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7章 嘿嘿
    这个时候的桐城,连电都没有通上,一到晚上大部分人家都是点煤油灯的,只有一些家里生活宽裕的才会点蜡烛,桐城不像那些已经通电了的大城市,灯红酒绿,夜生活丰富,一到晚上什么赌场、酒吧酒店、咖啡馆、歌舞厅都会迎来高峰期。

     当然桐城这个地方说保守也还好,这里还是有几个有钱人的,但也说不上发达,清国虽然灭亡了,男人的辫子也剪了,但是一直以来的思想观念还没没有多大的改变,生活还是追寻着之前的套路。

     桐城没有酒吧,没有歌舞厅,一般的酒楼酒店也差不多在天黑的时候关门,妓院倒是有,不过这几年生意不怎么景气,里面的很久都没有新人了,都是一些人老珠黄的女人,有钱人都玩腻了,不怎么喜欢去那里,就怕染上什么脏病。

     前几年城北倒是开了一家‘待月楼’,说是酒楼,但是里面也设置了一个专门唱曲的台子,找了几个漂亮的小妞在上面唱唱越剧山歌民谣什么的,有点向那些大城市里流行的歌舞厅,是男人消遣的地方,但和那些时尚的歌舞厅比起来,又显得不伦不类。

     不过毕竟‘物以稀为贵’,桐城还没有过这么好玩的地方,所以一到晚上,待月楼的生意非常的好,基本上桐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过这里,吃饭、喝酒、打牌、谈生意、玩女人应有尽有,算是难得的‘娱乐场所’。

     张志宇的老爹是一个黑道的头子,表面上是经营赌场生意的,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开始提前进入了‘成人世界’,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如果后来他家不被人灭门,只剩下他九死一生的出逃,隐藏身份进入军校的话,估计现在他就一个妥妥的声色犬马的二世主,社会的渣滓。

     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子承父业,他表面上还是一个黑帮头子,而且生意比他的老爹做的还要大,不过,之上他的名声也打出来了,之上在上海地界,没有人不敢不给他三分面子,叫他一声‘张爷’。

     张志宇这几年在上海‘野惯了’,一到晚上就会去各种的会所,有时参加一些晚宴,有时为了一些生意,更多的时候纯粹为了‘玩女人’,和上海比起来,桐城安逸的太多,到了晚上,基本就没有什么活动,这让张志宇特别不习惯。

     从餐厅里面出来后,张志宇就央求着杨戬带他去那个桐城很出名的‘待月楼’看看,这货在陌生人面前特别会装,但是熟悉了之后就会发现他根本就是一个‘二货’,就好比现在,一米八几的个子,缩成一团,靠在杨戬的肩上,像小媳妇一般撒娇——

     “云哥哥,你就答应奴家吧,就今晚,奴家知道你歆慕着姐姐,但是奴家只求今晚一个晚上,以后奴家再也不打扰你和姐姐相处了,嘤嘤嘤!”

     “……”杨戬。

     “……”寸心。

     这货今天遇见了萧家人,不会是被他们传染了吧,好想打他一顿怎么办?

     最后张志宇终于心满意足的拖着自己的好兄弟前往了传说中男人天堂的待月楼。

     寸心看着张志宇蹦蹦跳跳的背影,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她有点想宝宝了,不知道宝宝们在魔法世界过得怎么样。不过还好现在他们身边有张志宇这个‘大龄儿童’‘承欢膝下’,也不觉的寂寞。

     寸心本来也打算去‘待月楼’见识一下的,原著中女主角们房子被烧了以后,就无家可归了,只能来桐城找工作,但是这个时候正经人家的女人们都不会抛头露面,哪有什么好的工作给她们,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待月楼的老板娘‘金银花’,就进了待月楼唱小曲,姐妹两颜值爆表,唱功也不错,很快成为了那里的台柱,也引起了待月楼的幕后老板‘郑城北郑世奎’的注意,从而利用她们一步步整垮了展家……

     可以说整部剧撇开男主主角们爱来爱去,死来死去的纠葛缠绵情节,其实是一部精彩的商战大戏来着,但是寸心那个时候见识浅薄,只顾着男女主感天动地的爱情去看了,看完后,印象最深的还是男二展云翔的颜值了。

     来了桐城有一段时间了,寸心对于那个隐形的*oss郑世奎还真有点好奇,不过今晚寸心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暂时就放弃了见*oss的机会。

     现在是冬天,天黑起来快,六点多一点,外面就已经一片漆黑了,丫鬟们陆陆续续的点起了灯笼,展家有的是钱,所以很财大气粗的整个园子都点了起来,不管是凉亭走廊,还是内屋大堂,虽然比不上白天那么亮,但是晚上在园子里逛绝对不会走错路,园内园外就仿佛是两个世界。

     展园虽然点上了灯笼,从外面看上去灯火通明,但依然很安静,这个时候不管是大夫人还是二夫人都回自己的院子了,展祖望自从上一次生病之后就很懂得保养自己的身体,对于房事他已经不怎么热衷了,一般没有兴致的时候,就歇在书房,今晚也不例外,大小老婆,谁的院子都没有去,早早的回了自己的书房。

     宁心被大夫人要求今晚留在这里陪她,也歇在了大夫人的院子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宁心一个人偷偷的溜出了大夫人的院子,这个时候下人丫鬟们都有些懈怠了,对于园子都放松了警惕,宁心很容易就找到了展二少的院子。

     白天的时候齐妈带他逛园子,特地给她介绍了展二少的住的地方,还有寸心住的地方,齐妈偷偷的和她讲,其实不管是展老爷还是大夫人都不怎么喜欢那个上海来的寸心小姐的,都觉得她太过不安于室了,不适合展二少;相对来讲他们更加的中意她,只可惜她和展二少相遇的太晚,展二少不能多了解她,发现不了她的美好。

     齐妈说完很可惜的摇摇头,这让宁心更加的不服气了,凭什么,就因为那个寸心遇见展二少的时间比她早,就要将展二少让给她。

     宁心决定今晚下手,齐妈说过不管男人表面上装得再正经,但是如果有姑娘投怀送抱,他们还是无法拒绝的,而且齐妈说二少到现在都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如果她成了他第一个女人,那么二少就不会再忽视她了,还有到时候二少毁了她的清白,还会对她不负责吗?

     顺着灯光,宁心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二少的院子,可能是晚上一个人走的关系,好像比白天的时候,走的时间长,不过这种小事宁心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宁心还是很紧张的,她悄悄的溜进了院子,齐妈说展二少不喜欢丫鬟伺候他,所以到了晚上,房间里只有展二少一个人。果然院子里静悄悄的,宁心悄悄的来到正房,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估计二少已经睡着了,宁心不死心,又敲了几下,门开了(一般大户人家随时都要有丫鬟伺候,所以大部分人睡觉不会将门锁上,方便丫鬟们的进出)。

     宁心壮着胆子走了进去,顺便将门关好,房间里静悄悄的,那张花雕大床上有着浅浅的呼吸声,宁心试着走进,撩起床帐。

     房间里没有点灯,只有外面走廊屋檐下几盏灯笼的光从窗户外面折射进来,昏暗暗的,看的不是很真切,只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宁心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要叫醒二少好,自己悄悄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直到一丝不挂,然后溜进了被窝,将自己的裸.体贴近那具滚烫的身子……

     展祖望自从生了那场大病之后,就很注重养生了,对于女色也不怎么看重,这一年了一直修身养性,不怎么到大小老婆那里去,今晚和往常一样睡得很早,恍惚中感到有人来到他的身旁,展祖望下意识的往旁边摸了摸,一具滑腻腻的年轻有活力的身体,展祖望以为自己很久都没有发泄了,在做春.梦,于是很是大胆,一个转身将少女压在了身.下,那双虽然保养的很好,但已经不在年轻的手,一寸寸的抚摸着那充满活力的*。

     这具身体有着很精致的锁骨,胸前的小白兔,正好被他一只手握住,展祖望把玩了很久,才将手伸向下面幽谧的森林……

     寸心在房间里,自己把弄的棋盘,一个人对弈,和二哥相处久了,也渐渐的染上了他的兴趣爱好和习惯。当最后一颗白子落下的时候,这一局的胜负已定,寸心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已经给宁心最后的选择机会了,没有想到她最后还是没有珍惜。

     不过路是她自己选的,那么最后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咽下去。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展园的下人们陆陆续续的起来了,烧水做饭,等早饭做好之后,就可以到主子的房间叫他们起床了。

     一切井然有序的安排着!

     大夫人今天起了一个大早,心情很不错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带好首饰,对着镜子修饰着自己的眉,“已经不早了,翠香,你去隔壁厢房叫看看宁心那丫头,作为第一次歇在展园,不知道她习不习惯。”

     “是,夫人!”其中她梳头的小丫鬟,领命去了隔壁的房间。

     过来好一会儿,那个叫翠香的丫鬟有匆匆的回来了,对着大夫人道:“夫人,奴婢去了宁心小姐安歇的房间,但是房间里根本没有人,估计宁心小姐自己起来了。”

     大夫人听了温和的笑了笑:“这丫头就是勤快!起的这么早,走吧,扶我去吃早餐,今天也不知怎么的还真有点饿了。”

     “是,夫人!”齐妈很自然的扶着大夫人往外走。

     走到老爷书房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声女人的惊叫声和男人的惊呼声!

     “啊——,你这个老色狼——”

     “宁心,你听我说——”

     猛地,大夫人脸色一变,抓着齐妈的手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