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楔子 无敌王体的末路
    残破的大楼在血染的夕阳下摇摇欲坠,萧瑟的寒风从破烂的窗口穿过,发出怪异而剧烈的声响。

     放眼望去,这样的大楼到处都是,原本繁华的街道此时满目苍夷,蛛网般巨大的裂缝贯穿了整条街道,蔓延了大半个城市,在裂缝里,或者边缘上,到处都是满身血迹的尸体,没有闭上的双眼,还残留着死之前极致的绝望。

     从万米高空向下看,整个城市就像干裂的饼干,点点的红浆则是大量死去的人的血液汇聚。

     市中心的一座百货商场,曾经繁华的地带也只剩下数量极多的尸体倒在各个地段,但此时在商场的顶层,两道身影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互相对峙着。

     商场的顶层似乎经历过一场大战,所有的事物都摧毁殆尽,就连楼层的支柱也化成齑粉,整个楼层或许就只剩下外围的墙壁,只是就算这样,这个楼层也在一种力量的支撑下没有塌毁。

     对峙的双方,一名是穿着白色休闲服的青年,黑色的短发在这个东方国度随处可见,但黑发下俊美的面孔却是极为罕见,琥珀色的双眸第一眼看上去或许会觉得平淡,但若仔细看,似乎其中蕴含着两柄天刀,刺得人眼睛生疼。

     另一人身着一身白色的礼服,白皙的肌肤就连少女都会嫉妒,一头银白的长发光亮柔顺,让人怀疑那是否是真正的白银锻造,他的年纪和对面的青年差不多,若说黑发青年是一种带着些许冷酷的俊美,而他则是一种柔和的中性美,让人有些看不出他的真正性别。

     “生命真的很脆弱。”

     突然,银发青年发出这样一声感慨,他斜睨着商场外的景象,精致的面孔浮起一抹冷笑,就像是站在云端的神抵,高傲的俯视人间。

     “没有觉醒自己的本源,就连保护自己的力量都没有,哪怕灾祸降临,也只能发出无用的哀嚎而已,曾经的神国也已经腐朽了。”

     说到腐朽时,银发青年似乎也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就算他们没有觉醒自己的本源,但同样作为人,你也没有剥夺掉他们性命的权力。”

     黑发青年语气冰冷,“天国的圣子不在你的天国呆着,竟然来华夏制造暴动,那些老怪物如果出手,哪怕天国也顾不上你了!”

     “奥丁,你虽然为圣子,但也不值天国和华夏的老怪物开战。”

     黑发青年缓缓道出了对面人的身份。

     奥丁的笑容收敛,此时的他在夕阳余晖下仿佛身披一层神袍,让人有些分不清他到底是人还是神了。但王邪知道,哪怕奥丁真的是神,也是一个双手浸染无数鲜血的魔神。

     “开战?”

     奥丁收回目光,看向王邪,“你想的太多了,那些老怪物的心比我更冷,除非是可以撼动华夏的大事他们才会出手,这些蝼蚁就算死上几百万他们也不会多看一眼。”

     “况且,那些人可以说是因为你才失去性命的哦。如果你愿意出手挡下我,他们也不会死的吧?”

     王邪沉默,他知道奥丁说的是实话,在这个城市中只有他才能挡下奥丁,然而在他想要出手的时候他却退缩了,任由奥丁追杀他。

     “你不是不想出手拦下我,而是不敢,对吧?”奥丁露出一丝好看的微笑。

     “为什么要追杀我?我和天国,和你并没有直接的冲突。”王邪问出心中的疑问,更重要的是,他想知道奥丁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的确,我曾经以为这个腐朽的国度已经出现不了像样的天才了,但是我的手下无意中得到了一份十年前的情报,当初本该消亡的王家竟然还有一个人活着,而在他消失的地方残留着大量的堕落气息,我顺着这条线索,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你。”

     “你之所以不敢拦下我,是因为你知道,一旦你出手,就会暴露出你出身堕天的事实,对于堕天,那些老怪物可是不会放过的哟,谁让当初你们将华夏得罪死了呢!”

     “按照堕天的规矩,你现在应该还在堕天岛上,我想你是为了追查当年王家灭门的真相才会逃出堕天岛。”

     奥丁款款而谈,见到王邪没有反驳,便话音一转,“能够从堕天岛逃出来,本身就足以证明你的实力,而且在没有还手的情况下被我追杀了这么久,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的目的?你和我说这么多,恐怕不只是想杀我。”王邪开口回应。

     “你想知道当年的真相,恰好我就是少数知道真相的人之一。”

     “你知道?”王邪有些惊讶。

     “天国的势力虽然在断渊中排不上前列,但天国的情报搜集能力却是顶尖,只要我们想知道的,就算隐藏在九幽中也会被挖出来。”

     奥丁伸手探进怀中,这个动作在两人的对峙下显得极为突兀,哪怕王邪也是眉头轻颤,忍不住就要先动手抢占先机。但在堕天中经历了无数生死的他终究还是按耐住了动手的想法。

     “你很聪明。”奥丁竟然从怀中拿出了一盒在市面上再普通不过的口香糖,优雅的从中抽出一片,撕开包装放进口中。

     “虽然我是圣子,但战斗是我不擅长的方面,因为一旦战斗就会陷入一种特别的状态,这时候来一片口香糖最好不过了。”

     奥丁一边说着一边将盒子重新放进怀中,而撕开的包装纸则悬浮在他前方的上空,在一股莫名力量的操纵下,纸张开始缓缓的折叠起来。

     “打败我,我就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真相。”

     奥丁的话音刚落,空中的纸张也折叠成了一把小剑,倏地朝王邪的位置射去。

     没有刺耳的爆鸣声,纸剑的速度超乎了王邪的想象,只是瞬间就到了近前。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城市,幸存下来在阴暗角落瑟瑟发抖的人们此时身体一颤,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祈求这一切都只是噩梦。

     少数的人从角落中走出,震撼的看向市中心那缓缓升起的蘑菇云,脸上满是恐惧的神色。

     上空的蘑菇云突然被撕开,王邪右手在身前一挥,无形的力量将云层撕裂。

     他的目光落在下方站立在空中的奥丁身上,而对方同样抬起头,目光与之交织。

     “空间移动?不,当时我并没有感觉到那种波动,难道在爆炸前的瞬间他将周身的空间打碎来实现空间的转移?”

     奥丁思索着,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当时的一幕,在纸剑爆炸的刹那,王邪的身体有很明显的倾斜,随即他的身影就被火光所笼罩,而就在那一瞬间,王邪的右手在身后凭空轻拍,一抹幽暗在他身后绽放……

     “很不错的反应。”奥丁赞赏的对王邪说道,“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想要得知真相,那你就要打败我,也就是杀死我!”

     王邪同样吃惊于刚才纸剑的威力,以及奥丁对于自己力量的把控,那么强大的爆炸,在奥丁的控制下也只是摧毁了刚才他们所在的那座商厦,这份控制力他从未见过。此时听到奥丁的话,王邪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发动攻击。

     看到不断下坠的王邪,对方依旧没有动手的意思,奥丁再次开口“你可以不用顾忌那些老怪物,在这座城市的四周,我已经命人布下了“天堂福音”,除非你觉得你可以撼动史诗,不然你我交手的任何痕迹都不会被他们知晓。”

     “而且,哪怕杀死我,我也有办法可以让你知道真相,用我圣子的名义担保。”

     王邪双眸一凝,在听到“天堂福音”时他就已经忍不住动了杀念,此时听到奥丁的保证,他更是直接选择了动手。

     双眸的黑瞳化作黑色的底幕,点点星光在眸中闪耀,本来一双普通至极的黑瞳此时化作了一双星光之瞳。

     在城市的边缘地带,一栋废弃的厂房中,大量的精密仪器闪烁着光芒,许多穿着同一式样衣服的人在各个仪器上操作,十数个光幕围绕,上面映现出王邪和奥丁的身影,三百六十度的呈现出他们的交手过程。

     当王邪的星瞳在光幕中展现,一个带着眼镜的知性女子惊叫一声,引得旁边的魁梧男人用不满的语气道“知心,乱叫什么!这是主上至关重要的一战,给我安静的看着。”

     “可是,可是。”似乎想要急切的反驳,知心大幅度的动作让玲珑有致的身躯从宽大的衣衫下凸显,她对男子急切说道“可是那是星瞳啊!王家的星瞳到底有多可怕你不知道么?就连九代天主当初都...”

     “闭嘴!”

     男人打断了知心的话,语气有些不耐的说道“星瞳的可怕我不但知道,而且比你要清楚的多,虽然可怕,但是我更相信主上,只是一个王家末裔偶然开启的星瞳,主上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可是...”知心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男人的眼神震慑住,不过男人还是对身后吩咐道“艾莫斯,提前准备好虚空法阵,主上胜利的一刻我要亲眼见证!”

     “没问题。”

     角落里一个披着灰色长袍脸色苍白吓人的青年应声道,众人的视角再次投到光幕上。

     “星瞳么?当初让天主也选择蛰伏的眼睛,身为王家末裔的你,又能发挥它的几成威力?”奥丁轻声呢喃,下方的地面突然猛的隆起,数十条土龙从地下升起,张开的血盆大口都锁定了在空中不断下坠的王邪。

     在星瞳打开的刹那,王邪就看向上空,在他的眼中,城市的上空被一层半透明的光罩所笼罩,无数金色的符文如同游蛇般在光罩上按照各自的轨迹运行。

     王邪马上就认出了,那正是曾经让华夏许多高手饮恨的“天堂福音”,他也便不再顾忌,在土龙升天时,灵力就从身体的各个角落中涌现,庞大的灵力浩瀚如深渊,哪怕奥丁也忍不住微微色变,无法想象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庞大的灵力!

     “爆炸,控土,加上之前的那些能力,这家伙的本源究竟是什么?”

     虽然王邪开了星瞳,但哪怕是他的星瞳也看不穿奥丁的本源,仿佛他整个人置身迷雾中。即使现在被数十条土龙攻击,王邪脑中想的却是奥丁的本源,因为哪怕挡下奥丁的攻击,只要不清楚他的本源是什么,落败是早晚的事情。

     “嘶啦”

     一头土龙当先朝着王邪一口咬下,然而王邪指掌翻动,几道灰芒宛如流星般从他手中飞出,化作数柄天刀将土龙斩的粉碎。

     在后方的几头土龙趁机越过那灰芒所化的天刀朝王邪扑来,更多的土龙则从四面八方飞来,整个天空几乎都被庞大的龙身挤满。

     王邪轻喝一声,右手虚空向下一按,灰色的光线在他的脚下交织,形成一张大网将所有土龙罩住。

     那张网仿佛有亿万钧重,土龙一旦被大网触碰到身体就会开始解体,不但如此,王邪脚下的空间也开始蔓延出漆黑裂缝,大片的空间坍塌,强大的虚空引力将土龙的残躯都吸进了那永恒黑暗的空间中。

     奥丁仰望天空,目光没有一丝的波澜,看到王邪分开漫天的土龙残屑向自己的位置飞来时,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难以言喻的笑。

     “你的心里一定在想我的本源能力究竟是什么吧?但抱歉了呢,我的能力就是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成为我的能力!”

     奥丁的话音落下,王邪周边的泥土残屑全都颤动了起来,犹如流星陨落前最后刹那的明亮。

     轰轰轰!!!

     城市的大地开始四分五裂,强大的爆炸声浪席卷了地上所有的物体,高楼在天空飞舞,随后彻底解体,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灵被气浪卷上高空再落到地面上,绽开出猩红的花朵!

     天空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炽热的温度别说人类了,就算是钢铁也要瞬间汽化。

     但一双星瞳却透过了火海与奥丁对视,哪怕漫天的火海也挡不住王邪的目光。火焰在他的身前分开百余丈,衬托着他好似九天的神王一般。

     “你的本源,很强大!”

     奥丁赞赏一声,随即大地再次涌出一个身高足有三百米的巨人,一声大吼中,抡起一记重拳打向王。

     “他说的没错。”王邪眼眸微眯,脸上的神情也凝重起来。“他的能力真的可以说是一切!”

     在他的星瞳中,不只是泥土巨人的攻击,前方的不远处,数十道风刃无声无息的接近,空气化作了锁链,就连其中细微的水汽也凝结成凌厉的冰晶,周身的火海中也出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

     操作如此多不同的能力本身就难以置信,更何况奥丁还将各种能力运用到了极致,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他,简直是一个怪物!

     “奥丁,直接开始我们真正的战斗吧,这些把戏,我厌倦了!”

     王邪冷声道,巨人的拳头在离他十米远的地方陡然停止不动,随即开始寸寸崩裂,肉眼看不到风刃冰晶也同样碎裂。

     “轰!!!”

     奥丁的位置突然爆炸,无数碎石迸射向四周,一片碎石打在就近的高楼上,瞬间就被摧毁成了废墟!

     “还真是好险呢,趁着对我发起挑战时我松懈的空挡使用能力破开空间来接近我,差一点就被你得手了。”

     奥丁的声音响起,充满着调笑的意味,而声音的来源竟然是在天空上,在王邪原本的位置上,奥丁一只手插在口袋中,一只手则是夸张的做着擦汗的动作。他的表情是在微笑,但从他的眼中只能看到极致的阴寒!

     尘雾散去,王邪站在奥丁原本的位置上,只不过除了他脚下的地方,周围的地方全都下陷了足有百米,或者说是被硬生生的削去了百米的土地。

     奥丁看清后脸色就是一变,冰冷的从口中一字一句的吐出道“你,刚才是想截断我的能力!”

     “可惜还是被你逃走了。”王邪有些遗憾。

     “湮灭空间?”

     王邪没有回答,但他的神情已经表明了一切,刚才若是空间湮灭的速度再快一些,或许就能将奥丁永恒的放逐在虚空中。

     奥丁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脸色如此难看,他一开始就无比轻视的对手竟然差一点就杀死了他,他也不得不放下轻视之心,真正的以对手的身份来看待王邪。

     “真是意外,东方神国还有你这样的存在。我还想好好和你玩一玩,可惜,我战斗时从来不会留手!”

     奥丁上空的火海迅速收缩合拢,一个身高百丈的火焰巨人从中走出,向着地面坠落下来,王邪四周的地面也再度爬出三个岩石巨人,更有呼啸风声响起,形成一道通天的风壁将天空遮挡。

     “太遗憾了,本来还想要欣赏一下天堂福音中这悲哀的城市最后的惨状,现在只有让我来提前给它敲响丧钟了!”

     奥丁抬手划天,随着指尖划过,天空出现了一道蔓延两边天际的漆黑裂缝,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扩张开来。

     隐约可以透过裂缝看到后面的场景,一座恢宏的宫殿。或者说是广阔无际的巨大广场的一角!

     “他竟然召唤了天堂!”王邪没有管已经临近的几大巨人,目光越过天空的火焰巨人投向了裂缝中,看到那位于广场一角的宫殿时,他不由得惊呼一声。

     难怪奥丁不亲自动手,而是召唤出这些巨人来和他缠斗,甚至还制造了隔绝结界来阻止他上天,

     这混蛋竟然可以独自召唤出天堂,一旦天堂真正降临,那整座城市都将化为齑粉,所有的生物都会消亡,那是屠城的术法,那些人却将其美名为天堂!

     “你也会有着急的时候么,越是焦急,就越是有破绽可寻!”奥丁终于从王邪始终平淡的面容上捕捉到了一丝焦虑之色,体内的魔力更加迅猛,天空的裂缝也加快速度扩张开来。

     “强大的力量只会带来哀伤,无限的潜力亦是如此。奥丁,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

     王邪的双眸中此时呈现出星宇炸裂的场景,宛如开天辟地般的景象。璀璨的金色光芒自王邪体内发出,眨眼间就淹没了整片天地。

     “那便是...他的法相么!”

     当金芒散去,一个近千丈的金色巨人出现在了大地之上,全身被金色甲胄包裹,就连面部也戴上了象征着战争的面具,而王邪就在面具眉心处,巨人的体内。依然仰头看向奥丁,目光炯炯,眼中的星河更为浩瀚。

     “哧哧哧...”

     哪怕面对比自己大上数倍的金色巨人,这些生物也没有任何的惧怕,依旧冲了上去,但金色的霞光在巨人的周身不断地亮起,每一道霞光中都窜出一条漆黑的锁链,电光火石般洞穿了那些元素巨人的胸口,扎进大地百丈深浅。

     漫天的黑色锁链,连同那些看不见的元素巨人,全都狠狠地洞穿了它们的胸口,扎根在大地。

     “只是普通的王体啊,这可有些配不上你的天才之名。”

     奥丁微微皱眉,有些不满的说道。

     “天才?死了的话就不叫天才了!”

     王邪语气平淡的说道。

     一股莫名的危机感陡然从心底升起,奥丁脸色大变的同时,身子猛的向一侧闪过。

     “嘶啦”

     布匹撕裂的声音响起,奥丁眼前的一切都被撕得粉碎。

     “幻术!!”

     奥丁眼角看到王邪已然出现在自己刚才位置的身前,右手前伸,带起点点血液飞溅。若是没有记错,那个位置正好是他心脏的位置!

     周围还散布着大量晶莹的碎片,在阳光照耀下很快就消散的无影无踪,那是他最后的防御,由海量的魔力凝成的贴身护罩,就算用导弹也难以打破。没有远超传奇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打破这层防御,这也是奥丁可以睥睨群雄的底气所在,但王邪却做到了,用他的能力,将他的防御狠狠击碎!

     “砰!!”

     王邪上方的空气凝聚成一团,狠狠地将他打落下去。

     大量殷红血液从王邪的背部喷出,王邪咬牙转过身子,右手裹着灰芒朝上空狠狠一斩,再度落下的空气拳头被切成两半,狂暴的风浪朝两边扩散开来,霎时间飞沙走石,王邪的身影也淹没在其中不见踪影。

     “切。真是可怕的眼睛,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陷入的幻术,是从我召唤天堂的时候?还是更早的时间?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打碎我的防御,他拥有的是湮灭一切的能力!”

     奥丁看了眼渐渐被染红的衣袖,眼中掠过一丝寒芒。转眼看到王邪消失在尘雾中,便开口道。

     “做的不错嘛,如果不是你之前就受伤的话,或许你真的可以正面对抗我,幻宇星瞳,果然不愧是王家的传承。”

     “让我一半的魔力做无用功,但我最不缺的就是魔力,召唤天堂,只要三成的魔力就足够了!”

     奥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相当震惊,幻术中的一切太过真实,就连召唤出天堂的感觉也没有任何差别,让他分辨不出真假,最夸张的只是这短短片刻的时间,他的魔力损耗掉了一半,如果他没有想错,支撑着刚才那庞大幻境的力量恐怕就是抽取的他的魔力!

     “王家的星瞳,果然厉害,难怪连天主都退让了。但受了伤的你,发挥的瞳力也受到了限制,就连气息也藏匿不住了呢,找到你了!”

     奥丁眼眸一凝,目光落在尘雾中的一处。

     天地间陡然变得明亮起来,一柄又一柄的光剑在空中不断地凝成,耀眼且璀璨的光芒仿佛天空突然多出了几十个太阳一样。

     “我说过,我的能力就是一切,只要你还在这片空间中。我就能够找到你,即使你能通过空间来转移,但能够突破空间速度极限的,还有光!”

     奥丁右手向下一挥,所有的光剑剑尖都指向一个地方,可怕的锋芒连空间似乎都承受不住,尘雾更是消散开来,露出了下方的王邪。

     “刺啦...”

     光剑如流星群落,由光形成的剑芒将空间都割裂了,一道道漆黑的裂缝蔓延开来,追逐着光剑,朝着王邪的位置斩去。

     “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就是想要确定我的位置么?可惜,我和你是同样的想法,我也需要时间啊!”

     王邪左眼紧闭,睁着的右眼看向奥丁,眼中的星河在迅速的崩溃,明亮的大星也暗淡了下来,破灭的星海,枯萎的星宇,一片大破灭的可怖景象!

     “你可以控制光,我也可以让它们为我而战!”

     奥丁抬起头,原本被火海笼罩的天空此时已经沉寂,无数的星光在寂静的夜空中绽放,煞是好看,只是奥丁清楚,那美丽的星光代表的是极致的毁灭!

     他说了那么多的话就是为了锁定王邪的气息,而王邪,也同样用星瞳锁定了他,两个人都必须要承受对方的攻击!

     “轰”

     更为恐怖的风暴席卷了整个城市,建筑物不断地被分解成粒子,没有了建筑物的保护,也就意味着死亡,一瞬间,血红的风暴铺展开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厂房中,知心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主上不是召唤出了天堂吗?怎么会瞬间就和对方硬拼上了?”

     “好可怕的眼睛,明明没有和他对视,但连我都陷入了他的幻境中。”站在窗前的戴着黑框眼睛的少年苦笑着说道,同时擦掉嘴角淡淡的血迹。

     “你受伤了?”艾莫斯有些惊奇的看着他。

     少年点了点头,“刚才是主上强行撕开了星瞳的幻境,我也受到了反噬,但如果主上不那么做的话,恐怕我很难从幻境中出来。”

     众人骇然,没想到王邪的幻境竟然如此恐怖,连他都承认很难破解,要知道在不久之前少年还硬是从一个s级的本源者的脑海里挖出了他们想要得到的情报,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摧毁了本源者的大脑,如此强大的人竟然都很难离开幻境,这也可以看出奥丁的实力强横,毕竟破开和离开是两个概念。

     屏幕上,场中的尘雾渐渐散去,两个人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

     所有人都用震惊的目光看向王邪的位置,在那里,百米的巨大身躯耸立,暗金的铠甲,下方强壮充满爆炸性的身体,明明是由无尽的灵力构筑而成的,却给人以真实身躯的感觉。

     铠甲下暗红色的灵力涌动,宛如岩浆流淌,紫色的双眸透出肃杀之气,背后横挎着六柄巨剑,每一柄都如同山岳般厚重。

     王邪此时身体倚靠在巨人的脚边,刚才所有的攻击都被那巨人以一己之力挡下。

     “帝王体。”

     奥丁眼中有一丝惊讶的神色,但语气依旧平淡,“果然啊,只有这种王体才配的上你这种实力。”

     王邪一言不发,眼睑低垂,如果看的仔细,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在发颤,背在身后的右手更是止不住的颤动。

     “竟然是帝王体?”

     屏幕前的男子也同样惊讶的叫出了声。

     “帝王体?那也是王家的传承体么?”窗边的少年忍不住问道。

     “王家除了有星瞳传承,体质的传承更为可怕,王体一出,百战无伤!”

     “那个巨人法相除了实体质的灵力构成,还有王体的加成,哪怕最普通的王体法相也比大多数的体质法相强上太多。”

     “听说王家有两种王体最为强大,分别是帝王体和天王体,据说堪比人族九体。”

     “那主上不是危险了!”知心担忧的说道。

     “哼,如果那个小子是天王体的话或许主上还会有些麻烦,但可惜...”

     “可惜啊,你传承的是帝王体,虽然攻击力举世无双,但你的防御...”奥丁冷冷一笑,右手打了个响指,“却是不堪一击!”

     “咔嚓。”

     瓷器碎裂的声响不断从巨人法相上传出,最终轰隆一声碎成漫天的灵力碎片,而王邪的身体也在失去了巨人的支撑后,摇晃了几下便“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哪怕是曾经的无敌王体,也有倒下的时候啊。”奥丁举起了手,浓郁的魔力在掌心汇聚。

     “既然是王家的末裔,那就给你末路的辉煌,在我未来的巅峰下,会刻上你的名字。”