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石灰石
    工厂开足马力生产着各种产品,田地里也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刘远像只骄傲的公鸡一样,来来回回的巡视着自己的“领土”,时不时的停下脚步,问询指点一番,露出满意的神情之后,再迈开步子前往下一处继续巡视。

     在几个工厂之间转了无数遍之后,工人们对老板的这种行径早已见怪不怪,各个都忙着自己手头的事情,随口应付着问了一遍又一遍的问题,完全无视了刘大老板的存在。

     刘远百无聊赖,忽然想起了最近几日都没看到黑牛他们,便寻思着去军营看看。早在半个月以前,刘远就把自己前世上学时候那套军训的流程教给了黑牛他们,又琢磨着电视上看的那些军旅片中的场景,编了一套训练方法,让黑牛他们以此来对士兵进行训练。

     刚走到军营门外,一声大吼:“敬礼!”着实把刘远吓了一大跳,只见两个背着长枪的守卫猛然间双脚并拢,用力的跺了一下地面,右手五指并拢伸到眉边。毫无疑问,这也是刘远“发明”的,虽然耳膜被震的嗡嗡响,但是身为老板,还是要保持镇定,刘远强忍着掏耳朵的冲动,回了一个礼之后,快步走向军营内。

     校场之上,三百名兵士分成三个方阵在站军姿,黑牛、郑向龙、侯飞正在各自的队伍中巡查、纠正,刘远没有打扰他们,走向旁边的凉棚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起来。

     随着一声哨响,站了半个时辰的军姿终于结束了,士兵们揉胳膊捶腿地放松起来,刘远连忙走过去,不知怎么的一句“同志们辛苦了”就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与想象中的情景完全不同,面前整整三百多人没有一个理会自己。

     刘远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向着离自己最近的士兵问起来:“最近训练的怎么样?”

     正坐在地上揉腿的士兵抬头一看,猛然站了起来行了一个军礼后回答道:“报告老板,训练很好!”

     刘远连忙让他坐下去,又接着问道:“那你觉得这些训练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看着那士兵欲言又止的样子,刘远鼓励道:“有什么尽管说。”又让周围的人也说起来。

     “别的都挺好,负重跑、越野、过障碍、军体拳等效果都很好,就是站军姿,俺觉得没什么用处。”

     “是啊是啊,站军姿又不能训练出什么效果,又折磨人,真是没有一点好处。”

     “老板老板,俺也这么觉得。”

     听到这个回答,刘远两眼一黑,心想老子当年上学军训的时候,最讨厌站军姿,不过当着全体兵士的面可不能这么说,一边微笑着听士兵们抱怨一边组织语言,尽量装出和蔼而又威严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站军姿确实又累又枯燥,但是它的好处有很多,不仅可以锻炼我们的姿态,更能锻炼我们的意志,如此才能更好的做到令行禁止,上了战场后能够更好的相互配合,击败敌人,保护我们自己,保护我们身边的兄弟,保护我们的家人和家园······”

     一通说道之后,刘远又宣布一件事情,将于半个月之后进行阅兵,到时候会邀请村民、工人等代表现场观礼,阅兵包括站军姿、齐步走、正步走、端枪、转弯、跑步走等。还会让大家投票评比,在三个营中选择最好的一个,所有人奖励五斤猪肉!

     众士兵本来对刘远苦口婆心的一番话毫不在意,但是在听到第一名全营都有五斤猪肉的时候,立马都沸腾起来了。在这个时代,一大家子的人一年到头也不见得吃上这么多的肉,各个都摩拳擦掌,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拿到这五斤猪肉。

     又过了几天,刘远把每一个工厂、每一块地还有军营都转了无数遍后,终于发现了自己实在是没有事情做,各行各业都在井井有条的运行着,要说缺什么,那就是缺少人口了,只要有足够的人,工厂、耕地都可以立马扩大生产。

     想到这里,刘远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哗啦一下招来几十个工人的鹿三娃,便让人去找他,看看他能不能再去招些工人。

     阳光明媚,微风带来阵阵的青草香,刘远坐在自制的太师椅上看着来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面相也是再普通不过,浑身上下唯一的特点就是肤色过于黑了一点。

     招呼鹿三娃坐下之后,刘远便直接问了起来:“上次招工当属你招来的最多,我想问问这里有什么诀窍没有?”

     听到这里,原本有些紧张的鹿三娃瞬时就放松了不少:“回老板,招人不是有奖励嘛,所以我回去之后就多跑了几个村子,跟他们讲到这边上班的种种好处,每月领到的工钱比我们种地打猎什么的要多不少,而且包吃包住,每隔几天还能吃上一顿肉···然后又给他们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能赚多少钱,每年是多少钱,一家几口一起来那就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鹿三娃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刘远不知所以便问道:“还有呢?”

     “还有就是···我说这工厂里俊男美女多了去了,天天在一起工作,要是看上谁了,这朝夕相处岂不是更容易生出感情?”

     这个时代的风气虽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封建,特别是偏远山区风气更是开放,但是青年男女之间的相处,无论如何也是比不过后世那么开放的,如今多了一个相处的机会,岂不妙哉?

     “并且来了之后就算不满意也可以立马回去,就算你不想在这里工作,就花个一两天的赶路时间过来看看,给你发路费不说,还管你的饭,如此好事为何不来看看呢···”

     一番说道之后,刘远发现这鹿三娃果然是个人才,针对不同年龄、不同家庭的人都有不同的说辞,还给他们勾勒出一个美好的明天,如此便招了最多的工人来。

     正好王翰那里忙不过来,而且以前也曾考虑过此事,当下便带着鹿三娃去往王翰的内务部,安排了一个民政局代理局长的职位,让他先跟着王翰熟悉熟悉工作,以后再安排他去招更多的工人来。

     安排完鹿三娃之后,刘远看了看太阳才刚刚西斜,距离晚饭还有不少时间,接下来又要闲的没事做了。独自转悠了一会后发现每一个地方都转了无数遍,百无聊赖便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河边的小码头那里。

     一艘满载永兴集团商品的货船正顺着河水东去,东边就是县城,货船天黑之前就能抵达。抬头看看河水的对面,那里是严县的范围,河水的北边则是永兴平原,河水的西边是···

     想到此处刘远忽然一愣,西边?自己还从未去过!

     刘远就像一个发现了新奇事物的孩童一样惊喜异常,当下找到黑牛要了几个士兵,说是沿着河流上去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野外拉练的地方,稍作准备就带着人出发了。

     河流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并不易于行走,不过好在春季的河流水流不是太大,河床边缘已裸露在外一整个冬天,被太阳晒得很是坚实,正好可以徒步通过。

     缓慢的行走了一个时辰左右,沿途除了河水就是石头,走了这么久众人都有些累了,当初的新鲜感也消去不少。刘远看看天色,便让大家休息一会后就返回军营。

     众人各自找块石头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来。

     “这个石头好像就是那个什么石灰吧?”一个士兵摸着屁股下的大石头说道。

     “没错,上次那谁拉了好几天肚子,还是县里来的郎中给治好的,我当时看的清清楚楚,那郎中就是用这种石头磨成粉做的药剂,石头能治病所以我当时便问了一下,郎中说的就是石灰石!”另一个士兵因为自己的见多识广便得意洋洋的说着。

     “石头真的能治病?”

     “我亲眼所见,县里的郎中亲口所说,还能骗你不成?”

     “······”

     “你说这是什么?”刘远听到石灰二字顿时一激灵,从石头上跳起来问道:“这是石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