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6章第一阶段的胜利
    文竹像做梦一样,看赵林的眼神都变了。如果这些钱还嫌少,那真是要疯了。

     这段时间,她一共和八十几家签了协议,扣除中间炒作花掉的钱,到手的还有三亿多。按她的猜测,通过地下组织洗一遍,这笔钱就算是蒸发掉一半,剩下的也够她和赵林分的了。

     而知道股市走向的赵林又岂会让自己的钱被别人吞掉,就在文竹在外面操作的时候,赵林已经让欧阳磊把钱在股市过了一遍。

     趁着八月份的股市大震荡,前有赵林的神预测,后有欧阳磊的精妙操作,最后从股市退出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港纸换美金的奇迹。

     看看文竹的眼神,赵林说道“你不会以为我出来一趟就为了这点儿钱吧?打起精神来,后面还有更好玩的。”

     “我可以继续帮你,但是我的那一份得先分给我。”文竹因为一直摸不透赵林的想法让她最后还是胆怯了,不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的话,继续跟着赵林做事还是有些不踏实。

     赵林笑了笑说道“没问题,我会通过正规渠道拔给你。只是这样的话,后面的收益你就分不到了,只能给你多发一点儿工资。”

     “那我认了。”文竹咬着牙说道。

     除了必要的时候,赵林天天在街上逛来逛去,领着皮特挨家挨户地吃小吃,看看能不能偷师成功。

     自始至终,赵林都没有一丝焦急、担心的表现,不怕事情失败也不怕被人报复,就好像整件事都和他无关一样。

     这让文竹心里充满了挫败感,她虽然完美的把赵林的计划给完成了,但是和赵林的表现相比,她就好像一个被观赏的物件一样,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拿到这件事情的最终分成,至少能让她觉得有些安慰。

     赵林吩咐皮特摆桌庆功宴,然后让文竹去把欧阳磊接来,没想到雷霆的保镖朱景亮居然也跟了过来。

     这家伙最近跟着欧阳磊的股市赚了一大笔钱,恨不能在家给他立个牌位天天烧香供奉着。听说赵林也过来了这边,说什么也要跟过来当面拜谢一番。

     “还在雷公那里上工?”赵林问道。这段时间因为文竹的冷处理,伤到了雷婷的心,所以雷霆那边的消息就有些不够灵通,这个送上门来的消息树不用就太对不起他了。

     朱景亮呵呵地傻笑着告诉赵林道“雷公知道我在股市上小赚一笔,所以把我调到了一个新成立的部门,专门和那些搞股票的人接触。”

     “不会是放贷吧?”赵林道。在股市上行险,难免不会碰到爆仓的危险,想临时拆借到钱,也只能走地下关系,在这个时候指望银行贷款,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朱景亮夸了一句“不亏是赵老板,一下子就猜中了。”

     “怎么雷公想起来做这个了,我记得他只搞实业相关啊。”这也是赵林对雷霆最佩服的地方。

     雷霆向来只做自己熟悉的业务,就凭他一直坚守的这一条,就能让他在商业市场上立稳脚跟。如果他能再淡化一下自己的黑道背景,说不定还真能成功上岸,从黑道大佬华丽转型为企业家。

     朱景亮道“这次股灾不知道有多少人跳楼。借着这个机会大小姐出来挑了大梁,帮雷公收了好几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搞的,一下子就把雷公给她练手的资金翻了好几番,让雷公在这一行里立住了脚。”

     雷婷这个妞被文竹刺激一番之后,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大能量,这还真出乎意料之外啊。可惜,赚惯了快钱,想就此收手实在是太难了。雷霆不好好守着自己的本心,跑到自己不熟悉的行业里搅和,怕是已经一脚踏到了悬崖边上。

     雷婷就算是再能干,也没见她在历史上留下名字,就连现在威风八面的雷公也是一样。估计这次的成功,就是他们家衰落的开始。

     是时候撇开他找下家了,不然断了南边那些厂子的销路就不好了。实业才是根本,股市上的钱都只是数字而已,今天多两个零,明天说不定就一毛不剩了。

     “回去帮我和雷公说一下,明天我去拜访他。”赵林道。

     “你送来的那些东西让小弟们都赚了不少,大家现在都在夸雷公英明。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见到你的,明天一早我就来接您。”朱景亮高兴道。

     他们做小弟的,赚钱什么的还是小事,最大的成就还是得到老大的赏识。搭上赵林就可以让他在雷公面前多露几次脸,这种活儿说什么也不会让给别人来做。

     送走这个传话的人,赵林和欧阳磊、文竹一起从到餐桌前。皮特把饭菜准备好之后,主动的带上门出去溜达了。

     这几天跟着赵林受的刺激太大,在他谈事的时候凑上去只会让他眼冒金星,那一串串的数字听的他直做噩梦。所以就算赵林没有避开他的意思,他自己也会知趣的躲到一边去。

     除了做菜,他的心思不足以支撑再做其他事情,有了这个自知之明之后,才让他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就像魏丽丽给他说的一样,把赵林伺候好,跟紧他的脚步,比什么都强。

     “为了咱们第一阶段的胜利干杯。”赵林带头和他俩碰了一杯。没有这两人的帮忙,让他自己做这些事情还真不好办。

     “干杯。”

     “干杯!”

     在酒桌上谈事是华人传统。几杯酒下肚,赵林让欧阳磊把文竹这一次的分成拔出来给她。从这以后,再做后面的事情文竹就变得和欧阳磊一样,只拿工资和奖金,不再占有股份。

     把钱拿到手,文竹更加气闷,本来她只是占的股份比赵林少一些,但身份上还是可以说是平起平坐。如今这么一来,她就变成了一个打工的,哪怕是有了这一次的收益傍身,可是不安全感却变得更加强烈。

     要不要拿出她最大的资本来搏一把?赵林这么年轻又有能力,说起来她也不算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