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废品里的大生意
    过年的时候就是悠闲。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每天最大的事情就是等肚子饿了好吃饭。

     这么一直到了年三十,赵卫国来送修理店的分红才让赵林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摊子事情。

     “最近怎么样?”赵林懒得拆封,直接扔给他一包新烟问道。

     赵卫国怒道“你回来这么久,也不去店里看一眼,店里几个人都快忙冒烟儿了!”

     “关了就是,又不差这两天赚的。”赵林还是悠哉悠哉地说道。

     赵卫国点上烟猛抽一口道“你说的轻巧,马上过年了,你家电器坏了不急啊?我赵瞎子是为了赚那几块钱吗?”

     “你伟大行了吧。”赵林把拆开的烟推了回去,示意他装起来,外国烟不好抽,主要是尝个新鲜。

     “床垫的事儿,谢谢你。这半年你的主意可是帮了不少人。”赵卫国说这话的时候倒是真心实意。

     赵林摆摆手道“咱俩说不着这个。对了,废品生意还干着没?”

     “干着呢,不过都收废品的活儿都包给其他人了,我这边就管把东西送到省城,不然还真忙不过来。”赵卫国道。

     “还行,知道使唤人了。”赵林调侃道“有件事儿想问问你的意见。”

     “你说。”赵卫国对赵林的想法还是很感兴趣的,毕竟这大半年来的变化都起源于赵林。

     赵林想了一下道“还是收废品的事情,不过做的要大一些。”

     “废品能做多大,难不成把全省的废品都承包了?”赵卫国不解道。

     “咱们这边不行。”赵林指了指东南道“我说的是香江。”

     赵卫国傻了眼,烟都忘了抽道“跑香江收废品?真亏你想的出来!”

     “不是收废品,而是单纯的收废纸。”赵林夸口道“这活儿做好了,说不定还能让你混个全国首富当当。”

     “哈哈哈哈,你真会开玩笑,一点儿废纸能卖多少钱,还全国首富。”赵卫国哈哈大笑道。

     赵林笑了笑道“一个香江当然不行,再把美国也吃下来呢?”

     赵卫国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跳到香江已经是天边了,美国是什么东西?

     “你要是愿意的话,县里的生意都放了,我送你去香江。”赵林认真道“你先在那边学学怎么做生意,等差不多了我再把你送到美国,专门做废纸回收生意。”

     “你是认真的?”赵卫国不敢相信道。

     有个首富已经趟过的路,不走一走怎么对得起重活一世,赵林当然是认真的。而且赵卫国单身一人,无牵无挂,还当过兵,再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我会在大陆这边开个做回收纸的厂子,你负责把外面的废纸送回来,绝对有赚头。”赵林道。

     看看赵卫国沉默不说话,赵林又说道“世界那么大,你就不想出去看看?现在是不真刀实枪的打仗了,但是还有商场上的战斗在继续,去赚外国人的钱不就相当于在另一个层面上战胜了他们?”

     赵卫国有些意动,说道“可是我连外国话都不会说,怎么出去?”

     “不会就学,有什么好怕的。”赵林继续怂恿道“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学个鸟语么?再说香江那边二鬼子那么多,学鸟语再合适不过了。”

     “我赵瞎子从来都没有怕过事!”赵卫国激动起来道“就是要干他们,把他们的钱都给赚光!让他们把这些年从咱们这里抢走的东西都吐出来!”

     最可怕的不是年轻的愤青,而是老愤青。

     赵卫国的这股子劲儿被赵林哄起来就下不去了,叫嚣着要喝酒,要在商场上替他的兄弟们报仇,害得赵林不得不开了一瓶酒才让他平复下来。

     不过这事儿不是说说就能干的,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

     本来赵林打算安排他去北面搞老毛子,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压下了这个想法。北面的局势只会越来越混乱,一不小心就会把命搭里头了。香江至美国这条路虽然也不是很太平,但相对来说还是要好一些。

     北面就让黄成找人去好了,富贵险中求,总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反正离那个关键时刻还早,有的是时间挑选。

     俩人灌了几口酒,谈起在商场上狠揍外国人,乐的在这里又叫又喊的,躲在书房里画图的两个人都给吵得停下了笔,从屋子里钻了出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在这打架呢,喊那么大声。”丁海峰不满地冲赵卫国道。他这边正画图呢,被赵卫国一嗓子吓的线画歪了半张图,好几天的心血全毁了。

     赵卫国丑脸黝红,醉熏熏地说道“我要当全国首富,当世界首富!到时候给你买俩美国娘们儿回来当媳妇,哈哈。”

     “你又哄你叔什么呢?再胡闹小心我揍你!”赵红阳瞪了赵林一眼,单手操作轮椅过去把酒瓶子给没收了。

     赵林喝的也有点多,张嘴就说道“你不懂,瞎子叔要去美国了,我这给他送行呢。”

     赵红阳气不打一处来,从轮椅边上抽出拐杖就给了赵林一下,怒道“我是你老子,还有我不懂的事?再说他生在这儿长在这儿,去什么美国,当二鬼子那么好玩么?”

     赵林挨了一下狠的,脑子才清醒一点儿,跟自己老子吵架就别想占便宜,把喝得半醉的赵卫国扔下,自己脚底抹油就跑了。

     赵红阳气色真是好多了,手劲大的不得了。赵林冲出家门,摸着头上的大包哭笑不得,京城多少人都在削尖了脑袋想往外跑,怎么到了家里只是说说就多一大包出来。

     不是肉食者鄙,只不过人的原则有强有弱罢了。

     一路走到张全的饭馆,喝过酒的脑袋被冷风一吹,晕的更厉害了。还是张全伺侯着弄了碗醒酒汤喝喝,这才缓过劲来。

     “啤酒和夜市的事情都和大伙说了,只是人一多,这点利润就不剩几个了。”张全看赵林好一些了,才把疑问说了出来“值当拉这么多人进来么?”

     “大家赚的钱都装罐子埋地下去了吧。”赵林晃了晃脑袋,感觉不太晕了才接着往下说道“钱是赚不完的,有时候干点不那么赚钱的事也好。趁这个机会正好可以看看人心向背,把那些只知道死认钱的人早点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