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 自食恶果
    今早的展园很是热闹,当寸心起来的时候已经闹翻天了。

     场景一花园里:

     丫鬟甲:“你知道吗,那个来我们展园做客的宁心,昨晚竟然偷偷的溜进老爷的房间,和老爷有了夫妻之实了!”

     丫鬟乙:“早上这么大的动静,现在整个展园谁还不知道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宁心年纪和我们差不多吧,心到是挺大的,估计不久就成为我们的三夫人了。”

     丫鬟丙:“不对啊,那个宁心喜欢的不是我们的二少爷吗,怎么会勾搭我们老爷呢?”

     丫鬟丁:“长眼睛的人都看的到咱们二少和寸心小姐两情相悦,人家寸心小姐可是上海来的名门千金,就宁心这乡下土丫头,那什么跟人家比。”

     丫鬟丙:“是哦,我觉得宁心长得也就这样了,我觉得天虹小姐长得都比她好看,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二少爷能看上她就有鬼了。”

     场景二后门走廊:

     家丁甲:“今天怎么了,大家都神神秘秘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家丁乙:“我听后院里照顾二夫人的翠花说,那个来我们展家做客的宁心小姐,她昨晚趁大夫人睡着了偷偷的爬上了老爷的床了,今天早上被大夫人捉奸了。”

     家丁甲:“不会吧,老爷的岁数比她爸都大吧,真看不出来,这女的这么猛。”

     家丁乙:“年纪大又怎么了,有钱不就行了,要说漂亮的女人还真不好伺候,我以后其媳妇一定要找一个安安分分、老老实实的,再不行也要找一个泼辣一点的,像这种表面上柔柔弱弱的背地里指不定骚成什么样呢。”

     家丁甲:“也不能这么说吧……”

     家丁乙:“嘁~老哥我可是过来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咱们管家的女儿纪天虹你知道吧,她也是柔柔弱弱的,说话都不敢大声说,其实啊,这女人背地里指不定已经和大少爷睡过了呢?”

     家丁甲:“大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家丁乙:“骗你干什么,很多人都看见过,大少爷在家的时候,她天天往大少爷房间里跑,一进去就好几个时辰,谁知道两人在里面干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他们真的清白,你愿意娶这样的女人?”

     家丁甲毅然摇头,这种不安分的女人,他可要不起。

     场景三厨房:

     婆子甲:“你说我们的早餐还上不上啊,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章程了?”

     婆子乙:“还上什么上啊,发生这样的是,哪个主子还吃的下啊,大夫人也可怜,真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啊,真没想到那个丫头这么下.贱!”

     婆子丙:“我第一眼见那丫头就知道,这人是个不安分的,她那双眼珠子老是乱转,没想到真出事了,不过我一直以为她会去找二少爷呢,没想到她的目标是咱们老爷!”

     婆子乙:“你知道什么,我觉得那丫头野心大得很呢,她倒是肖想咱们二少爷,但是咱们二少爷眼观高着呢,怎么会看的上她,别说是寸心小姐,就是和少爷们一起长大的天虹小姐也比她出色不少,想要留在展家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委身咱们老爷,到时候生个一儿半女的,也能锦衣玉食一辈子。”

     婆子甲:“我看悬,她背着大夫人赶出这样的事,肯定成了大夫人眼中钉肉中刺了,就算真的进了展家也得不到好果子吃。”

     婆子丙:“不会吧,大夫人看上去很和善的啊,和二夫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也不是相安无事,再怎么说那个宁心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儿啊,老爷占了她的身子怎么可能也得给人家家里一个交代啊。”

     婆子甲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展家自从大少爷出走到现在已经很久都没有发生这么劲爆的事情了,虽然寸心和张志宇来展家做客也引起了一部分舆论小□□,但是在怎么也没有今早发生的事有看头啊。

     在这个娱乐事业匮乏的时代,大户人家的苟且事情最能撩拨众人的心弦了。

     而大家议论的主角——宁心,正头发散乱,目光呆滞的跌坐在地上,脸上是两个鲜红的巴掌印,脸都肿了起来,昨天还鲜活秀丽的小姑娘,现在就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

     当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清楚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的时候,宁心感觉天塌了,她明明几个昨天晚上她进的是二少的院子,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展老爷?

     她的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穿,锁骨上面都是欢爱的痕迹,连呼吸的空气都透着糜烂的味道。昨天将身子交付出去的时候,宁心还思考着今早醒来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是现在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本能的发愁惊叫——

     之后的事情是她这辈子的噩梦,随着她的惊叫,房间里面涌来了一大波的人,她不拙寸缕的被大夫人从床上拖了下来,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不管她怎么解释,怎么闪躲都没有用,房间里有很多人,丫鬟、下人、婆子,一个不少,而她满身痕迹的身子也被看完了。

     她不知道最后谁给她披上衣服的,只看到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像是一把把刀子割进她的肉里面,生疼生疼!

     大夫人在打完宁心之后已经晕过去了,被齐妈和另一个婆子抬回了她自己的院子。

     展祖望表示自己很冤枉,也很无力,但是更多的是对大夫人的不满,虽然说不声不响的和一个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女人睡了,不是很对得起大夫人,但是现在像他们这样的老爷那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他认识的人当中就他只有一妻一妾,另外的那个不是妻妾成群的,有的还养起了外室。

     哪个女人会像她这般大的动静,迎来了那么一大波的人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放,以前展祖望觉得自己的大夫人很识大体的,但是从今早的反应来看,整个就一妒妇!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得先解决才是,毕竟事关展家的门风,不及时解决,到时候外面再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出来也不好看。

     既然已经占了人家小姑娘的身子了,就把她纳过来就是了,当然也免不了给宁家一笔‘彩礼’,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展祖望一点也不担心宁家人会反对这件事,毕竟昨晚是宁心自己摸到他床上来的,如果他们宁家还有脸面的话,就不会将事情宣扬出去。

     想到昨晚那滑腻无比的身子,还有身.下的娇喘,展祖望心中一阵荡漾,说起来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果然年轻就是好啊。虽然二夫人品慧保养的还不错,但到底还是上了年纪了,眼角也爬出了鱼尾纹,没有新鲜感了。

     大夫人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很快就清醒了,醒来之后目光狠戾的望向一边守护的齐妈:“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现在在哪里?”

     “夫人,您先喝口水消消气。”齐妈还是第一次见大夫人这般生气,连忙安抚道,大少爷离家出走,如果大夫人再出什么事的话,他们这些站在大方这一边的下人,在展园也混不下去了。

     “让你说就说,哪有这么多的废话!”

     齐妈见大夫人真的动怒了,也不敢在劝,连忙回答道:“是,夫人,那个女人现在还在老爷的书房里面没有出来。”

     大夫人猛地吸了一口气,真想不到啊,本来想要养一条看门狗,最后反而被狗反咬一口!

     “夫人——”齐妈见大夫人没有反应,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你先下去吧,我要静一静。”大夫人闭着眼睛努力的忍耐着。

     “是——”

     “姐,你快跟我说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张志宇昨晚和杨戬很晚才回来,没想到今早起来会听见这么有趣的事情,艾玛,桐城虽然很封闭,但是有趣的事情还是挺多的,老爹睡了喜欢自己儿子的女人,想想都好激动!

     杨戬昨晚回来后直接来了寸心的房间,自从寸心来了展园,原本展云翔的院子就变得形同虚设了,两个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偷情’,竟然培养出了一些情趣。

     张志宇来的时候,两人也差不多刚刚起床,杨戬在看《战争与和平》,这本书是寸心空间里面的,闲来无事,杨戬和很喜欢这些一点他们父子两很像,看的书都是经典的世界名著像什么《红与黑》、《悲惨世界》什么的,相比起来来寸心就*丝多了,她最喜欢看《霸道总裁爱上我》-_-。

     寸心空间里没有关于霸道总裁的书,只能无聊的修剪这盆栽,然后张志宇小盆友就欢脱的闯进了了。

     “你想知道的事情,整个展园都已经知道了,你随便抓一个人问一下,我保证,他会很乐意跟你聊八卦的。”寸心一边剪一边说着。

     “可是我想了解最真实的,姐你就告诉人家嘛!”张志宇抓着寸心的袖子一边摇一边撒娇道。

     靠!这家伙脑子还没有正常回来!

     寸心考虑着要不要给他一记排山倒海,使他清醒清醒,张志宇已经‘飞’出去了,寸心看了一眼身边专心致志看书的杨戬,有继续打理盆栽了。

     “妈/的,展云翔你谋杀啊,下手这么重,你知不知道老子的命很值钱的,伤到了我们张家就绝后了,别以为你是老子的兄弟就这么为所欲为了啊,老子也是有脾气的。”被拍到墙上的张志宇,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龇牙咧嘴的说道,半点形象也没有。

     寸心扶额,这个张志宇胆子还真大,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在知道二哥的身份之后,还敢和二哥这么说话了,就算是梅山六怪,后来成了二哥的下属之后,对二哥都是恭恭敬敬的,少了那份兄弟的亲昵。有句话怎么说的,认这一辈子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的,一起扛过枪的,一起分过脏的,一起嫖过娼的。

     展云翔原本就是二哥的一个意念,他的经历二哥能感同身受,两人原本就是同窗,也一起执行过任务,拿到的奖金也是对半分的,也一起去过歌舞厅玩,这么一想,这两人是妥妥的好基友啊,就算是在封神时代,杨戬也没有这么铁的兄弟过。

     “好了好了,别耍嘴皮子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下辈子投胎也打不过他,还是乖乖的当小弟吧,跟着二哥有肉吃。”寸心好心的来劝架(张志宇:你确定不是来语言攻击的)。

     “姐,我以后就跟你混了,还是跟着你有前途,你就告诉我昨天你是怎么弄的吧!”

     “其实也没什么,昨晚我就发现宁心看我家二哥的眼神很奇怪,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我就在二哥的院子里面设了一个小阵法,来保卫我家二哥的贞操,如果那个女人去找二哥的话,会自动拐进展老爷的院子,没想到她真的这么做了,于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张志宇听的一愣一愣的,还有这样的阵法:“姐,这个什么阵法的,需要你们的法力吗,我们这种凡人能不能学啊?”

     “可以学,阵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数学很像,你的左脑够发达就行,一些简单的阵法不需要法力加持。”

     “那……”

     正当两人讨论的起劲的时候,又有小丫鬟来报了,说老爷叫二少爷过去一趟。

     杨戬放下手中的书,和寸心对视一眼,这位‘展老爷’又有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