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大生产
    深秋时节,天气越发的寒冷,煤炉和蜂窝煤的销售也越来越好,再加上钱大宝精通各种营销手段,和蜂窝煤的良好的口碑,大部分人家都开始用上了煤炉和蜂窝煤。

     整个汉嘉县约有两万户人家,其中居住在县城的就有将近一万户,如今有六千多户人家已经开始使用永兴村生产的煤炉。平均下来每户人家每日需要使用三到六块蜂窝煤,就相当于每日有将近三万块蜂窝煤的消耗。

     如此之多的销售量,永兴煤厂的产能严重不足,经过多次征招人手后,只有几百人的永兴小山村子,几乎所有的劳动力人口都在煤厂工作。

     这几天可把刘远愁坏了,如今生产煤炉和蜂窝煤的人手都是紧巴巴的,根本没有多余的人手来生产肥皂,再加上前几日钱大宝传来消息,除了县城以外,他准备在各个村子也售卖煤炉和蜂窝煤,最近又在附近的县里进行试销,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煤炉和蜂窝煤的需求将会翻上好几翻!

     有钱不赚王八蛋,这么好的销路,竟然因为缺少人手而要放弃,刘远实在是不甘心。一番考虑以后,刘远喊来黑牛,王翰,李慎和赵红良四人,在煤厂的卧房里召开了永兴煤厂第一次管理人员大会。

     七嘴八舌的一番讨论之后,众人一致认为要在附近的村落招收工人,扩大生产,可是如何招收却成了难题。

     永兴村坐落在山谷之中,此山谷的东部北部和西部被数百丈的高山环绕,南部则是青水河,再往南就是严县少民居住的高低不平的丘陵。

     山谷里虽说约有几十里方圆的平原,但是此处的平原上古木参天,荆棘丛生,四处分布着无数的小山包,并不适合耕种,再加上与山外平原相隔甚远,只有一条河流和一条土路与外面连接,因此山谷里并没有其他的村庄,若不是此处有个煤矿,说不定连永兴村也不会存在。

     虽然煤厂每月发放的月钱很是丰厚,但是要把山外的人招到山里做工,怕是极为不易,此时的人们最怕背井离乡,除非是遇到天灾人祸,实在活不下去,否则宁愿在家里过的清苦些,也不愿意离家做工。若是近些则另说,白天做工晚上可以回家,但是此处离山外最近的村庄都有几十里远,如此看来,怕是不易招人了。

     就在众人苦苦思索的时候,心思缜密的李慎开口说道:“青水河南的严县如何?”在众人的一片质疑中,刘远鼓励李慎说出了他的理由。

     首先,严县那些少民归于朝廷已有数百年,不像更加偏远地区的蛮族那样,他们对于我们汉人没有什么敌意,生活方式跟我们几乎没有二样。其次,他们那里生产很是落后,相信我们给出的工钱对他们有很大的吸引力。最后,那些少民基本靠打猎为生,很少拥有耕地,并不像我们一样抵制背井离乡,哪里有好的生活,就愿意到哪里去,因此,我们有必要去试一试。众人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便决定到严县试一试。

     第二天一大早,刘远王翰黑牛三人挑出几个能说会道的工人,带上一些铜钱和干粮之后,坐着小木船渡过青水河,踏上了招工的行程。

     严县原本是少民居住的地方,数百年前大尚王朝的开国皇帝南征北战,开疆辟土,在那里设置了严县,考虑到此处少民的生活习俗与汉人不同,因此任用当地声望较高的人为官员管理严县,有很大一部分的自治权。数百年来各族人民相互融合,比起周边其他的郡县,最早归于大尚王朝的严县,与汉人的村镇很是相像。

     永兴煤厂的招聘队伍在青水河附近一路行走,每到一个村子,就敲锣打鼓宣传一番,刘远说一句,黑牛就扯着嗓门吼一句,其余人员则向人们大说特说永兴煤厂的种种好处。

     “冬天闲来无事,不如到永兴煤厂做事!”

     “大家可以到永兴煤厂去参观考察,满意就留下来,不满意就再回来,所有去煤厂参观考察的人,都会发放十文钱的路费!”

     “包吃包住,每月三百文工钱!”

     “招收人员有限,先到先得!”

     ……

     几天下来,附近的村落都已经走了一遍,刘远带着黑牛赶回煤厂,看看有多少人报名做工,王翰则带着人继续到远一点的村子里招人。

     到了煤厂之后,只看到几个严县招来的工人,正在刘远大失所望的时候,李慎凑上来神神秘秘的说道:“这几天来了几十个人,对这里几乎都很是满意,大部分都回家招呼亲朋好友了,过两天估计就都回来了。”

     刘远一听,登时顾不上休息,立马开始规划起来扩大工厂的各项事宜。

     果然,几天之后就有大量的人员到来,每日都有十数人前来报名做工。要看着煤厂庭院塞满了生产流水线,宿舍也已经爆满,刘远当下决定暂停有的生产作业,安排全部的工人建筑厂房和员工宿舍。

     此处靠近煤矿,土地并不适合耕种,平时一直荒废在那里,反正不要钱,刘远大手一挥在河边选了一大片的空地,规划出了新的蜂窝煤厂,煤炉厂,肥皂厂等厂房和库房,又规划一片员工宿舍和员工餐厅,带领工人开始了大建设。

     挖坑打地基,铲平附近的小山丘运来大量的土石和木材,不仅有了用不完的建筑材料,同时也在平整土地,为以后的开垦耕地做好准备。

     同时开建的各个建筑不求美观,只求结实耐用,在一个多月的忙碌过后,终于赶在冬天来临之前,新的厂房和宿舍全都建好了。

     此时库存的蜂窝煤和煤炉几乎已销售殆尽,刘远赶紧安排工人进行生产,扩大产能。紧接着再让李慎在管理蜂窝煤的同时接管煤炉的生产,把赵红良调出来,开启肥皂的生产线。

     扩大了产能之后,被刘远压着一直没有开辟新的销售市场的钱大宝最近终于露出了笑脸,带着大批的蜂窝煤和煤炉到各个村子和附近的县里开始了售卖,赚的盆满钵盈。

     寒冷的冬天终于来临,蜂窝煤和煤炉的销售也越来越好,如今新煤厂的生产走上了正轨,完全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除此以外,在赵红良的主持下,第一批量产的肥皂也走下了生产线,搭着钱大宝的货船,走进了千家万户。

     生产了一段时间后,在赵红良的提议下,生产的肥皂分为了两种类型。上好的材料精制出来的肥皂用作洗脸洗澡洗手等,又加入了一些植物香料,芳香扑鼻,取名为香皂,虽然价格略微贵了一点,但是深受大众喜爱。次一点的材料则制成了无味的洗衣皂,去污效果超群,而且价格低廉,更为畅销。

     近水楼台先得月,早就眼馋的王翰美滋滋的拿着一块永兴牌香皂回家去,当然也是要付钱的,刘远早就规定了收支两条线,任何人都没有例外。

     来到新的宿舍里,王翰哼着小曲烧着开水,弄个大澡盆洗个热水澡。正在舒舒服服的打着香皂,一不留神,香皂滋溜一下滑到了地上。

     就在王翰准备走出洗澡盆去捡的时候,刘远进来洗把脸。王翰大喜,连忙招呼刘远帮忙捡一下。

     刘远弯下腰准备捡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一看,王翰正笑眯眯的满脸热切的看着自己,刘远一惊,连忙转过身来面向王翰,慢慢蹲下去,一手不由自主的护住臀部,另一只手捡起香皂,向着大澡盆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