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清醒
    把一切怪罪与荷尔蒙不太合适。

     赵林在痛苦的排队、推搡、吼叫之后,终于坐到了开往南方的列车之上。身体上的痛苦永远是治疗精神的良药,因为你无法要求一个累到想要呕吐的人去伤春悲秋。

     一个学生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坐卧铺,在一片臭脚丫子味中思考人生,赵林觉得自己得到的思想结晶很珍贵。

     变回到这个时代之后,除了改善家人生存环境这么一个执念之外,对其他的事情都是高高在上,好像置身事外一样。

     就算是对老汪这样值得尊敬的人,也没有从内心里把他当做一个平等的人物,更多是把他当成一个喜爱的NPC。

     把一个通关之后的游戏再玩一遍,很难再有当初的劲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虽好,新鲜感的缺失还是会造成很大的困惑。所以自己才会在被老汪摆一道之后那么的心浮气燥,没了新鲜感,掌控能力也没有了,这可怎么得了。

     还有这些出门也是,看起来是征求了父母的意见,可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自己扯的那几句闲篇真能让他俩放心么?

     靠着一点点的先知先觉就敢看不起别人,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狂妄了?居然妄想着掌控一切?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能看清别人的内心?

     世界那么大,就算是自己多活了一辈子,又比别人多点亮了这个大地图的百分之几?

     不努力的话,两辈子加起来也比不过别人一世的逍遥吧!

     在家里守着电脑看看新闻,就自诩诸葛亮,喝点小酒就胡吹天下,赚点小钱就捂着盖着怕人来借,重来一次还要这么活着?

     想着想着,赵林就出了一身冷汗,在这闷热车厢里看起来反而更和谐了点儿。

     热了也出汗,冷了也打哆嗦,饿了得吃饭,病了得吃药,挨打也痛的慌。一样是个普通人,怎么就不能踏实点,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呢?不是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么?不是还有那么多遗憾没有弥补么?

     时间那么宝贵,怎么能浪费在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上面呢?

     “查票!查票!”就在赵林闷头自省的时候,乘警推着过道里的人群挤了过来,不是一般敬业的大声喊着。

     赵林掏出兜里的车票,发现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这鬼地方比非洲还热,要不是身子骨还行,早倒地晕迷不醒了。

     趁着检票的时候问了一下,居然已经走了一大半路程。看来沉浸在思绪当中还是有好处的,不知不觉间少受了那么多精神上的煎熬。

     车门开启又关上,下车的、上车的换了小半个钟头,车厢里的人一点也没有见少,把赵林郁闷个不行。

     从那个状态里出来容易,再想进去可就难了。

     “小兄弟到哪里?”旁边一个中年汉子看赵林活了过来,凑上来问道。

     听口音还是个老乡,只是赵林上车时状态不太好,不记得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坐到自己旁边的。

     要是一起上的车,那可就尴尬了。

     “去广圳看看,你呢?”少说多听总不会错,赵林笑了笑反问道。

     老乡还真是和赵林一起上的车,只是在这个小孩儿身边坐了一路,只见到一张仿佛万年不变的臭脸。他心里直犯嘀咕,怕惹事上身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直到这个小孩儿主动和乘警搭话,才放下心来主动交谈。

     “我也去广圳,听说那边儿街上都是做生意的,钱好赚的很!可不比咱们那儿,卖个菜还要躲着怕人看见。”这个老乡是真健谈,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你不会是一个人来的吧,那边可不比咱们那儿,乱着呢!你想啊,都是做生意的能有几个好人?你要是一个人下了车可得当心点儿,别被人骗了。”

     嘴里说着歧视生意人的话,眼里却放着光芒,恨不能飞扑到这些人怀里,好沾一沾他们的金粉。

     “不能,还是好人多。”赵林搭了一句符合自己身份的话道“我叫赵林,你怎么称呼?”

     好像听到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一样,老乡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还是个秀才。”

     说完觉着不对,赶紧岔开道“我叫秦耀宗,你娃儿不在家念书跑这么远来干什么?广圳那地方可不比咱们那儿,二鬼子、洋鬼子满大街跑,你想想,能好的了?”

     倒是个开眼看世界的人,赵林暗道。

     “哎,我说你这个娃儿。真不是我瞎说,报纸上都写了!”秦耀宗看赵林不说话,还以为不相信他说的话,着急道。

     赵林笑了笑道“没错儿,外国人是比前些年来的多了。不过现在都是国际友人了,叫洋鬼子有点不太合适。”

     “那是。叫,叫什么来着?”秦耀宗挠了挠头,一拍大腿道“对了,吸引外资!去年洋鬼子出钱在京城盖大饭店的时候,报纸上说的。”

     “恩,花他们的钱给咱们盖楼,这多划算!”旁边一个看他俩说的热闹也插了一句道。

     “哪有这么好心,他们那是为了赚咱们中国人的钱!”加入讨论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从哪里又多出来一个。

     秦耀宗冷笑一声道“楼盖在咱们的地盘儿,让他们赚点钱算什么。关键是让他们听咱们的话!不听话就撵走他,有本事把楼搬回他们国家去,不听话非得赔掉内裤不行。”

     不管他是从哪个方面考虑的,这番话真让赵林刮目相看了。家家都穷的吃苦腌菜,但是脑子清醒的人还真不少。

     八零年,离改革开放的口号仅仅过了两年,底层人民的思想已经先一步解放开来,为了生计也好,为了理想也好,打工也好,倒货到内地也好,总之他们才是真正摸着石头过河的第一批人。

     “下车跟着我,这儿可不比咱们那儿,睡觉都不能闭两只眼!”秦耀宗是把自己当赵林长辈了,尤其是听说他马上就是一个大学生之后“你一个人下了车也不知道去哪,这可不比咱们那儿,地方大的很,可不能跑丢了!”

     赵林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道“都听你的,秦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