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山里小村
    初春的夜晚很是寒冷,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路边的店铺都已打烊,此时在小城饭馆打杂的刘远正在厨房打扫卫生。

     把一地的剩菜烂叶装进大号黑色垃圾袋后,又把角落里品相不好的坏地瓜也扔了进去,跟饭馆老板打声招呼后,就提着着一大袋垃圾走出饭馆的大门。

     走出饭馆之后,刘远像往常一样,穿过面前的马路,把垃圾扔进对面的垃圾桶里后,就可以回家睡觉了。

     累了一整天,刘远一心想着快点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然后钻进温暖的被窝。想到此处,刘远便加快脚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忽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刘远转过头,看见一辆渣土车向自己冲过来,接着就是“嘭”的一声,刘远飞了起来,接着便晕了过去。

     一阵寒风吹过,刘远悠悠醒了过来。一股强光刺的睁不开眼睛,刘远回忆起之前被车撞飞的事情,心想这医院的灯光也太强了吧,难道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想到此处刘远一惊,猛然坐了起来,半眯着眼向四周看去。

     前方是连绵的青山,一轮朝日斜挂在山坳,山间一条小河蜿蜒流淌,河边有一座小村庄,在晨雾里若隐若现。

     视线转回身边,刘远发现自己正躺在草地上,手里的垃圾袋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垃圾散落在四周。

     “我去!什么情况?难道昨晚那车一下把我从城里撞飞到山里来了?”刘远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可能:“难道司机怕担责任,连夜把我扔到这里了?”

     刘远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躺在这里,扔掉手里的破垃圾袋站了起来,在自己身上左捏捏右摸摸,又来回走了几步,发现没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刘远在心里安慰自己。先不管其他的,到前面的村子里问问这是哪里再说吧,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往那雾中的小村子走去。

     走了一会就来到了小河边,河水清澈见底。到底是山里面,环境就是好,刘远便决定先在河边洗把脸。

     刘远踩着一块光滑的石头,弯腰下身,刚要捧起一把水来洗脸,谁知道脚下一滑,“噗通”一声掉到了河里。

     河水冰冷刺骨,身上的羽绒服灌满了水,刘远怎么也爬不起来。手忙脚乱的脱下外套,一阵折腾之后才堪堪爬到岸边,浑身都是淤泥。

     刘远趴在岸边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瓮声瓮气的惊呼声“大哥好身手,竟然敢在这么冷的天下河洗澡。”接着就看到一个奇装异服的黑壮大汉走了过来。

     “洗个屁啊,快拉我一把!”黑壮大汉握住刘远伸过来的手臂,不费吹灰之力便把他提了起来。

     黑壮大汉看着刘远冻的嘴唇发紫,浑身哆嗦,脱掉身上满是泥水的衣物,只留下贴身的秋衣秋裤,疑惑的问道:“大哥为何要穿着衣服洗澡?”

     刘远一阵无语,努力稳住打颤的唇齿说道:“一不小心···掉河里了···冷···”

     黑壮大汉瞪着铜铃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怪人,猛然反应过来,连忙脱下自己的破旧外套,披在刘远的身上说道:“既然如此,快快随我回家取暖,不然肯定要生病。”说完便拉着刘远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一个破旧的茅草屋中,墙壁上糊满了泥巴,屋子中间有一个泥砌的灶台。灶台边站着一位大娘,手里拿着面团正在往锅上糊。刘远穿着黑牛那宽大的衣服,又披着一个破布被子,蹲在灶台旁边烤火,手里端着一碗热水,与正在烧火的黑壮大汉聊天。

     这黑壮大汉名叫黑牛,自幼便跟母亲生活在这永兴村中,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其实只有十七岁,要不是黑牛娘亲口确认,打死刘远也不相信黑牛的年龄。

     不一会黑牛娘便做好了饭,半锅米粥一小筐烙饼,外加一盘咸菜,就是三人的午饭了。不知道这饭菜的味道如何,刘远整个人都是懵的,从他们聊天开始,刘远越来越懵,一直懵到现在。

     通过聊天刘远得知这里是永兴村,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不是现代社会!这里是某一个古代时期!自己穿越了!

     由不得自己不相信,这里人们的装扮,家里的布置,整个村子找不到任何一点与现代社会有关的东西。再说了,黑牛母子没必要骗自己玩,种种情况,无不说明了这是一个古代社会。

     黑牛娘看到刘远失神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家中实在清贫,只有这点吃的,真是对不住了。”

     刘远连忙摇头说道:“大娘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只是···出门在外,有点想家了。”

     看到黑牛娘关切的目光,刘远胡乱编了个借口接着说道:“天灾人祸,小子才流落至此,真是麻烦大娘和黑牛了。”

     穿越了!我竟然穿越了!既来之则安之,人生三大理想,农妇山泉有点田,在现代社会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现在回到古代了,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加上超前的意识,一定可以实现这三大理想,到时候做个大地主,天天吃喝玩乐,岂不快哉!

     黑牛娘又拿了一块烙饼,塞到刘远手里说道:“你也不要太难过,如今这个乱世,能活着就不错了,多吃点,就不那么想家了。”

     刘远心情大好,拿着烙饼大口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黑牛走到角落里,边背起一个竹筐边说道:“大哥,你在家好好休息,娘,俺去矿上挖煤去了。”

     挖煤?刘远一番询问才知道,这永兴村西边不远处有一座露天煤矿,村里人不忙的时候都会去挖煤,除了自用以外都卖给行商,补贴家用。此时煤炭用途不多,价格虽然不贵,但是山外的人家更愿意用不要钱的柴火。只有一些富贵人家,和一些酒店、客栈之类的商家才会采买一些煤炭。

     听完之后,刘远便也要背竹筐,一块去挖煤。

     黑牛娘连连阻止:“你就不要去了,刚刚受凉,身体还没恢复,可不能在劳累了。”

     刘远呵呵笑道:“大娘你不要担心,我早就好了,再说了,我这一个大小伙子,总不能天天混吃混喝吧?”说完不顾黑牛娘的阻止,与黑牛一起走出小院,去往矿山开启了挖煤大业。

     “黑牛,你真的只有十七岁?”

     “嘿嘿,俺真的十七岁。”

     “···”

     “大哥,那你多少岁?”

     “我今年刚好二十岁。”

     “大哥你比我大三岁,以后我就把你叫大哥吧。”

     “···”

     二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就来到了矿山下。抬眼望去,整座山的侧面如同被挖去了一块,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大坑,数里方圆的矿坑中,已有十几人分散在上面。

     “这煤矿是谁的?我们可以随便挖?”看到这座巨大的煤矿,刘远疑惑的问道。

     “不属于谁,它天生就在这里,谁想挖就去挖,没人管。”说完,黑牛带着刘远沿着一条小路向山上走去。

     不属于谁?谁想挖就挖?哈哈哈!这么多煤没人要,我要把这个煤矿占领了,做个煤老板!煤老板啊,刘远别的不了解,只知道煤老板的钱多的都花不完。刘远一边想一边大笑,跟着黑牛上了矿上。

     二人选了一块空地,把竹筐放下之后,取出竹筐中的锤子和錾子,刘远就学着黑牛的样子,砸下煤块之后,在放进竹筐里。

     煤炭坚硬如铁,锤子砸在上面崩的手腕发疼,不过好在煤炭比较脆,砸碎之后,挑出拳头大小的煤块放入筐中,接着便继续砸下去。

     不一会,新鲜的劲头一过,刘远就开始觉得手臂发麻,腰酸背痛。好在没过多久,煤块就装满了竹筐。二人背起竹筐下山之后,又向南边不远处的青水河走去,那里有行商的船只收购煤块。

     几十斤的煤筐勒的刘远肩膀疼,一想到马上就能卖钱了,便兴奋的问道:“黑牛,这么大一筐煤块能卖不少钱吧?”

     黑牛毫不费力地背着比刘远还大的煤筐,粗气都没喘一下:“恩,我们这两筐加起来能有一百斤吧,可以卖一文钱。”

     “一文钱?”这么多煤块只能卖一文钱?赵文远急了:“一文钱能干嘛啊!”

     “一文钱可以买到二两大米或者三两多的白面!”黑牛舔了舔嘴唇,一脸满足的说道:“我们一天走十趟,就可以买到两斤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