹’的纪天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