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进展
    只要是个人,就难免有功利心。有了功利心,就有了无尽的动力。

     理查德被赵林拿下之后,只能呆在香江整理大陆这边的专利。在他看来,香江已经是流放之地,至于大陆就更是一片蛮荒。

     虽然赵林给他留的活动资金不少,但是赵林让他来干这种事,那就是再明显不过的过河拆桥。

     他带着恨意组了一个百人的队伍,还大方的撒了不少钱给这些人,让他们去那片蛮荒地干活,然后自己一头扎进酒精和舞女的怀里。

     伴着酒精和舞女过了半个月之后,理查德终于回到办公室开始整理从那边传过来的资料。

     虽然他只想着应付差事,但是招来的那些人却因为花了大价钱,所以都是实打实的专业人才。

     这些传过来的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把他喜的在办公室直跳。

     一项维C二步发酵工艺就是一座金山,而负责医药项目的那一个团队只花了不到他们活动经费百分之一的价格就拿下全部国际专利。

     虽然理查德对医药行业不是很熟悉,但是独占国际维C市场五十余年的罗氏公司他还是听说过的。

     没想到在那片他认为的蛮荒大地上,居然还有这等人才。凭这一揽子专利,他就有信心替赵林赚回数也数不清的钱回来。

     如果说以前被垄断的那种维C制作工艺是马车速度的话,那么二步发酵法就是飞机速度,完全是颠覆性的。

     来了精神的理查德开始招集人手,对国际维C市场进行调研。没想到瞌睡有人送枕头,一个叫凯斯卡的工程师在去年的时候发现用腹泻测定人体的维生素C饱和量的方法,还成功治愈无数感冒、肺炎、昏睡症、急性肝炎、干草热、气喘、外部创伤等等病症。

     这个方法解决了六十年来使用维生素C治病的争议,也就是维生素C治病的剂量问题。以前许多实验显示维C无效,都是因为剂量没有达到维生素C饱和量的缘故。

     这让理查德的心理更加活泛起来,现在国际市场上的维C都被三大药厂控制着,他们为了获得高额利润,私下里达成秘密的价格联盟,划分市场范围,用来控制市场价格,所以维生素C这些年一直都在涨价。

     现在理查德手里有了这种颠覆性的生产工艺,那么就可以暗地里先配合着这三大药厂把维生素C这种‘神药’往上炒作一番。然后自己建药厂来分一杯羹也好,收一收他们的专利授权费也好,不管怎么做都能得到无尽的财富。

     这件事让理查德对自己又有了信心,原来赵林把他放到这边的原因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一个十亿人口的大国,连个专利法都没有,这么大一个宝矿交给他,怎么可能是流放呢,分明是一种莫大的信任!

     更何况这还是他的老家,赵林明明就是想着把最信任的人留在身边才这样做的!

     理查德重新调整了心态之后,立刻就爆发出无尽的能量,一边继续往大陆那边增派人手,一边联系米国总部那边配合炒作维C。

     而他收拾东西马上开始办理去往京城的证件。之前只想着在这边混吃等死,连入关文件都没有去办,现在心急如焚的反而被耽误了好几天时间。

     总部那边正在调整期,卢卡斯上任之后立刻就和多家大公司达成和解,然后深耕专利市场并投资了多家研究机构,准备结束理查德任期的野蛮作风,把公司推向一个更理性、能长期发展的状态。

     接到理查德的消息之后,卢卡斯骂了一句狗屎运,然后开始调查三大药厂的近况,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准备。

     之前因为赵林的缘故,公司专注的都是基础工业和高新技术这一块的专利,医药这块大蛋糕连碰都没有碰一下。

     如果能借此打入医药市场,那么公司的营收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

     还以为理查德被拿下之后就会消失,没想到在那个弹丸之地还能让他翻身,卢卡斯不得不佩服他的运气。

     理查德这一番大起大落之后,终于认清自己的主人是谁,恨不能长双翅膀飞到京城去,好快一点儿让赵林看看自己有多努力。

     卢卡斯顶了他的位置算什么,只要抱紧赵林的大腿,还怕他卢卡斯做甚。就算他再能干,还能比得上赵林的一句话管用?

     等待办证的这两天时间,理查德周边的人都以为他喝酒喝傻了,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断过,还不时的就陷入神游状态,看着都吓人。

     终于把证件都办齐了,理查德一分钟也没有停就直奔京城而去。

     这时候赵林正和一群木匠、泥水匠一边商量一边改造四合院儿呢,一点儿即将搅动国际医药市场的觉悟都没有。

     “你这个图不行啊,看着一点儿都不大气,再改改。”赵林把改了无数遍的图纸再一次扔还回去,牛气哄哄地说道,一幅欲求不满的产品经理形象,不把对方逼疯誓不罢休。

     被赵林抓来当包工头的白杨苦头脸道“哥,我真改不动了,杂志社还一大堆事呢,你放我走吧。”

     白杨也是杂志社的兼职,还是华青土木工程的高材生。天天被赵林拉着来修房顶、推窝棚、搞装修,还特么不管把图纸做成什么样都过不了关,这火窝的都快把他烧着了。

     赵林给他点了一根烟道“要有耐心,哪个伟大的工程不是在挫折中成长起来的?你这才改了十三稿,不要急。”

     “十三稿,原来你都记着呢!”白杨恨恨的抽了一口烟道“翻修个房顶都要改十三稿,你不要玩我了行不行,我作业还没做完呢,杂志社的稿子还没写完呢。”

     赵林安慰他道“慌什么,你又没有女朋友,晚上加个班就行了,反正被窝也是冷的,回头我买个电热毯给你,加班的时候让它帮你暖被窝好不好?”

     “我恨你!”白杨掩面离去,单身的悲凉被演译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