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7章配合
    不到十分钟,白杨就从桌子上溜到地上去了。文竹捏着只喝了半杯的酒杯问大伟道“你为什么不去找个伴儿,是不是也想陪我喝酒?”

     大伟有心没胆的起身就跑,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妞儿的小心思太多,碰不得。还是去舞池里混一混比较安全。

     孤伶伶的文竹把杯子里的残酒喝光,低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起身穿过人群来到婚房外面。

     把喝多了想要来这儿搞事情的人赶走,她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就这么靠在门口当起了门神。

     赵林是她一心想要征服的对象,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成功过一次,如果有让她感觉自己成功的事情,那后面也总是跟着一个让她无法拒绝的圈套。

     征服和被征服是一体两面,没有失败和成功之分。只是赵林一开始就不在战场之上,文竹给自己设定的对手从一开始就只是个虚影,所以她的所有招术都不可能成功。

     女人的心思难猜,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反正过来想要搞事情的人也好,想要来撩她的人也好,一进入到她营造出来的冷冻领域,就被冻结了思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什么事情也不敢再搞,灰溜溜的从哪儿来再回到哪儿去。

     人酒有肉有节目,没有配成对儿的人也不至于没事做。拼酒是最低级的娱乐,怎么也得行个酒令才行。

     成语接龙都是小孩子玩的,酒令内容怎么也得把古诗词到世界名著都给来一遍才行,七步成诗当然好了,但是用英文把莎士比亚来一遍也能赢得一片掌声。

     理科生比较吃亏就在于没个黑板让他们表演解方程的技术,所以平时把时间都花在啃大部头上面了,文学上的储备一点儿也不比文科生差。

     等到肚子咕咕叫了,赵林和陈南雁才重新穿戴整齐从屋里出来。门口文竹的慌乱被两个从里面出来的人,一丝不差的全看在眼里。

     “我怕他们打扰你们,所以给你们看着门口。”文竹把手上的烟屁扔到地上,顺势把地上的烟头也都踢到身后。

     “还差十几分钟才到两个钟头,你这算不算说话不算话啊?”文竹换了个笑脸,打趣道。

     只是她笑的是那么辛酸,那么诚恳,让人一看就心生怜悯。

     陈南雁挺不好意思的甩开赵林,上前拉着她的手道“我好饿,陪我去吃饭吧。”

     她这个吾爱被夺,吾心已死的形象塑造的太成功了,连陈南雁这个正室不知道为什么也在心里生出一股对不住她的感觉。

     赵林还想享受一下那啥余韵,结果刚出门就被人给截了胡,还不能发脾气,只能就这么跟在她们后面。

     到了这时候谁还记得这是婚礼啊,都玩的正高兴,连新郎新娘出来了都没看到。也就是魏丽丽有心,还在堂屋里给他俩留了热饭热菜,不然就只能捡外面桌上的剩菜吃了。

     赵林正在虚弱期,把大伟招了过来让他把人都赶跑。因为实在是太吵了,这大晚上的再被人给举报了就麻烦了。

     赵林最后和大伟一起把院子各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

     和魏丽丽一比,皮特就是一头猪。这边把人全赶跑,她就已经领着小徒弟把院子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除了空气中弥漫的酒味儿之外,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刚刚这里经历过什么。

     都走光之后,赵林回到堂屋准备再吃一点儿补充一下体力。没想到文竹和雁子两人在那里勾肩搭背的喝上了,就这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俩人就喝了将近一斤下去。

     文竹不知道是不是装的,但陈南雁却是真的两眼迷离,马上就不省人事了。

     “你俩干嘛呢,别喝了。”赵林把酒坛子抱走,还想把她俩面前杯子里的酒也抢走,不过没有成功。

     “雁子还给你,我不耽误你们了。”文竹摇晃着扶着桌子站起来,对赵林说道。

     陈南雁伸手把她拉回座位,端起酒杯道“不要管他。我知道你心里苦,所以咱们姐俩接着喝,我要陪着你一直喝到你高兴为止。”

     赵林瞪了一眼文竹,伸手想把她扶回屋“高兴,都高兴。乖,咱不喝了,回屋睡觉去啊。”

     “都怪你,都怪你。”陈南雁连掐带打的把赵林哄到一边儿,端杯和文竹碰了一下“今天我哪儿也不去,就陪着你。”

     “好啊,让臭男人都去死吧。”文竹和陈南雁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看着陈南雁坚难的把那杯酒都灌进嘴里。

     赵林重新靠过来,扶住差点儿摔地上的陈南雁,对文竹说道“差不多了啊。”

     没想到赵林还没发飙,文竹先趴桌上哭了起来。什么叫梨花带雨,什么叫杜鹃啼血,把赵林都看傻眼了,一时也摸不清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迷迷糊糊的陈南雁被文竹的哭声惊醒过来,老大姐一样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不要哭了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一个人好苦,真的好苦。”文竹一边抽泣一边喃喃自语,换个背景就是一部鬼片,连特效都不用做。

     “我陪着你,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陈南雁摇晃着把文竹给扶起来“我扶你去休息,睡一觉到明天就好了。”

     赵林都看傻了,陈南雁这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了,人物关系好像有些不对吧?怎么效果不再强大一点儿,直接让赵林把她纳了二房算了。

     “你自己找地方睡吧,今天晚上我要陪着她。”陈南雁坚定的推开来帮手的赵林,一个人扶着人事不省的文竹往屋里走去。

     赵林在后面追着道“随便把她放外面房间里不就行了,今天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陈南雁好像什么都懂一样叹了口气。

     把文竹扶到床上之后,陈南雁语气不善地对赵林道“你还不出去,是准备在这里过夜么?”

     被赶出门之后,赵林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的洞房花烛夜好像被文竹给抢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