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围困
    一座古朴的庭院之中,长着几株数百年的老树,显得极为幽静。忽然传来一阵男子的呵斥声,打破了这安静的氛围。

     姜义林刚接到姜小溪,就火速赶回族中,一进院门,就发现族兄姜义山已等候多时。

     身为一族之长,姜义山平时就是不苟言笑的一副深沉样子,而此时威严的双眼中却像是有着怒火,对着姜小溪大声斥责道:“行军打仗乃是族之重事,岂容你一个黄毛丫头胡作非为!要不是昨日问起来,去年你干的好事到现在还瞒着我!从今日起,罚你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踏出院门一步!”

     说完之后,便当先走了出去,姜义林见状,连忙快步跟上。

     “族长,都是我不好,带着小溪胡闹,害的我们损失惨重,请族长责罚!”

     说到损失,千斤玉石数十匹马还有几百士兵,虽然让姜义山很是肉疼,但是这些都比不了宝贝女儿的安危重要,此时女儿已经安全回来了,姜义山也不复昨夜坐立不安的样子,脸上也已恢复了平静。

     “义林啊,你可不能再这么宠着小溪了,这孩子也太不懂道理了,若是任由她胡闹下去,还不知道要捅出什么篓子来!”

     “是,族长教训的是。”

     姜义山边走边想着,好你个高鹏,想要把事情闹大啊。我们每年只是收成不好的时候,才会出去劫掠,向来只求财不害命,今年你不仅在各处严防死守,拼命抵抗,竟然还派人抓了小溪!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这老贼还以为我姜氏无人了!

     想到此处,姜义山便召集各部人马,商议兵马要事,随着一条条命令的传出,整个松潘的各部驻军皆向湔氐县的方向移动。

     整个松潘地区都是姜氏的势力,共有兵勇一万多人,光是姜义山的本部兵马就有五千人。而蜀郡太守高鹏,却只有五千兵士,只有姜氏一族的三分之一。

     历年以来,姜义山都会派出本部兵马,拖住高鹏的守军,然后让其他各路人马分散进入蜀郡,劫掠粮草。松潘苦寒,此举不仅能够有足够的粮草活动,同时也能做为练兵之用。

     不过为了防止战局扩大,会让府州其他各郡与蜀郡联合起来,甚至朝廷派大军过来,姜义山一直都把战事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只是如今高鹏欺人太甚,姜义山便亲自披挂上阵,前去湔氐会一会高鹏。

     湔氐城只是一个小县城,不足以养活高鹏带来的五千兵马,所以每隔三五日,便会有一批运粮车队,从新都陈一路运送到湔氐城,供给高鹏的五千大军。

     从新都城出发以后,再路过都安城,便是一个三岔路口。往正北方向去,是蚕岭县,往西方去,则是广柔县。在这两条路中间,还有一条路是往西北朝向,此路便是直通湔氐县之路。

     这条路的两侧有广柔和蚕岭的驻军,前方是湔氐的大营,因此很是安全。而且多年以来,蛮兵除了在湔氐县劫掠外,只会在广柔和蚕岭的边缘地带游走,从来不让自身置于三面合围之地,所以这条路一直都是作为蜀郡官兵运送军粮的道路。

     这一日,浩浩荡荡的运粮车队正在前行,随着夜晚的来临,车队在一个驿站旁停了下来,按照计划,车队将在此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继续赶路,午时便可把粮食运到湔氐城内。

     是夜,乌云密布,随着寒风不停的滚动。驿站内,吃饱喝足之后,劳累一整天的官兵便昏昏睡去,由于运粮一直平安无事,再加上深秋的夜晚寒气逼人,所以本应在四周站岗的官兵,也都集中在驿站里烤火取暖,随意地聊着天来打发时间,他们却不知,此时驿站的外面已被蛮兵团团围住。

     白天的时候,姜义山整顿完兵马以后,又让姜义林带领一只千人队伍,来到湔氐县边境的时候,便停止不前扎营休息。

     夜晚来临的时候,姜义林便命人埋锅造饭,饭后便趁着夜色全军出动。他们早已摸清了官兵的运粮行程,一出发就直奔运粮队停靠的驿站而去。一路上绕过几处官兵的哨所,只用了三个时辰,就赶到了驿站外面。

     寒夜过后,旭日东升。湔氐城外满是黑压压的蛮兵,除了东南部靠近广柔蚕岭的地方空出来,蛮兵已经把湔氐城三面围住,却没有发起任何攻势,高鹏心惊不已,从昨日就在一直戒备着,眼看就到了中午,蛮兵还是按兵不动。

     高鹏还没吃午饭,就喊来白仓荣议事。“姜义山发的什么疯?昨日竟然在城外集结了一万多兵马!”

     白仓荣也感到郁闷,这么多年来,蛮兵只会派出数千人来拖住官兵,官兵在城中他们便攻城,官兵出城他们便后撤,很少有大规模的冲突。

     白仓荣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说道:“下官也不知晓,姜义山此次竟然发动全族兵马,把我们湔氐城给团团围住,不知道这他打的什么主意。”

     高鹏皱眉道:“姜义山围而不攻,不会想把我们一直困在这里吧?”

     白仓荣一听,也觉得不无可能,说道:“看着情况,他好像确实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们依托城墙之利,他们不易攻打,我们有军粮源源不断的运来,他们就算围城一年,也攻不下来。”

     高鹏一听军粮,便问道:“现在已是中午,按计划运粮队已经到了吧?”

     白仓荣一听,也想起来今日就是补充粮草的日子,可是并未见到车队进城,便回道:“还没买接到消息,下官这就去看看。”

     片刻之后,白仓荣又急急折返回来,向高鹏回复道:“按理说这个时候车队已经进城了,可是下官刚刚问过,运粮队还没有到,下官走登上城墙远望,路上一片空旷,并无任何车辆的踪影!”

     高鹏听完暗道不好,连忙让白仓荣安排一只队伍出城,沿着运粮路仔细查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