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9章不能强求
    两个村子打架,肯定也不是为了要杀到对方绝子绝孙,无非也是想要争个输赢而已。而分输赢的方法有很多,老是拿人命往上填就太残忍了。

     赵林本来想的是让两个村子都养些凶狗,以狗相斗来取代人命互搏。不过看看怀里的大黄,他又有些不舍得。

     而且斗狗这玩意儿太过凶残,做出来的话估计也会被和谐掉。

     还好老祖宗留下来的娱乐方式有很多种,比斗狗烈度小一些的方法还是有的。而且与之相比,国家不但不会禁止,反而会大力推广。

     在八十年代未,斗鸡比赛就上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后来更是把某地的斗鸡品种,做成了一个品牌向全世界来推广。

     和这些政府行为相比,民间的斗鸡比赛在两千年来,也一直没有断绝。

     现在乡下还有不少饲养斗鸡的人家,只是大家的生活水平还是太差,吃还吃不饱,所以比赛就没有那么兴盛。

     现在赵林只需要在前面引导一下,不但可以用这个东西来取代他们的以命相搏,说不定还能把它发展成一项大产业。

     “五亩田平踏迹新,噍群围处起禽尘。常说和生犹未得,挑唆血斗是何人?”

     有些人说斗鸡会对这些可怜的动物造成巨大伤害,也会对围观者造成负面影响。还有人说我们的快乐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对人和动物都应一视同仁,相互尊重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要是按这些白莲花们的说法,那应该先把马戏团给禁了,再把养宠物的行为也给禁了,最后还应该立法禁止所有人吃肉。

     什么拳击、格斗等等体育比赛也应该在被禁绝之列,这样子的话就世界和平了?那才叫瞎折腾好不好。

     斗鸡表演已经有两千年历史,许多地方政府都把它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又岂是白莲花们的几句感慨就能被抹杀掉的。

     “这法子不错,你去办吧。”陈南雁听完赵林的想法,也是举双手赞成,当即就放他出门去办事了。

     赵林的方法也很简单,找着张全让他出面收购斗鸡,先把这玩意儿的价格提上来。然后再出点儿钱做奖金,鼓励他们优选品种,在优选的过程中,他们就会自发的组织斗鸡比赛。

     上面的人正在为村民械斗发愁的扯头发摔脑袋,这边送给他们一个疏导情绪的法子,想来也是不会被拒绝的。

     堵不如疏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道理我都懂,但是咱们收来干什么用,难道真的组织斗鸡比赛?”张全对这件事唯一的疑问就是这个。他不怕出钱,就怕没有收益。

     赵林道“组织一个怕什么,而且你的饭店也该出新品了,弄个斗鸡宴出来,肯定卖的不错。”

     既然是按一项产业来做,那么它的上下游当然都要能产生利润,这样才可以持久的做下去。

     只是参加斗鸡比赛,只靠一时热血和比赛奖励是支撑不起来一项产业的。斗鸡也是需要百里挑一的,不能说是这个品种的鸡拿到场上就能用。

     所以还是需要大家的胃来赞助这个项目,不然那些不配参加比赛的斗鸡,没有地方处理也是件麻烦事。

     有些斗鸡品种完全可以当肉鸡来养,半年就能出栏。没有引入那些专门产肉的品种鸡之前,它们也能很好的给大家提供肉食。经济条件只会越来越好,不怕养的多了没人吃。

     两人在这边把事情大致说定,就不用赵林再做什么了。张全一直没有去省城发展,就守着这个小县城深耕细作,关系网织的比赵林细密多了。

     “这事就交给我来办,你看什么时候开始?”张全定下心来,这东西虽然利润不大,但是赵林吩咐的事情他还是愿意花一些精力去做的。

     赵林从另一个角度帮张全整理思路“咱们做小商贩的,要多为领导考虑考虑,只想着赚钱的话,社会地位怎么也不可能得到提升。领导有什么头痛的事情解决不掉,如果你能及时帮他们解忧的话,是不是比往学校捐几块钱有用多了?”

     “不思进取最要不得。虽然你现在县里是有头有脸的人,但是如果没有领导支持的话,肯定稳不住。老汪过几年就要退休,到时候上头没人的话,你觉得自己还能像现在这么逍遥么?”这家伙只对赚钱感兴趣,这样是不行的。社会责任感这东西说起来有些往脸上贴金,虽然有些间接,但是它也能带来切实的利益。

     私有经济的地位还不明朗,赵林对它有信心是一回事,它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发展壮大是另一回事。像张全这些跟着赵林混饭吃的人,太早的躺在功劳薄上吃老本的话,好日子肯定不会长久。

     黄成现在有了新的利润点,张东城也在南方建起了工厂,只有这些人还在这边做着当一辈子倒爷的春秋大梦,一点儿进取心都没有。

     “我明白了。”张全的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他现在不缺钱花,不算赵林的话,说他是县里首富也不为过。但是社会地位这一块是硬伤,来个一月只赚四十块的科长都得让他赔笑脸,真的很憋屈。

     现在赵林给他指了一条貌似光明的路,怎么也得多努努力不可。

     乡民械斗的事情闹的很大,县里面的人都拿来当饭佐料,还没谁想到往里插一脚的。就是当官的还唯恐躲不开,这一次他要是露了脸,那面子可就大多了。

     赵林又看了看和上次回来没什么不同的饭店,摇摇头没再说他什么。因为是街坊又是最早跟他混的,所以一开始赵林给张全的资源是最多的。

     不过现在看看他过的日子和以前也没什么两样,才三十多岁就过上了养老的日子,这次再给他一个机会,再做不好的话,那么他这一辈子也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赵林倒是想身边的人个个都很能干,提拔一个就能撑起一片天来,可是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别的,这个不能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