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这里流民有点多
    走了不多一会,汉嘉城的城门就已出现在视线之中,骑在马背上的刘远整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又坐直了身姿,往城门走去。

     城门之下,几个看守城门的兵卒看到远处来了大批人马,数百兵将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地直奔城门而来,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还以为是蛮兵攻打来了,守门兵卒的队长急吼吼的关闭了城门,又让一个手脚轻快的士兵,飞速前往县衙请示县令,接着又迈着颤抖的双腿走上城楼,向着城外大声喊到:“来者何人?”

     刘远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心里正在盘算着进城之后怎么把气势表现出来,如今算是锦衣还乡,不装逼怎么能行?还没想好完整的套路,只听到“轰”的一声,城门关上了!这是什么情况?没及多想,城楼上又传来了问话声。

     刘远一看,莫不是自己人马众多,把这守城门之人给吓到了?不过现在自己可是有身份的人,便依旧笔挺的坐在马上,让石柱子上前叫门。

     石柱子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但是身形粗壮,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对着城楼之上喊到:“我家大人乃是破虏校尉刘远刘大人!今日破敌归来,尔等还不快快打开城门,请我家大人入城!”

     守门队长一听,刘远?好像有点耳熟,不过破虏校尉是什么官?有我家县尉的官大么?反正都是尉,再大也没有县太爷大,当下也不害怕,依旧站在城楼之上说起来:“什么破虏校尉,没听过,你们还是速速离去,不然一会县令大人来了,看他老人家怎么整治你们!”

     刘远一听,呦呵,口气不小,便唤回石柱子,老神在在地骑在马背上,坐等胡清风来,等他来了听了老子的破虏校尉名号,还不得乖乖开门?

     一柱香的功夫后,胡清风飞快的赶来了,他听了兵卒的汇报后大惊失色,在这做了十几年的县令,从来没遇到敌军攻城的事情,情急之下喊上县丞赵文远,又带上城中仅剩的两百名县兵,向着城门匆匆赶去。

     来到城楼之上,胡清风看清来犯之敌竟然是刘远,而不是蛮兵,当即放下心来说道:“这不是刘远吗?怎么,打退蛮兵归来了?那就快快回家吧,这里到永兴村还有好几十里路,本官就不送了。”

     胡清风之前已经把永兴集团的人口全都划到自己的治下,且已上报朝廷,虽说花了足足三千两银子,但是这份功劳已经到手,一切都值了。眼下刘远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便不想多做理会。

     刘远听完就使了个眼色,石柱子心领神会,又走上前去,说道:“我家大人现今已是破虏校尉,此番破敌回来要进城修整一番,胡县令还不快快开城!”

     破虏校尉?胡清风可不是看大门的小卒子,他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对校尉这个官职还是听说过的,但是刘远现在只有几百人,且又没有听说过他得了什么军功,只怕这校尉之名是编造的吧?胡清风对此话半句都不信,想着刘远莫非是看到县尉程伟和大半的县兵还未归来,便想着到城内胡作非为?

     想到此处,胡清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说什么也不开门,便想嘲讽一番,笑道:“呦!破虏校尉啊!下官失敬!失敬啊!不过本朝早有规定,除非军令下达,否则外军经过各城池一律不得进城。下官身不由已,校尉大人还是快快离去吧!”

     刘远一听就来气了,你不给进城就算了,还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这城我今天进定了!便说道:“难道我们永兴集团现在不是属于汉嘉县管辖?”

     “是的。”

     “那这里哪来的外军?我们都是汉嘉的将士!”

     “额……”胡清风一阵语塞,正想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就看到前方又走来了一只军队。

     这支军队正是程伟所率领的县兵,前几日他们与刘远一起从新都城出发,只是如今刘远的职务比他高不少,又时不时的出现在程伟面前,仗着身份对他不停的提点教训,所以这一路上,程伟很是憋屈。眼看进入了汉嘉的地界,程伟便找个借口,说是要去地方巡视一遍,就找了一条小路,与刘远分道扬镳了。

     其实程伟并不是真的去巡视地方,只是为了摆脱刘远罢了,等到刘远走远以后,便又拐到大路上,往汉嘉县城走去。只是没想到刘远走到城门外就不走了,此时正好遇到了一起。程伟有心要躲开,可是早就被刘远看到了,便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呦,是小伟啊,”刘远看到程伟走过来,很是高兴:“地方巡查的怎么样?”

     程伟在心里骂了一句娘,却又恭敬的回道:“回大人,地方上一切安好。”

     城楼上的胡清风看到这一幕,完全呆住了,连忙走下城楼,向程伟仔细的问起来。半晌之后,胡清风犹如被五雷轰了顶,一脸懵逼。然后又不情不愿的打开城门,把刘远请了进来:“刘大人快请进,哪来的什么外军啊,咱们都是汉嘉人。”

     城北的县兵营地旁边,支起了一座座帐篷,永兴集团的士兵今晚就住在这里了。在刘远忙活的时候,胡清风一路陪同,嘘寒问暖,又在刘远的暗示之下,搬来了大量的肉品菜食,让永兴集团的士兵好一顿吃喝。

     看到胡清风那点头哈腰的样子,刘远很是满意,吃饱喝足之后,刘远舒服地倚靠在椅子上,向着旁边的胡清风说道:“胡县令啊,进城之后,这一路走来,我发现你这里流民有些多啊!”

     “流民?”胡清风一愣,这里哪有什么流民?紧接着又想到了刘远说永兴村那些工人是流民,当下明白了刘远的意思,心想这个无赖难道又来挖墙脚了?嘴上却恭敬的说道:“是啊,下官治理不力,是有一些流民。”

     “不是一些,是很多啊。”

     “嘎?还请刘大人明示,有多少流民?”

     “怎么也有一千多人吧。”

     胡清风听完之后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看着刘远那欠抽的样子,早在心里把刘远骂了无数遍,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屁颠屁颠的四处张贴告示,四下宣传鼓励民众到永兴村去做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