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龙生九子
    赵林指了指陈云鹏小声对张全道“肉。”

     张全会意下去准备饭菜,他在林建军那学艺的时候没少见赵林吃饭的做派。如果周围没其他人在,这个家伙简直能把厨子折磨疯,一边挑刺一边说什么子曰“色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

     敢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么讨厌的话,怪不得孔老二要被打倒,人人都这么吃饭,厨子就没法活了!

     还好他还带了个人来吃,不然张全做起这顿饭来还真有点心虚。他师傅林建军还常常被怼的说不出话来,让他这个徒弟怎么轻松的起来。

     饭菜上来,陈云鹏也不客气,对张全敬仰归敬仰,有肉不吃那才是傻子。

     “全哥手艺太棒了,怪不得能开这么大饭店!”陈云鹏倒是真心实意的夸奖,自从陈南雁接手了厨房,他就没吃过一回正经饭菜。太淡的还好说,太咸的就真要了命了。

     赵林随便扒拉两口米饭,肉太腻、菜心太老、酱油颜色不对、刀工也够呛实在是看不得、吃不下。

     “你先吃着,我跟他说句话。”赵林放下碗筷,对吃的正欢的陈云鹏道。

     心思都在肉上,谁还管你去干嘛。陈云鹏巴不得没人和他抢,听到赵林说的话把头点的比啄木鸟还快。

     “这是谁啊?”张全给赵林点上根烟问道。

     赵林看了看烟嘴上的牌子,三个五,不满道“红塔山抽着不错,你瞎得瑟什么啊。”

     张全尴尬一笑道“平时也不老抽,这不看你来了么。”

     “里面这个在街面上混过,你带一段时间试试,看能干点什么不能。等学校开学帮他把学费缴了,送他回学校上学。要是有本事、也愿意跟着你挣钱,可以逃课,但是不能退学。”赵林抽了口烟,有点不习惯这个味道,闷声道。

     张全不解道“为什么啊,那不糟蹋钱么?”

     上学还是一笔很大花销的,张全不缺这点钱不代表他不心疼。

     “他姐不愿意。”赵林不情愿的解释了一句。不明不白的往这里塞人也不行,

     张全乐了,嘿嘿笑着绕着赵林转了一圈道“看不出来啊,下了趟江南变的心花花了,这才几天啊,就把人家姐姐都拐跑了?谁家的啊?”

     “南边倒菜的陈家,你认识。”赵林耐着性子把事说完“家大人没了,别让他跟我一样去扛大包。”

     张全收起笑脸。老陈家两口子给他供过菜,当然认识。只不过出事这段时间,他正好在搞大包子和早餐车的事,一段时间没见,谁承想就成了永别。

     “放心吧,有我一口吃的就亏不了他。”张全郑重道。

     赵林把烟头踩灭,摆摆手道“不是这么说的,主要是让你看着他别跟街上的混子们走太近,这个年纪正是不省心的时候,没家大人管着学坏太快了。

     张全嘴角直抽抽,心说:十六岁半说十五岁半,你还真开的了这口。

     心里想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嘴上要说的漂亮“老陈跟我也是故交,算我半个孩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俩人说完进屋,陈云鹏还在拼命往嘴里塞东西,眼看着一斤半的大肥肉就要被他干光了,看到两人进屋,不好意思道“太饿了,没控制住。”

     赵林笑笑,这种好胃口真是令人羡慕。那么多油吃肚子里面也不怕长胖,真好。

     “这段时间你就在这儿帮忙,有什么意见没?”张全主动开口道。

     陈云鹏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才回话道“那可太好了,要给我也分一辆早餐车么?”

     现在干早餐车,不但能卖早餐,还能便宜进到香江货,利润比以前高出一大截,街面上的人都眼热的不行。不过能混上早餐车的要么是有人罩着,要么是自己特别能打,他陈云鹏拳头虽然硬,但是年龄在那放着,还真差了点事。

     赵林无奈道“让你干那个,你姐非得锤死我。这个不行。”

     就是怕他不学好才想找个地方管教管教,再往坑里跳这算怎么回事。

     “跟着我学手艺愿意不?”张全咳了一声道。

     “不愿意。”

     “服务员?”

     “不愿意。”

     “会计?”

     “干不来。”

     “这也不愿,那也不干。你想干什么?”张全怒了,小兔崽子几个字差点骂出口。

     “我就想干早餐车!”陈云鹏吃饱之后胆子壮了不少,这家伙除了陈南雁还真谁也不怵。

     赵林皱了皱眉,让张全坐下道“看来不是个吃安稳饭的人。让他跟车在省内跑跑吧。”

     南边来的货越来越多,别说一个小县城,就是整个省份都不一定吃的下。更何况总有一些地盘是没办法插进去的,往北面的省市地区走就成了必然出路。

     也幸亏赵林让张全把这些人都拉了进来,不然只凭他一个人,这生意还真没法干,人手不足想什么都白搭。

     货是发到省会的,所以省内发货还好些,毕竟语言相通,让根烟、送点小礼物路就通了。到了外省那些方言不同的地区,简直和攻克敌军堡垒差不多,砍刀撬棍来招呼都是小意思,三棱军刺也不新鲜,土枪猎枪碰上了就真得玩命才行。

     不是说每次发货都得来一次全武行,而是这种情况真实存在,碰上一次就要命。所以每次发车都要做好万全准备。

     赵林为了治住他的这股子劲儿,还真是发了狠。这些只见人吃肉不见人挨打的半大小子,不疼上两回不知道挣钱的难。

     “这不好吧,出了事儿没法交待。”第一次开拓省外市场,张全跟着去过一次,回来腿都软了,从此之后宁愿让出席位也再不说出省的事儿。

     反正他是赵林的二道贩子,怎么着也少不了他一份汤喝。

     “想当家做主哪有那么容易,你敢不敢?”赵林略过张全的话,瞪着陈云鹏问道。

     陈云鹏不在乎道“别让我伺候人就行。”

     “你回来别哭就成。”张全脸都绿了,这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啊。他这巴巴伺候半天,图的是个什么啊!

     “我要是哭了我是你孙子。”陈云鹏好像喝多了一样,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拍着胸脯夸口道。他还以为这是在街面上拜老大,下投名状呢。跟车有什么怕的,不就是打架么,谁怕谁啊。

     赵林也是郁闷的不行,本来想着培养个管帐的帮他看着点张全,没想到是这么个二愣子。怪不得老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陈南雁有这么个弟弟,也真是难为她能撑住这个家不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