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皂荚
    山里的日出,比平原里要晚些,待日头爬到山峰之上的时候,阴沉的山谷里转瞬充满光亮。山谷中间一条小河穿流而过,此处是青水河的上游,距永兴村十里有余。

     烈日当空,本是清凉的山谷瞬间变得炎热起来。河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人,不一会便幽幽醒来。

     李大阳睁开眼睛四处张望一下,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连忙叫醒四周还在熟睡的小弟跟班,众人皆是吃惊万分,依稀记得昨日酒足饭饱之后住在了村中,怎么天亮后到了这里?

     李大阳还在迷糊之中,忽然一个小混混指着李大阳的背后尖叫起来:“大哥,字!有字!”

     众人围观上来,只见李大阳后背上有两行朱红小字,上书“老夫掐指一算,尔等平日里多有作恶,此番略施小惩,望尔等日后与人为善。”署名十羽真人。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那个小混混再次尖叫起来:“大哥!消失了!字迹消失了!”

     李大阳仔细一想,定然是昨日那个老道士运用五行搬运之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等人运送到此处,又用仙法留下这种看过即逝的字迹,为自己指点迷津,对,一定是这样的!

     午饭过后,刘远和黑牛、王翰三人正在河边柳树下乘凉,刘远用木头刻了一副象棋,正在和王翰激烈的厮杀,旁边的黑牛则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

     刘远拿起一粒棋子思考如何落子,有些担忧的说道:“这法子管用不?”

     王翰猥琐地笑道:“大哥请放心,昨晚给他们下的料有点猛了,睡得死死的,再加上小弟昨晚那些拿手把戏,还有后来用特制的染料在他背后写的字,阳光照射便会消失,这些绝对能够唬住李大阳他们。”

     说完二人相视一笑,继续下起了象棋。

     早上立了秋,晚上凉飕飕。山里的盛夏虽说不上何等的炎热,但是没有空调风扇的日子,还是让刘远不太适应。立秋之后,早晚都凉快了下来,刘远终于不用每日想方设法纳凉,看着不远处的山林甚是眼热,便与黑牛王翰商议到山里去转转。

     这一日天刚亮,刘远到地瓜地巡视一圈之后,就与黑牛王翰二人带着昨晚准备好的干粮出发了,有黑牛娘烙的香喷喷的大饼,还有三大葫芦清凉的井水。除此之外,人手一根结实的木棍,即可以用来探路,又可以防身,另外黑牛背上了一把硬弓,在黑牛娘千叮嘱万嘱咐中上路了。

     不到半个时辰,三人就来到了山谷西边的山脚下,黑牛很是兴奋,看看这里,又指指那里说道:“俺小时候经常跑到这里来玩,摘野果子打野兔吃。不过现在很少了,只有深山里才有。”

     王翰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水,一听到深山,连忙说道:“深山有什么好的,道路崎岖不说,就是那些毒虫猛兽,真是遍地都是,要是遇到老虎熊瞎子,跑都跑不掉。”

     刘远一听就乐了:“你不会五行搬运之法么,到时候直接挪移出去啊!”

     王翰尴尬一笑:“大哥别取笑我了,这山林有什么好玩的,除了山石就是草木,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刘远没有说话,寻了处高地,踮起脚尖四处张望起来。这一望无际的山林,在黑牛等人看来就是荒山野岭,但是在刘远心里,这却是一座巨大的宝库!

     这些树木,就是取之不尽的木材,平整山地之后,把山石取出用作建设的石料,剩下的土壤可以种植果树或者适合山地栽培的作物。除此之外,还有遍地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只要开发得当,当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就在刘远还沉浸在幻想之中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从旁边闪过,黑牛当即弯弓搭箭,“嗖”的一声一只利箭飞出,稳稳的射在不远处的大树脚下,

     临近午时,三人在树荫下点燃简单的篝火,上面架着一只肥美的野兔,不一会便香味扑鼻。摊开大饼,放上撕成肉丝的烤兔肉,在铺上酱菜,卷起大饼,配上清凉甘甜的深井水,真是痛快!

     野兔烤得焦黄流油,三人吃完后,又整齐划一的舔起手指上的油脂和肉末,王翰不由的感叹道:“多少年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只是手上沾些油脂,有些腻歪难受。”

     “我来教你们怎么去油。”说完蹲下去抓起一把泥土在手里来回搓着,最后用水一冲,果然干净了许多,看得黑牛直瞪眼。

     王翰嘿嘿一笑:“黑牛想不到吧,哥哥这一招怎么样?”

     黑牛挠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说道:“这样也行啊?我们以前是用那种皂荚。现在皂荚还没成熟,等到秋天就到处都是的。”说完便走到旁边一棵树下,指着树上像扁豆一样的皂荚说道:“翰哥果然聪明,竟然想到用泥土这么简单的法子,我小时候都没有想到,还去摘皂荚,真是费了老大的事。”

     刘远刚听到皂荚两个字的时候,就瞬间呆立当场,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皂荚?莫非就是古代人用来制造肥皂的皂荚?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虽说吃饭很少用到油,几乎忘记了用肥皂洗手这件事,但是每天流汗不停,要是用肥皂洗澡,那定然是极为舒服!

     紧接着,刘远脱下上衣铺在地上,不断的摘下树上的皂荚放在上衣里,又让黑牛王翰也跟着做,不一会便摘满了三大兜皂荚。然后也顾不得进山了,三人光着上身抱着满兜皂荚跑回了黑牛家。

     接下来几天,刘远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及去地瓜地例行巡视之外,就一直呆在院子中间搭建的小木棚里,研究用皂荚制造肥皂。

     刘远以前听说过,在古代的时候,人们用皂荚来制造肥皂,还在网上见过有人售卖用皂荚制造的天然肥皂,但是并不知道怎么用皂荚来制作,只能不断的摸索,而且这皂荚才刚刚结果,还没有完全成熟,因此造出来的样品都不太理想。

     这段时间,刘远像着了魔一样,不停的尝试各种方法,每天都有不同的“肥皂”制作出来,逼迫黑牛和王翰不断的试用,二人每日除了上山摘皂荚,就是用肥皂洗手,真是苦不堪言。

     又过了一段时间,蒸煎煮炸各种方法都用过了以后,刘远慢慢的摸索出一套效果比较好的方法。把皂荚清洗之后用大锅煮熟,然后放到盆里用木杵捣烂,去掉杂质之后,把剩下的浆糊捏成团,晒干之后就是原始的肥皂了。

     大功告成之后,刘远把小木棚里的各种工具收拾妥当,又制作了一些可能用得上的工具,接下来就等着秋天皂荚成熟了以后,再开始大批量只要肥皂,除了自用之外,还可以对外销售,到时候还不日进斗金?

     两个多月的细心照顾,田地里的地瓜秧苗长势喜人,刘远躺在地瓜地旁边自制的躺椅上,悠哉悠哉的摇晃着躺椅,看着地里的瓜苗,心情大好。

     来到这里已经有半年了,这半年来,煤厂可是赚了不少钱,等到秋天再批量生产肥皂,如果销量过得去的话,那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再加上眼前的这块地里的地瓜,这个时代的人都没有见过,到时候拿出去一吹嘘,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等攒了足够的钱,再雇佣些人手,把这没人要的荒地和荒山都给开发了,这是一次投入,无限收获,到时候随便种点东西,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刘远边想边乐,忍不住的哼起了小曲:“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